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說 > 修羅武神 > 第三千七百四十五章 羽紗出手
雖然開始運用武技對決之后,楚楓和令狐鴻飛二人的戰局,看似再度進入了均勢,但也只是因為他們的距離變遠了,從而顯得令狐鴻飛的劣勢變小了。

但細心地人還是能夠發現,令狐鴻飛依舊處于劣勢,并且令狐鴻飛的劣勢越來越大,越來越明顯。

起初,還只有少部分修為強大的人,能夠看清楚。

可是后來,就連那些修為不如楚楓和令狐鴻飛的人,也能夠看的清楚了。

但從威勢上面,他們都覺得,令狐鴻飛很可能被楚楓壓制了。

因為那漫天的漣漪,也是從均勢,而轉變成了偏差。

楚楓所發動的攻勢,越來越強,開始壓制著令狐鴻飛。

無論令狐鴻飛施展怎樣的手段,都被楚楓所壓制。

倘若,楚楓的威勢,依舊是茫茫大海,那么此時令狐鴻飛的威勢,已似是大江大河。

差距,不可謂不大。

“楚楓,你是不是覺得,你已經勝券在握了?”

可誰曾想,忽然之間,那令狐鴻飛居然發出了一道,充滿諷刺意味的聲音。

明明被壓制的是他,可卻搞得勝券在握的,好像是他一樣。

他那自信的聲音,讓人們意識到,令狐鴻飛他絕對不止眼前的這些手段這么簡單。

令狐鴻飛他,一定還有其他底牌。

“果然,我就說令狐鴻飛,不可能就這樣被壓制。”

“看來,有好戲看了,說不好…這場對決,要分出勝負了。”

聽聞令狐鴻飛的話后,許多人都興奮起來。

這場對決,因預言的存在,從一開始,他們就已經知道了結局。

再加上令狐天族如今的地位,所以大部分人,不僅知道令狐鴻飛會贏,他們其實也是希望令狐鴻飛贏的。

換句話說,他們今日來此,不僅要看一場精彩的大戰。

他們還想親眼看看,楚楓他是怎么死的。

“嗚啊!!!”

可突然,那本占據優勢的楚楓,并沒有繼續乘勝追擊,反而是表情變的扭曲,隨后更是停止了對令狐鴻飛的攻勢。

倒推而去!!!

“怎么回事?”

“楚楓他在做什么啊?”

“難道說,楚楓他是被令狐鴻飛的話給嚇到了?”

“莫非,楚楓他是要臨陣退縮,是要逃了嗎?”

對于楚楓忽然間的舉動,所有人都感覺不解,尤其是楚楓此刻的臉色,就好像遇到了*煩一樣。

一時之間,各種猜測的聲音,響徹不斷。

“楚楓,你怎么了?”

與此同時,更是有著無數道聲音以暗中傳音的方式,映入楚楓的耳中。

這些聲音,來自于梁丘大師,古冥鳶,楚靈溪,楚軒正法,楚氏天族族長,以及楚氏天族的許多人。

那都是關心楚楓的聲音,他們都以為楚楓遇到了*煩。

而實際上,楚楓也的確是遇到了*煩。

楚楓的丹田之內,那顆神樹種子引起的。

只要自己的血脈之力,對那顆神樹種子發動進攻,楚楓的修為便會遭受影響。

可是偏偏這個時候,那血脈之力,竟然再度向神樹種子發動了攻勢。

這種情況下,楚楓不可能不受到影響。

楚楓的修為正在遭到壓制,開始倒退。

“丫頭,可能要你出手了。”

楚楓說話間,便張開了界靈大門。

楚楓知道,這樣的他,已經無法與令狐鴻飛繼續交手。

盡管他再怎么不甘心,卻也是沒有任何辦法。

不過慶幸的是,羽紗那個丫頭不僅醒來,她也具備著與令狐鴻飛抗衡的修為。

所以,這倒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你怎么了?”

羽紗問道。

“沒事,他就交給你了。”楚楓說道。

“喔。”

羽紗顯然也意識到了不對,但楚楓既然不愿意說,他也是沒有多問,而是直接從界靈大門之內走了出來。

“是她,又是這只界靈。”

“當日在九龍上界,就是這只界靈,與令狐鴻飛戰成了平手。”

當羽紗出現之后,也是立刻引起了軒然大波。

羽紗可不是尋常的界靈,她實在太有名氣了,畢竟九龍上界那一戰,楚楓能夠與令狐鴻飛并列祖武十星第一,靠的其實就是羽紗。

羽紗的實力,早就得到了人們的認可,甚至已經成為了許多人口中的傳奇。

畢竟當初,羽紗可是以一品尊者的力量,硬生生的戰平了二品尊者的令狐鴻飛。

若非要說的話,羽紗其實是強于令狐鴻飛的。

畢竟若是相同境界,令狐鴻飛絕對不是羽紗的對手。

最重要的是,此時羽紗展現出來的修為,與當初已是發生了極大的變化。

所有人都能感受到,羽紗此時的修為,不在是一品尊者,而是四品尊者。

當初的羽紗,能夠憑借一品尊者,戰平二品尊者的令狐鴻飛。

那么今日的她,搞不好就能憑借四品尊者的修為,戰勝五品尊者的令狐鴻飛。

羽紗,雖是界靈,但是她…的確可以稱得上,是令狐鴻飛的勁敵。

“這下可就有點意思了。”

“我真是沒有想到,居然還能看到你。”

看到羽紗出現,令狐鴻飛也是有些意外,而他之所以意外,應該是沒有想到,羽紗的修為竟然也增長了這么多。

本來以為,他無法再與羽紗交手了。

畢竟,他的進步,已是神速。

就算楚楓能追上他,他可不覺得,一只界靈能夠追上他。

所以,他才感到意外。

然而意外之后,在令狐鴻飛的臉上,涌現出的更多的確是興奮。

當日,若不是這只界靈,楚楓根本無法與他抗衡。

是這只界靈,硬生生的讓楚楓與他齊名。

這在令狐鴻飛來看,是一種恥辱。

這恥辱,正是拜這只界靈所賜。

所以,令狐鴻飛,打從內心深處,就恨透了羽紗。

“今日…可能不僅要分勝負。”

“怕是…還要定生死了。”

令狐鴻飛看羽紗的時候,在他的嘴角,掀起了一抹陰冷的弧度。

果然,當他看到羽紗的那一刻,就已經動了殺心。

然而,面對令狐鴻飛的話,羽紗居然并未回答,只是用那冷漠的目光看著令狐鴻飛,并且在她目光之中,竟然還有著一抹輕蔑。

她居然,并沒有將令狐鴻飛放在眼中。

唰——

猛然間,令狐鴻飛出手了。

轟隆隆——

金色的光華,鋪天蓋地,那可不是尋常的武力,那乃是強大的仙法。

可幾乎在那金色的光華席卷而來之際,磅礴的黑色氣焰,也是如同火山噴發一般,自羽紗的體內釋放而出。

羽紗她,不僅釋放出了黑色氣焰,她更是直接釋放出了黑色戰馬。

踏上戰馬,手握戰槍,她已是與令狐鴻飛戰在了一處。

江苏快3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