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說 > 武煉巔峰 > 第三千三百七十五章 你幫我穿
    “魅術?”楊開眉頭一皺,想到了一種可能,也只有魅術,才能解釋的通眼下這情況,解釋的通自己此刻的心情,否則一個萍水相逢的女子算計了自己,明顯意圖不軌,自己又怎會這般患得患失?

    李詩晴只是笑而不語。

    楊開惡狠狠地凝視著她,那眼神仿佛要吃人,一身殺機更是濃如實質,換做任何一個人面對這種情況恐怕都要惶恐不安,可李詩晴卻偏偏不知害怕為何物,縱被楊開掐著脖子抵在樹干上,也一直笑容不減,只是那微微蹙起的黛眉彰顯了她的痛楚。

    “最后問你一次,你到底對我干了什么!”楊開的聲音冰寒刺骨,仿佛亙古不化的雪山上吹來的寒風。

    似是感受到了他的不耐,李詩晴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噘嘴道:“心印!”

    “何為心印?”楊開皺眉。

    “心心相印,比翼雙飛!”李詩晴莞爾一笑。

    楊開的眉頭皺的更厲害了:“你的意思是說,我被你施加了這種心印秘術,然后就會對你情有獨鐘了?”

    “是不是你自己體會不到嗎?”李詩晴促狹地望著他,接著道:“而且這種感覺是雙向的,你如今是什么心情,我也是一樣的心情。”

    楊開瞪眼,這是什么狗屁秘術,居然能強行將兩個萍水相逢的人湊到一起,讓彼此都深受其害,如果是單向的也就罷了,可利用的地方就多了,偏偏李詩晴本身也受到了這秘術的制約,怪不得這女人從剛才開始看自己的眼神就有些不對,原來是因為這個原因。

    “很開心嗎?”李詩晴忽然問道。

    楊開板著臉道:“你看我哪里有半點開心的樣子?”

    “你嘴角剛才勾起來了。”李詩晴眨巴著大眼睛望著他。

    “放屁!”楊開當即否認。

    李詩晴嗔道:“你能不能不要這么兇?你兇的我好難受。”

    “你跟誰騷呢?”楊開斜眼看她,剛把她喚醒的時候,楊開還以為這女人真的是清冷倨傲的性子,現在仔細一接觸才現自己之前眼瞎了,她現在哪還有什么清冷倨傲的影子?

    許是這話說的有些重了,李詩晴恨恨地瞪著他,美眸里滿是幽怨。

    楊開掐著她頸脖的大手幾度掙扎用力,最終卻是過不了自己那一關,恨自己恨的不行,明明有殺了她以絕后患之心,但怎么也下不了這個手。一撒手道:“把衣服穿上說話。”老是光個身子也不是個事,就算不去有意的看,那白花花的一片也不斷影響自己的心神。

    李詩晴摸著自己的脖子輕咳了幾聲,然后從自己的空間戒中將衣服找出來,往楊開面前一推。

    “作甚!”楊開不耐道。

    “你幫我穿!”李詩晴笑吟吟地望著他。

    “滾蛋!”楊開冷笑不迭,自己現在一肚子氣,這女人居然還叫自己幫她穿衣服?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

    “你穿不穿!”李詩晴倔強地望著他。

    楊開哼道:“我不穿又怎樣?”牛不喝水還能強按頭了?

    李詩晴認真地瞧了他一陣,忽然將手上的衣服往地上一拋,轉身就朝來路飛去。

    楊開怔在當場,好一會才反應過來,身形晃動,空間法則跌宕之下,幾個起落就攔在了李詩晴面前,咬牙道:“你干什么?”

    “回去啊,他們不是很擔心我嗎。”李詩晴理所當然地回道。

    楊開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上下審視著她:“你就這樣跑回去?”

    李詩晴笑吟吟地道:“是又怎樣?”

    “你瘋啦?”楊開簡直不知道該說她什么好,雖說那邊幾個人大多都是女子,唯一一個男性還是個瞎子,但這樣光著身子到處跑,成何體統啊!更何況,高瞻是瞎子沒錯,但人家有帝尊境的修為,神念一掃,還不得什么都看光光。一想到這種可能,楊開就心中堵。

    “那你幫我穿!”李詩晴一臉得意地望著他。

    楊開的表情頃刻間精彩紛呈起來,咬牙切齒了好半晌,才破口大罵起來:“你他媽就是個瘋子!”

    說著話,閃身過去拉住了李詩晴的玉手,將她往湖邊拽去。

    李詩晴任由他牽著,面上一片柔情蜜意,笑吟吟的表情仿佛打了勝仗的將軍。

    重返湖邊,楊開將之前被她丟在地上的衣服撿起,好一陣擺弄,總算弄明白女人的衣服該怎么穿——他什么時候幫女人穿過衣服啊,向來都是只負責脫的。

    穿衣期間不免磕磕碰碰,楊開強忍著心中的悸動,辛苦的要死,偏偏李詩晴還恬不知恥地道:“想摸的話,可以摸哦,我不介意的。”

    楊開的心理防線瞬間崩潰,一不做二不休,也沒那么多顧忌了,有意無意地吃了不少豆腐,把李詩晴弄的嬌喘連連,臉頰生暈。

    一番折騰,總算把衣服給穿好了,楊開那叫一個心累,斜眼望著她道:“花影大帝怎么收了你這么個弟子,她就不怕敗壞門風?”

    李詩晴抿嘴一笑,然后朝楊開勾了勾手指。

    “又干什么?”楊開一臉警惕。

    “過來。”

    “你先說要干什么。”楊開不為所動。

    李詩晴跺跺腳,主動走了過來,然后身子前傾,紅唇朝楊開嘴邊印了過來,楊開木頭一樣站在原地,等雙唇分離了,才冷冷地道:“這是什么意思?”

    李詩晴微微一笑:“沒什么意思,就是想親親你。”

    楊開笑的更冷了:“你以為你表現出一副天真無邪的樣子就行了?我看你回去之后要如何跟花影大帝交代。”

    李詩晴道:“這你就不用管了。”

    楊開奇道:“你居然不怕你師傅?”

    李詩晴笑吟吟地望著他:“你在套我的話嗎?其實你想知道什么的話可以直接問我,我會告訴你的。”

    信你才有鬼了!楊開倒是有很多問題想問她,比如說為何要對自己種下那什么心印秘術,讓大家都不好過,比如說她是不是有意引自己來這里的。

    但他知道就算自己問了,從李詩晴這里也得不到什么答案。

    大帝諸位子女和弟子失蹤一事還沒個頭緒,如今又出了這么一檔子事,楊開一頭亂麻。

    李詩晴取出面紗來,一邊佩戴一邊道:“其實我這一趟是專程為你而來的。”

    “為我而來?”楊開皺眉,“你如何能確定我會過來?”

    李詩晴深深地吸了口氣,飽滿的酥胸一陣起伏,解釋道:“這地方是個獨立的秘境,想要開啟入口就必須得精通空間法則,而整個星界精通空間法則,有本事做到這種程度的也只有兩個人,一個是你,一個是李無衣,李無衣在東域,而且事情牽扯到藍熏,星神宮的人肯定會找你幫忙的,果不其然,他們真的把你找來了。”

    這一番話聽的楊開眉頭大皺,狐疑道:“你可不要告訴我,這里的一切都是花影大帝動的手腳,藍熏爻琳他們都是花影大帝抓過來的。”

    李詩晴微微一笑:“當然不是,此事與她無關。”

    “與她無關?”楊開眉頭一揚。

    “與她無關。”李詩晴緩緩搖頭,給了一個肯定的答案。

    楊開卻是毛骨悚然:“你不是李詩晴,你到底是誰?”

    花影大帝在她口中居然只是一個“她”字,而且楊開根本沒從李詩晴身上感受到任何尊敬的意思,如果眼前這個李詩晴真的是李詩晴的話,那身為花影大帝的弟子,怎么也不可能有這樣的表現,最起碼也該有弟子對師尊的敬意。

    再結合那魅術心印,楊開幾乎可以斷定,眼前這個李詩晴是假的!萬花谷可不會傳授這樣的魅術。

    李詩晴愕然了一下,莞爾一笑:“我哪里露出破綻了嗎?”她之前就感覺楊開想套她的話,但自覺不會泄露出什么東西來,沒想到還是無意中暴露了。

    “你果然不是李詩晴。”楊開心中滿是寒意,感覺事情是越來越復雜了,“真正的李詩晴哪里去了?你把她怎么了?”

    李詩晴皺眉望著楊開道:“有我還不夠嗎?關心別的女人做什么!”

    “少在這胡攪蠻纏,回答我,你到底把她怎么了?”來的路上得到了一些情報,花影大帝的弟子李詩晴確實失蹤了,眼前這個既然是假的,那么真的李詩晴在哪?

    李詩晴無奈嘆息道:“她沒事,只是去了一個地方而已。”

    “去了哪里?”

    李詩晴笑吟吟地望著他:“去了一個我想帶你去的地方,你若是答應隨我過去,我就告訴你。”

    “好,我答應你。”楊開爽快的不得了。

    李詩晴咯咯笑了起來:“我又不是三歲小孩子,哪這么容易上當受騙。”

    楊開忽然健步上前,一把將她攬在懷里,深情地凝視著她:“不管是不是那秘術的作用,此刻我的感覺是不愿意跟你分開,你若去什么地方,我當然也會去那個地方。”

    這話似乎對李詩晴造成了很大的沖擊,讓她身子一軟,整個人都依偎在楊開身上,臉上綻放出幸福甜蜜的笑容,輕聲呢喃道:“我相信你這話是真心的,但另有企圖也是真的,除非你跟我到了那個地方,否則我是不會告訴你的。”

    楊開立刻把她甩開了,棄之如敝屣。(未完待續。)
江苏快3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