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網游小說 > 大穿越時代 > 第六十九章、閑話東林
?    第六十九章、閑話東林



    結合穿越者“內鬼”俞國振提交的幾份報告,以及對來到海南島上的那幾個“東林君子”小字輩的審問記錄,王秋很快就弄明白了江南東林黨對海南島穿越集團的荒誕圖謀,并且不由得對此深感啼笑皆非:



    “……你在福建泉州搞土地改革,請地主士紳吃子彈,都已經折騰了一兩年了,他們如今才后知后覺倒也罷了。 就憑這么幾個手無縛雞之力,腦子也明顯缺根弦的廢柴,居然也敢來查什么謀反大案?”



    看著內容堪比荒誕的案卷,王秋忍不住搖頭嘆息,“……他們以為自己是古龍里的奇俠陸小鳳嗎?且不說他們沒有那份武功和智謀,就算真的給他們找到了什么證據,又能如何呢?調集天下兵馬來福建討伐?沒看到如今的大明朝廷已經是四面起火八方冒煙,連北京城都連續兩次化作戰場了嗎?”



    “……呵呵,東林黨人何時會站在朝廷的角度上看問題?他們表面上整天標榜著道德高尚、為國為民,實際上卻何嘗為這個國家考慮過一星半點兒?這是一幫唯恐天下不亂的作死運動狂熱愛好者啊!”



    作為“受害者”的黃石將軍手捧茶杯坐在桌邊,一臉滿不在意地說道,“……當然,有一點你確實沒猜錯,跟電視劇和電影里的情節不一樣,謀反這種事情的定性,從來都不是看證據,而是看實力的。只要你實力夠強,即使砍了皇帝也還照樣是忠臣。所以這些東林君子根本不是來查案,而是來搞串聯的。”



    “……串聯?和誰串聯?”王秋皺起了眉頭。



    “……地方官府、士林大儒、地主縉紳、退休官員……總之就是地方上有聲望和有勢力的人。”



    黃石神情懨懨地打了個哈欠,“……理論上講,作為舊社會的既得利益者,他們全都是我們的敵人!”



    “……然后呢?”王秋追問。



    “……然后?自然是地方士紳上書請愿、朝廷言官發力彈劾,向崇禎皇帝控告黃某的謀反之罪,同時向天下官宦縉紳宣揚我斷絕文氣、殘害士紳的罪狀……不然還能如何?”黃石有些不明所以。



    “……他們難道不會派遣家丁煽動佃戶揭竿而起。讓你的三萬福寧軍陷入伊拉克那樣的游擊戰爭?”



    “……怎么可能?當真這樣做的話,我保證第一個被搶光燒光殺光的,就是他們這些地主大戶自己!”



    黃石啞然失笑,“……北方的地主逼出了李自成和張獻忠,南方的地主也好不到哪里去。福建那邊的土地貧瘠,一畝水田收獲的稻谷只能賣半兩銀子,可地主的租子和官府的賦稅卻要收到二兩銀子之多!結果逼得農民家破人亡。哪怕是豐年也得成千上萬的逃荒。如今福建省內到處都是荒廢的田地和倒斃的餓殍主要不是因為天災,而是被硬生生逼出來的。你說那些佃戶要是被武裝起來,第一個想殺的會是誰?



    更何況,我的福寧軍也不是吃素的。最近這兩年里,各種秀才舉人什么的已經殺了許多,縣令也弄死了一個,嚇跑了一堆。福建巡撫自上任以來就不敢出福州城一步。去年春天,我除了出征日本之外,還順手燒了莆田的南少林寺,把一百多號禿驢掛在了樹上。組織當地佃戶對他們進行了公開審理……總之,自從福寧軍南下以來,我們已經跟這些地主大戶足足打了六年,福建地頭上最不聽話的刺頭兒,如今都給消滅得差不多了,至于剩下的則早已被嚇破了膽,借他們十個膽子也不敢主動來跟我放對……”



    “……原來你連火燒少林寺這檔子事都做出來了啊?!好吧。雖然是南少林,但也夠威猛了。”王秋咋舌道,但隨即卻又雙眼放光,八卦之心大起,“……那邊的棍僧對付起來是否麻煩?遇上了傳說中的十八銅人陣嗎?還有,南少林的形象似乎還算正面。你直接搞得這樣暴力,連廟都燒了,會不會不太好啊?”



    “……喂喂,金庸里瞎編的東西能當真嗎?他還說乾隆皇帝是海寧陳家的漢人之后呢!”



    黃石翻了個白眼,“……這年頭的鄉下寺廟其實也跟大地主沒啥兩樣,十個和尚里頭起碼有九個是不守清規戒律的,而且一個比一個心狠手辣。慈悲心腸什么的那是一毫也無。比如南少林在前些年嫌自家佛田太少,收到的租子不夠用,于是就串通官府小吏,把附近一個村子的百姓給注銷了戶籍,然后昧著良心上報衙門,將這幾百畝上好水田和兩千多畝旱田全都硬說是荒地野嶺,占為己有。而遭了飛來橫禍的老百姓,不是做了南少林的佃農,就是因沒了戶籍,被迫淪為流民,落草為寇從法律上講,他們已經死了!”



    “……直接圈地皮抓人當農奴?!喂喂,這都快趕上八旗入關之后的跑馬圈地了啊?”王秋頓時聽得有些傻眼了,“……好歹已經是文明人了,還是一群理應慈悲為懷的和尚,不帶這么兇殘的吧?我記得解放前的里有講過,那些地主大戶不是先在豐年里想辦法囤積居奇,儲存大量的糧食,然后趁著災年來臨,家無積蓄的窮人快要餓死的時候,用一斗谷子一畝地的超低價,把他們的田地一點點地買過來嗎?”



    “……那是沒什么勢力的小地主的低效率玩法,真正的大佬們才黑著呢!如果哪個富人的頭上沒有勢力罩著的話,說不定哪天一覺醒來就發現自己變成某家縉紳的逃奴了要不然怎么叫做巧奪豪取呢?”



    確實,在古代發家置業還真是夠危險的,有時候哪怕你好好地坐在家里,只要有人在衙門里改一改檔案,你就已經“暴病身亡”,并且把家產全部捐給某座寺廟或者某位“德高望重”的縉紳了……當然,一般的做法似乎是倒過來,先弄一大票殺手來把你搞死,然后才會偽造遺囑和轉讓文書什么的……



    “……至于在討伐南少林的戰斗中,具體有沒有遇上少林棍僧。帶隊的軍官沒有跟我仔細說。不過那邊的和尚都有飛毛腿屬性,應該是絕對沒錯的通過廟里的地道,三百僧眾跑了二百,剩下一百多號禿驢里邊只有三十多個老弱病殘是在廟里找到的,還有七十多個光頭是從各處青樓和佃戶家里搜出來的……”



    “……從佃戶家里搜出來?你不是說這個廟很不得人心么?怎么還會有佃戶給他們打掩護?”



    “……哪里是那些苦大仇深的佃戶在窩藏潛逃的和尚?分明是那些花和尚在睡佃戶的老婆女兒啦!出首告發的就是那些被強行戴了綠帽的苦主跟白毛女的故事一樣,佃戶交不起租子就讓家里女人來肉償,也是普遍現象……更加惡心的是。聽說還有花和尚在睡佃戶家小兒子,甚至讓當爹的也一同陪睡……”



    黃石帶著一臉作嘔的表情說道明末乃是一個男風盛行、基情洋溢的時代。而福建又是全國各省之中搞基最流行的地方,已經到了搞基跟娶妻無異的程度,甚至還有給男人和男人之間牽線的“特種媒婆”。尋常農家若是有容貌出色的漂亮小男孩,往往十一二歲就有怪蜀黍托人送彩禮“下聘”……據說當時就有很多小受因為屁股被搞得太爽,心理扭曲了,等到長出胡子之后,還是不肯重新當男人建立家庭傳宗接代同性才是真愛,異性戀都應該燒!,干脆狠狠心自行閹割。以便于一輩子穿女裝當孌童……



    誒誒?突然想起來笑傲江湖里面那個自宮當太監修煉辟邪劍譜的林平之,還有弄出了“欲練此功、必先自宮”的家傳武功的林家先祖,同樣也是明朝的福建人……莫非跟這方面的搞基風氣也有點關系?



    “……雖然南少林的方丈和一幫大和尚都跑了,但這廟和田地是跑不了的,所以在用雷霆之威打掉了這個刺頭兒之后,閩南地面上總算是消停了許多……唉,我現在算是明白了。殺雞儆猴是根本不管用的,小地主干掉得再多,那些豪門大戶照樣不知收斂地跟你作對。只有一開始就打那些大老虎,倒過來殺猴儆雞,那么勉強才有點兒震懾效果在剿滅南少林之后,那些眼睛長在頭頂的縉紳大戶終于開始服軟了。



    當時正在泉州的長州藩使者。也對此事向我表示恭賀,只是這個日本武士實在是不會說話,居然恭維我頗有第六天魔王信長公昔年火燒比睿山僧院之風,必能武運長久、橫掃天下云云……氣得我當場反問了一句,如果我是織田信長,那么誰是豐臣秀吉,那么誰又是明智光秀?”黃石的嘮叨還在繼續。不過王秋覺得這個事情實在是太復雜,不知該怎么接口,就又重新把話題扯回到了案情本身上來。



    “……嗯,那個,如果說他們是來搞串聯,煽動廣東官場和民間對穿越者的不滿情緒……似乎也不太對啊。按照俞國振的說法,還有那幾個家伙的口供,之前他們總共就拜會過一次兩廣總督,并且只說了些客套話,不到半刻鐘就端茶送客了。此外,他們也沒召集什么私下的秘密聚會有這么搞串聯的嗎?”



    “……你以為古人的效率會比現代的外交官更高嗎?更別提這些家伙為了顯示文采,還特喜歡說話繞圈子。除非是真的火燒眉毛,否則以這幫風流才子的拖沓作風,哪有一見面就單刀直入談及正題的啊?”



    黃石挑了挑眉毛,自從穿越以來,他就對古代“文化人“那種說話文謅謅的方式很是受不了,重點是別人一旦繞彎子他也必須要跟著繞,不然就顯得他很奇怪……還好他是個武將,被嘲笑成粗鄙也無甚大礙,“……再接下來,隊伍里面真正懂得一些政治斗爭技巧的人,被我軍即將攻打廣州的假消息給早早地嚇跑了。而留下來的方以智這個愣頭青,又在俞國振的忽悠之下,把主次給搞顛倒了估計那幾個派遣他們出來的東林大佬,也只是讓他們出門玩玩罷了,根本沒想到這幫愣頭青居然會真的跑到海南島上來……”



    “……咳咳,不管怎么說,總之,東林黨派來廣州這一路的奸細,目前是沒造成什么影響就完蛋了。但是去福建搞串聯的那一路人。還有東林黨在南北兩京朝廷中樞的彈劾發力,你有考慮過該怎么應對嗎?畢竟,跟已經被完全征服的海南島不同,你的福寧軍還控制不了整個福建,甚至連一半都控制不了。”



    王秋想了想說道,還是有些擔心地說根據他了解的明末東林黨史料黑化版本,作為一群“古代廣場運動專家”和職業攪屎棍。把持著天下輿論的東林黨,確實是沒有什么建設能力。但各方面的破壞力卻是非同凡響,尤其擅長挑撥離間和搞群眾運動……就跟后世臺灣的那些街斗專家一樣難纏。



    幸好,這年頭的明朝官軍和穿越者軍隊,都沒有后世臺灣的“草莓兵”那么文明,遇到這種事情,上刺刀放排槍都是輕的,直接拖大炮出來轟葡萄彈都很正常。



    “……眼下還不知道他們會怎么做,是淺嘗輒止還是不死不休,我也只能以靜制動。等著見招拆招了。”



    黃石不以為然地撇了撇嘴,“……反正在亂世之中,一切斗爭到了最后還是得靠武力說話。而朝廷在福建周邊乃至于整個東南,都沒有能夠正面與我軍對抗的野戰軍。而且即使有兵,也不是東林黨能夠隨便調動的。這年頭的東林黨的勢力雖然龐大,但最大的缺陷就是沒有可靠的嫡系部隊這些清貴文士如此鄙視武夫,又怎么肯跟我們這種下賤軍士為伍呢?一直要到幾年之后。在因為沒有兵權而吃夠了苦頭之后,他們才會吸取教訓,捏著鼻子扶植起左良玉等幾路軍閥。但至少是現在,他們的手里還是空的!”



    在明末以軍紀極端敗壞而著稱,并且公然叛亂攻打南京,直接導致南明覆滅的左良玉。其實是東林黨大力扶持的嫡系武裝,而左良玉的叛亂也是得到了南京城內東林黨的大力煽動和內部接應,完全不顧清兵此時已經大舉南下,兵臨揚州……結果左良玉中途病死,余部嘩變潰散,主力投降滿清。等著左良玉叛軍進城廢黜弘光帝的東林黨謀算失誤,南京朝廷的軍事力量又被他們給自己搞垮了。只得投降清廷……



    “……站在明處的敵人并不可怕,這一點我是知道的,可是文士殺人從來不用刀啊!”



    王秋眨了眨眼睛,“……不怕他們利用福寧軍里遼東舊部跟南方將兵之間的派系矛盾,來挑唆叛亂?”



    “……從內部瓦解我們這個對手?嗯,這確實是東林黨喜歡的套路,但這同樣也不容易首先,福寧軍在這幾年先后到海南島和臺灣輪訓過,從上到下都充分灌輸了地主大戶都該死的思想,這兩年來破家滅門不計其數,早已跟本地縉紳結下了死仇。東林黨既然要給縉紳地主撐腰,他們說的話又有誰會聽?



    其次,在過去的幾年里,福寧軍一直都給他們打上了閹黨爪牙的標簽,被打壓得夠嗆,我的幾個得力舊部,更是差一點連命都丟了……若是東林黨肯拿出五百萬兩銀子來收買賄賂,或許還有點麻煩可他們絕對連五十萬兩都舍不得拿出來!如今我們占了上風,新仇舊恨都還沒算完呢,怎么可能去投靠仇敵?”



    黃石依然沒怎么擔心,“……就像在抗戰時期,總不會有人在四五年八月還投靠日寇當偽軍吧!”



    “……呃,就我所知,這樣的蠢貨好像還真的有,其中甚至有在八月十四日投降當漢奸的……”



    “……什么?居然真有這種傻瓜?”黃石的雙眼微微睜大,表情一下子變得十分微妙,但很快又變得平靜下來,“……我想,無論是跟著我從遼東轉戰到福建的部下,還是通過臨高這邊篩選審核的新人,都不會有太多這樣的蠢人才是。再說,我們這邊有無線電報,還有你帶來的偵察衛星,福建這邊真有什么不得了的亂子,也來得及趕回去應對說到底,如今這世上沒有什么比這邊的全球穿越者峰會更要緊……”



    “……確實如此,這場會議恐怕關系到整個地球的命運當然,是這邊的地球。聽說中央打算在這個時空成立一個類似歐盟的全球穿越者組織,以此來協調各個穿越者勢力的利益,避免內部沖突。但具體的名字是華盟還是越盟,暫時還沒定下來。還有這個全球性組織的總部所在地選址,以及第一任理事長的人選定奪,也全都是很大的麻煩聽說各方代表的群毆大亂斗,都已經上演好幾次了……”



    王秋一邊嘀咕著如今正在三亞秘密召開的這場決定世界命運的會議,一邊動手把桌上的文件收拾起來,準備塞到抽屜里,但卻偶然發現在下面還有幾張信箋紙是沒看過的。于是,他便好奇地把這幾張紙拿了起來,“……戴二冬……或者說戴瑤函?原來安徽那個俞國振的身邊,還有另外一位女穿越者啊……”



    然后,王秋便仔細閱讀了一遍這位明朝單身女穿越者的自述履歷,隨即忍不住悚然而驚:



    “……居然凄慘成了這副模樣……哎,簡直就是一部明朝穿越農家女的血淚史啊……”
江苏快3开奖数据 武汉麻将红中赖子技巧 三分pk10全天计划 麻将换三张技巧 股票配资排名·选杨方配资信任 山东十一选五a上 3d开奖试机号今天 北京快3开奖号 内蒙古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手机版 1分彩稳赚技巧 安徽快3开奖查询 炒股小游戏 山西快乐10分11选5 江西11选5彩票通注册 彩票开奖查询深圳风采 北京麻将馆小游戏 期货配资济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