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說 > 武煉巔峰 > 第一千六百五十七章 返虛三層境
    冰絕島,冰宮之中,島上高層聚集于此。



    洛黎端坐在首位上,冰瓏冉云婷和其他長老等人分列兩旁而坐,有長老正在匯報島上禁制和陣法修復一事。



    上次的驚天大戰,幾乎將整個冰絕島的禁制法陣摧毀殆盡,這段時間弟子們一直在修復,直到今日,才總算完工。



    不過那倒塌的幾座冰峰卻是沒法重現往日輝煌了,好在弟子們提前撤離,并沒有出現傷亡,這算是一個難得的好消息。



    洛黎一直閉著眼睛,直到那長老匯報完,才輕輕頷首,不過并沒有開口說話的意思。



    冰瓏看了她一眼,這才扭頭望向另外一人,問道:“十三長老,有那人的消息了嘛?”



    聞言,十三長老俞雪晴黯然搖頭:“沒有,之前我們找了他一年,都杳無音訊,若不是當時他主動現身,我們只怕還是沒法找到他,這一次他要是想刻意隱藏行蹤的話,我們一樣沒有辦法。”



    “哎!”冰瓏嘆息一聲。



    “不用找他了!”洛黎忽然睜開眼睛,淡淡地道。



    “太上長老……”



    “他不想讓你們找到,你們又能如何?而且,經歷了那樣的一戰,他肯定是要療傷的。”



    “療傷?”冰瓏等人眉頭一揚,顯得有些詫異,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您的意思是……”



    “他動用了禁忌之力,肯定是要付出一些代價。”洛黎淡淡道。



    “他受傷了?”冉云婷眼前一亮,面上涌出一絲蠢蠢欲動之色,“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們是不是……”



    話還沒說完,洛黎忽然冷冷地瞪了她一眼,冉云婷當即噤若寒蟬,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了。



    “我冰心谷綿延至今,實屬不易,我畢生的心愿是不求讓冰心谷更進一步。只求能保全祖宗基業,你們可明白?”洛黎一雙美眸掃向四周,蘊藏無盡威嚴。



    眾人心中一驚,品味出洛黎話中的意思。連忙起身恭敬道:“弟子明白。”



    “明白就好,明白的話,就不要為冰心谷招惹禍事了。”



    冉云婷臉色一白,顫聲道:“弟子錯了!”



    洛黎微微頷首,對她的態度很滿意。忽然又笑了一下:“讓尋找他的人都撤回來吧,他會再回來的。”



    “他會回來?”一些不明情況的長老臉色大變,那一日楊開斬殺駱海的一戰,實在讓她們驚恐,一想起這人還有可能再回到冰絕島來,頓時有些惴惴不安。



    冰瓏似乎也知道什么,微笑道:“還有一個人留在冰絕島,他自然應該會回來的。”



    冉云婷想了想,若有所思道:“谷主是說那叫青雅的弟子?”



    “恩。青雅與蘇顏是一同拜入冰心谷的,她們彼此的關系很親密。就算楊開不回來,蘇顏肯定也要回來。”



    “那要不要找青雅談一談?”冉云婷皺起了眉頭。



    “本宮前幾日已經去找過她了。”冰瓏苦笑一聲。



    “哦?那結果如何?她可知道楊開與蘇顏的下落?可清楚楊開對我冰心谷的態度?”冉云婷追問。



    “本宮雖然去找過她,卻沒能與她見面。”冰瓏面上浮現出一抹尷尬之色。



    “這是怎么回事?”一眾長老訝然至極。



    “楊開留了一個石傀儡守護著她,本宮過去的時候,被那石傀儡打了回來。”冰瓏苦笑解釋,面上一片心有余悸的神色,“若不是青雅及時阻止的話,本宮可能會受傷。”



    “那石傀儡如此了得?”冉云婷臉色大變。



    石傀儡她也見過,當日她下令讓冰蝶擊殺青雅的時候,正是石傀儡保護住了青雅。可當日她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楊開和蘇顏身上,并沒有太過在意那個古怪的生靈。



    如今聽冰瓏提起來,這才知道石傀儡的不凡。



    “正面對抗,我絕對不是對手。”冰瓏神色凝重。



    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響起。



    冰瓏是冰心谷返虛鏡當中的第一高手。在整個赤瀾星上,也是數一數二的存在,可連她都不是對手,這豈不是說那石傀儡有接近虛王境的實力?



    那到底是什么樣的存在?



    眾人齊齊將目光投向洛黎,期望她能解釋一二。



    “別看我,那個石傀儡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來歷。或許是上古殘存下來的傀儡。又或許是一種古怪的生靈。”



    連太上長老都不清楚?眾人心中一驚,在她們的認知當中,太上長老幾乎是無所不能的,可是今日,這個認知被打破了。



    而一切的根源,還在楊開身上。



    “那叫青雅的弟子對冰心谷還有感恩之心,否則的話,她也不會阻止石傀儡對冰瓏的出手,你們也都不要去打擾她了,命人好好照顧著吧,楊開和蘇顏會再來此地,把她帶走的。”



    “是!”冰瓏恭敬點頭。



    “下次他若再來……切不可失禮了!”洛黎留下一句話,整個人忽然消失不見。



    眾長老面面相覷一番,紛紛散去,唯有冉云婷一人留了下來,面上仿佛有無盡的悔恨。



    ……



    玄界珠內,之前夏凝裳住過的閣樓中,楊開與蘇顏對面盤膝而坐,雙掌緊貼在一起。



    兩人體內的圣元水乳*交融,有莫名的意境彌漫在兩人四周。



    兩人的臉色都略顯蒼白。



    與駱海一戰,看似簡單輕松,但動用了那樣恐怖的力量,楊開與蘇顏兩人都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所以一戰之后,楊開便立刻離開了冰心谷,連青雅都沒顧得上,尋找地方安心療傷。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洛黎的眼光還是很毒辣的。



    不過好在這一次是與蘇顏雙體同心之后動用的星帝令,所以即便承受的代價巨大,兩人分攤下來,倒也不是不可承受。



    楊開感受慶幸。



    如果當時沒有蘇顏為自己分擔,而是自己一個人動用了星帝令的話,后果簡直不堪設想。



    大帝神威,根本不是他能夠承受的。



    兩人的身體周圍,擺滿了圣晶源,身旁還有幾個空的玉瓶,里面的靈丹早已被服用。



    精純的能量涌入兩人體內,化解傷勢和隱患,兩人的臉色隨著時間的流逝逐漸恢復紅潤,氣息波動也慢慢平穩下來。



    某一日,楊開長長地呼出了一口氣,睜開雙眼。



    迎面對上蘇顏的美眸。



    兩人相視一笑,經歷了三個多月的療傷,傷勢總算是恢復了。



    “師弟,你突破了?”蘇顏美眸中閃過一絲訝然。



    “好像是的。”楊開這才察覺到自身的變化。



    與駱海一戰之前,自己是返虛兩層境頂峰,一戰之后,如今卻到了三層境。



    連他都沒察覺到自己是什么時候突破了,可能是大帝神威灌注體內的能量太過龐大,導致自身瓶頸無聲無息地就沖破了。



    而且,當前的境界也是穩固至極,根本不需要楊開再多費心。



    “你也是。”楊開瞅了蘇顏一眼,赫然發現她的修為境界與自己相同了,都是三層境的層次。



    蘇顏抿嘴一笑。



    整個天地間的光芒似乎都聚集到了蘇顏身上,讓她看起來美艷不可方物。



    楊開忍不住一呆,伸手握住了蘇顏的小手,心神蕩漾:“蘇顏……”



    蘇顏小臉一紅,自然察覺到他在想什么,扭捏了一下,囁嚅道:“師尊他們都在外面等著呢。”



    楊開放出神念往外查探,赫然發現自己的那些熟人朋友們早就聞訊趕來,一直守在外頭。



    人妖魔三族的強者幾乎齊聚閣樓前,沒有人說話,都站在那里靜靜等候著。



    楊開抓耳撓腮,一狠心,咬牙道:“反正都已經等了這么久,不急于一時。”



    一邊說著,一邊化身為狼,將蘇顏撲倒在地上。



    ……



    閣樓大門打開,楊開與蘇顏出現在凌太虛等人面前。



    眾人連忙上前,詢問情況,夏凝裳的美眸中有掩藏不住的焦急和關懷。



    當日楊開與蘇顏兩人忽然出現在玄界珠內,看起來都氣息虛浮,仿佛身受重創的樣子,夏凝裳自然大驚失色,連忙安排他們療傷,同時將消息傳了出去。



    直到三個月后的今日,兩人才出現。



    “楊開,沒事了吧?”凌太虛第一個開口問道。



    “勞師公擔心,弟子現已無事。”



    “臭小子,擔心死我……你娘了!”楊四爺也松了一口氣,本來想說擔心死我了,似乎又覺得有些英雄氣短,連忙把董素竹推出來頂鍋。



    董素竹站在四爺身邊,緊咬著紅唇,鼻翼輕輕聳動著,眼眶里有大滴大滴的眼淚水打轉,有些想哭的意思,卻強忍著沒出聲。



    “娘,別擔心,我這不是好好的么。”楊開咧嘴一笑,拍了拍胸脯,一副自己很強壯的樣子。



    這一下可不得了了,董素竹壓抑的情緒終于爆發,哇的一聲就哭了出來,眼淚水如斷線的珍珠一般往下掉落。



    若不是在場這么多人妖魔三族強者,只怕她要沖上來把寶貝兒子摟在懷里好好疼愛一番。



    “臭小子!”楊四爺快氣死了,沖楊開怒目相視。



    “你吼什么,你吼什么?”董素竹一雙粉拳捶打著楊四爺鐵一般的身軀,“你干嘛吼我兒子!”



    楊四爺臉一黑,心想你兒子不就是我兒子,吼一聲又不掉塊肉!



    這事鬧的。



    心里郁悶無比,卻只能乖乖地站在原地,任由董素竹一頓爆捶,我自巋然不動。(未完待續。)
江苏快3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