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說 > 修羅武神 > 第九百二十七章 圣女的父親(1更)
江七殺的這番話,并未傳音私說,所以幾乎在這主殿內的所有人,都清晰的聽到了。

“這江七殺太可怕了,還如此年輕,心機就已如此之深,總感覺在他的手中,我們也不是安全的,反而更危險。”蘇美有些擔心的傳音道。

“他的確不是什么好人,不過至少暫時在他手中是安全的,若是剛剛我們真被慕容命天他們帶走,慕容尋可絕對不會放過我們。”蘇柔傳音回復道。

“聽聞你是天賜神體?”然而就在這時,那江七殺卻突然將目光,投向了紫鈴,并且面帶微笑的向紫鈴走了過來。

“呵,天賜神體,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么弱的天賜神體,簡直連廢物都不如。”趙越天也是走了過來,滿臉鄙視的看著紫鈴。

不過當他仔細的看清了紫鈴的面容后,嘴角卻掀起了一抹邪惡的弧度,怪笑道:“雖然修為弱了些,但是長得還真不賴,這張臉蛋,可絕對是我見過最美之人。”

說話之間,趙越天又看向江七殺,說道:“師兄,不如你把這丫頭收了吧,這丫頭雖然修為很弱,但單憑她這臉蛋,你帶回去,也可以羨煞不少人啊。”

“趙師弟,江師兄可不是貪戀女色之人,依我看是你想收了這紫鈴吧。”就在這時,那吳昆侖走了過來,對江七殺說道:

“師兄,我已經打探過,此女的確是天賜神體無疑,當初她降生之時,引起的天地異象,聲勢可不小,有很多人親眼目睹過,所以關于她是天賜神體之事,應該不會有假。”

“只是不清楚,為何她的修武天賦這么弱,竟然是這些人中,最弱的一個。”

“究竟是為何,查探一下便知。”江七殺說話之間意念一動,那封鎖紫鈴三人的結界牢籠,便開啟一道大門,他踏步便邁了進去。

“你要做什么?離我紫鈴妹妹遠一點!!!”見狀,蘇柔蘇美皆是身形一縱,想要擋住江七殺。

可是修為差距如此巨大,她們二人怎么可能擋得住江七殺?剛剛動身,便以被江七殺的氣息籠罩,喪失了移動的能力,與此同時,江七殺的手掌,已是抓住了紫鈴的手腕,認真的觀察起來。

“哈哈哈,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啊,慕容命天,你這只老狐貍,手段夠狠毒的,不過可惜,你卻是為我做了嫁衣。”

片刻之后,江七殺這才放手,并且在其臉上,涌現出了狂喜的笑容,竟然瘋狂的大笑出聲,并且久久難以平息。

對于江七殺的變化,吳昆侖與趙越天感到不解,但卻知道肯定是好事,于是一同問道:“江師兄,你發現了什么?”

“哈哈,天機不可泄露,不過此女我是要定了。”江七殺說話之間,再度看了一眼紫鈴,那種目光不像是看待一個美女,而更像是看待一座寶藏。

這一刻,紫鈴等人皆是眉頭緊皺,她們知道江七殺為何這么說,他一定是發現了扼天丹的秘密,想要將紫鈴的天賜神力,占為己有。

時間飛逝,轉眼之間,又過去了數日。

在東方海域的某處叢林內,有著一間破舊的小廟,小廟之內,楚楓三人皆在其中。

此刻,楚楓與秋水拂煙的狀態皆是不錯,但是他們的臉上,卻掛滿了愁容,非常擔心的看著,那倒臥在地上的飄渺仙姑。

自從當日飄渺仙姑昏迷,她便一直未曾蘇醒,并且她的氣息一直在滑落,本是六品武王的她,如今的氣息,已經降到了五品武王,她的修為,竟在退縮。

最主要的是,莫說是楚楓,就連秋水拂煙,對于這種情況,也是無能為力,毫無辦法。

“拂煙姐姐,這樣下去飄渺前輩的修為,會一降再降,恐怕性命也將不保,我們不能在這里坐以待斃了,應該想想辦法。”楚楓擔憂的道。

“她用了不該用的手段,我們都沒有辦法,只有一個人能救她,算一算時間,他也應該快到了。”秋水拂煙說道。

“有人要來?是誰?”楚楓好奇的問道。

“這個人,你認識。”秋水拂煙道。

“我認識?”楚楓更是不解。

而就在這時,秋水拂煙的面容突然微微一變,隨后撫摸了一下脖頸上的項鏈,說道:“說起他,他就到了。”

見狀,楚楓則是趕忙目光投向小廟之外,果不其然,很快的一道身影便出現在了小廟之外,并且快速的飛了進來。

“泰寇前輩?”

只不過,見到這位之后,楚楓卻是神情大變,眼中充滿了意外之色,因為這位老者楚楓真的認識,對于這位,楚楓不但認識,并且對方還幫過楚楓多次大忙,他便是在四海書院呼風喚雨的人物,修為深不可測,來歷頗為神秘的泰寇。

“拂煙,你母親狀況如何?”泰寇進來后,一臉的焦急,并未與楚楓打招呼,而是直接向秋水拂煙詢問道。

“什么?母親?”而聽得泰寇之話,楚楓心中更是一驚,這個詞匯可當真是驚到了楚楓。

“你自己去看看吧。”秋水拂煙,并未回答,而是將目光投向了飄渺仙姑。

見狀,泰寇也不在多問,而是單腳一縱,便落到了飄渺仙姑身前,開始盤坐于地,認真的觀察起飄渺仙姑的狀況。

觀察片刻之后,泰寇便拿出幾顆藥性特殊的丹藥,放入了飄渺仙姑的口中,在幫其煉化后,才回過頭看向秋水拂煙與楚楓,道:

“你們二人也不要太過擔心,雖然她使用了不該使用的手段,導致身體損害嚴重,但是至少性命可保。”

說完,他便不再理會楚楓與秋水拂煙,直接運轉玄功,布置結界,開始以獨特的手段,為飄渺仙姑治療傷勢。

“楚楓,我們出去吧,不要打擾他。”秋水拂煙說話之間,便向小廟外行去,楚楓看了一眼泰寇和飄渺仙姑后,也是跟了出去,因為他知道,秋水拂煙是有話想要對他說。

“你一定已經猜到了什么吧?”來到安靜的角落后,秋水拂煙笑著問道。

“我……”楚楓有些猶豫,最終并未回答。

“其實,你猜的沒錯,飄渺仙姑是我的母親,泰寇是我的父親。”秋水拂煙頗為感慨的說道。

“嘶~~~~”

聽得此話,楚楓還是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雖然早有猜想,但是親耳從秋水拂煙口中得知這件事情后,楚楓還是倍感吃驚,一時之間,內心的情緒滾滾翻涌,難以平靜。

江苏快3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