思路客 > 玄幻小說 > 武煉巔峰 >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離開
    誰也沒想到,如楊開這樣的人對空間奧秘也有涉獵,空間的力量向來都是及其偏門的存在,不但很難領悟,還極難突破,懂得空間奧秘的武者是非常罕見的。即便放眼整個星域,精通空間奧秘的武者也是鳳毛麟角。如鬼祖那樣的強者,研究了千年,也沒研究出什么名堂來,弄出來的空間法陣根本不起什么作用。“兄弟……”神荼抿了抿干澀的嘴唇,喃喃道:“你真的是從一個低等級大陸過來的?你該不會一直在扮豬吃老虎吧?”他問出了一眾人等的心聲,大家幾乎都涌出了這個念頭,覺得楊開定出身不凡,這些日子演戲在糊弄大家。楊開笑了笑:“我若不是從低等級大陸來的,也不會對星域的常識一無所知。”神荼仔細想了想,微微頷首:“這倒也是。”自他與楊開認識以來,楊開就不斷地在常識性的問題上詢問著他,若這些都是在演戲,那也太過了。“不過你這家伙還真是讓人吃驚啊……”神荼苦笑不迭,“你現在跟我們說這些干什么?”“因為我帶你們離開,也是需要你們配合的。”楊開神色凝重,“我可以撕裂出空間,可以讓你們進入那空間亂流中,帶你們尋找出路,但是我撕裂出來的空間跟形成很久時間的虛空甬道是不一樣的……虛空甬道是穩定的,它連同了空間的兩個點,讓人可以自由地在這兩點之間穿梭,而我撕裂出來的空間不穩定。”眾人神色微微一變,忽然意識到事情并不是他們想象的這么簡單。離開之路似乎荊棘滿布。“我需要你們跟我保證,在那里面不能動用任何力量!”楊開一本正經地掃視眾人,最后目光落在鬼祖身上:“前輩你也是,因為你們一旦動用力量,就可能擾亂那空間亂流。讓那里變得更加混亂不堪,我們極有可能被流放到不知名的空間夾縫里,一旦確認不了位置,就算是我,也別想離開!”“哦?”鬼祖咧嘴一笑,點頭道:“好。老夫不動用力量就是!”“你們也都記住了?”楊開望著其他人。大家一起點頭。“其他的就沒什么了,只要跟著我就沒什么大礙。”楊開仔細想了想,覺得該叮囑的都叮囑了,這才道:“準備好的話,我們就走吧。”這般說著,他伸手一撕。虛空中頓時被撕出一道裂縫,那裂縫如被無形的大手拉扯著,張開數丈,里面漆黑一片,不見絲毫光亮,猛烈的虛空之力在其中沖撞拉扯,形成如泥沼一般的恐怖地帶。奇特無比。鬼祖的神色也不由地凝重起來,目光深邃地朝空間裂縫內望去,其他人更是一個比一個緊張。楊開手上捏著一塊從石壁上扣下來的發光奇石,一言不發地鉆了進去。鬼祖的目光閃了閃,并沒有急著跟上楊開的步伐,而是隨手將神荼給丟了進去。碧雅緊隨在神荼之后,鬼祖這才不慌不忙地進入,將月曦師徒三人擠在了最后面。一行七人全部進入之后,那被撕開的裂縫才迅速合攏消失不見。周圍一片冰冷黑暗,唯一的光芒便是楊開手上的奇石散發出來的。為眾人指引著前進的方向。他們不敢落下一步,全都如履薄冰地在這空間亂流中行走,悄悄地左右觀望,所有人都神色駭然。他們從來沒有過這種奇特的經歷,也從未想過自己有朝一日能夠行走在空間裂縫之中。四周那空間亂流混亂不堪。如最恐怖的猛獸張開了猙獰大口,欲要將他們全部吞噬,而那空間亂流,看上去也如最險惡的沼澤地般,處處都是泥濘的陷阱,稍微一個不慎,便會被拉扯進其中,放逐到世界的盡頭。劇烈的心跳聲,從每個人的胸腔內傳出。他們一邊嘖嘖稱奇地觀望四周,一邊提心吊膽。讓他們感到安心的是,楊開走過的地方,那混亂的空間之力如被撫平了一般,泥濘不堪的亂流也變得結實如平地,讓人走在上面不會有太多的危險。每個人都敏銳地察覺到,楊開一身精氣神,似乎與這里的亂流產生了一種奇妙的共鳴,洞悉了它們的規律,所以他才能在這里尋找出路。他們屏氣凝聲,后人踩著前人的腳步,一個接一個地前進著。忽然,一聲短暫的驚呼傳出,楊開不禁頓住步伐,扭頭回望:“怎么了?”“沒事……”禾苗拍了拍胸脯,一臉歉意道:“不好意思,我以為自己掉下去了。”她的腳旁,那一片空間寸寸爆開,如破碎的鏡面般分崩離析,不由地就讓人產生一種墜落深淵的錯覺。楊開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么,繼續前頭帶路。“女娃娃,不要一驚一乍的,老夫也被你嚇個半死!”鬼祖回頭沖禾苗一笑,那陰森的笑容讓禾苗本就不好的臉色更加難看了。正在前方走著的楊開再一次頓住步伐,伸手一撕,在那空間壁障中,又是一道裂縫被撕裂開來!他竄了出去。眾人緊隨其后。清晰的空氣涌入鼻中,每個人都似乎從鬼門關里走了一遭,全身大汗淋淋。左右觀望一陣,神荼忽然神色怪異地道:“楊開,我們好像沒離開多遠啊!”他一邊說著,一邊低頭朝下方望去。就在眾人的腳下,有一座被焚燒過的山峰,山峰一片光禿禿的,在那山腰平地處,似乎還有幾個人活動的身影,那幾個人,分明是呂歸塵和紫星的武者。他們也發現了這邊的情況,正在沖這邊指指點點,不明白情況。“恩,確實沒多遠,千里之地而已。”楊開頷首,解釋道:“這一次只是讓你們熟悉下那種在空間亂流中移動的感覺,接下來的才是重頭戲!”他指著那七彩的天空:“我們要穿透這個天空,突破那混亂域場的封鎖。”“明白了!”神荼點頭。“繼續吧!”楊開微微一笑,“我還能施展幾次。”他略微感應了一下自己之前留下的念絲波動,確認念絲的位置,再一次把空間撕裂。眾人魚貫而入,禾苗忽然扭頭朝下方望了一眼,輕聲道:“師傅,呂歸塵他們好像在朝這邊趕來。”“無需理會他們,跟上!”月曦催促一聲。“哦。”“呂歸塵,你就在這里等死吧!”月曦輕輕地冷笑著,隨意地撇了一眼下方,最后一個進入。片刻后,御使星梭來到此地的呂歸塵失魂落魄地左右張望,卻看不到任何人的身影,他忽然意識到,自己被拋棄了,臉色剎那間慘白無色。之前鬼祖召喚的那幾個人,分明都是跟楊開有些關系的,唯獨沒被召喚的,只有他們紫星的幾個人。他還有些幸災樂禍,覺得月曦等人死到臨頭,卻不知道那根本就是一條活路。反倒是他和那三四個手下,永遠被遺棄在此地!他的臉色變幻,憤怒地厲吼起來。七彩氤氳的天空中,種種來自混亂深淵那些星辰的域場交匯著,讓這數千上萬里的范圍比空間夾縫里的情況還要詭秘莫名。某一處,空間忽然裂開一道縫隙,楊開從中走出,閉眸感應一番,心頭大定。此前留下來的念絲就在不遠處,雖然有些誤差,但也無傷大雅,只要順著念絲的軌跡一路前進,他就有把握抵達混亂深淵。到了混亂深淵,就真的自由了。一道又一道人影在他身后出現,待眾人看清眼前的景色之后,全都嘖嘖稱奇起來,因為四周全是七彩的顏色,絢爛繽紛,美麗異常。不過眾人很快發現,在這里,自己的神念根本延伸不出去,因為會被那混亂的域場影響,繼而迷失,連收回的可能性都沒有。鬼祖輕輕頷首:“很好,你果然有離開的本事,老夫沒有信錯你。”他一眼就看出,這里是那懸空大陸的上方某一處,是他從未抵達過的位置,不禁對楊開充滿了信心,似乎是因為兩千年的夙愿即將達成,他的表情也不再如之前那么陰森可怖,反而掛著一絲笑容,滿懷期待。楊開撇了他一眼,淡然一笑。手臂上的人臉標記,傳出比以前更陰寒的波動。他知道,鬼祖在提防他,提防他突然丟下自己不管。若是真的被丟在這里,鬼祖可不一定有把握能夠回到懸空大陸上。楊開確實有這個心,但他不敢有任何的輕舉妄動,他沒把握在鬼祖眼皮子底下動什么手腳,所以很老實本分。他再一次感知前方念絲的位置,撕裂空間。一次移動便是千里之遙,楊開領著其他六人在空間亂流中穿梭,一切進行的都很順利,距離混亂深淵也越來越近。足足撕裂了五次空間之后,從空間亂流中走出,楊開立刻盤膝坐了下來,喘著氣吩咐道:“你們等一會,我先恢復一陣。”每一次施展這種手段都是巨大的消耗,楊開不可能這樣無休止地繼續下去,他識海中的力量已經消耗過半了,他必須得補充一下,以免出現什么突發的狀況沒有力量去處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RT
江苏快3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