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說 > 超凡傳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敲打
    俞宏皺了一下眉頭,不是因為米小經不要陳守義做助手,而是米小經的反應太奇怪了,竟然會如此激烈,甚至以不煉丹為條件,這中間絕對有問題!

    不但俞宏聽出來了,沐恒遠和莫沉天也聽出了不對,這反應不是高興,而是極度不安。

    陳守義臉色頓時就白了,他剛才也是靈機一動,沒想到米小經反應如此激烈,他也知道引起幾個元嬰期老怪的注意了,這可不是好事,沒等幾個老家伙說話,他立即說道:“呵呵,開玩笑的,開玩笑……別當真啊!”

    三個元嬰期修真者盯著,陳守義全身冷汗,真的被嚇住了,而且他清楚看到俞宏眼里的疑惑,心里立即驚醒,在老怪面前還是少耍滑頭,不然后果很嚴重。

    米小經心里相當惱怒,這家伙竟然敢這樣,索性也給陳守義上上眼藥。

    “師叔一向霸道……小子不敢得罪……”

    陳守義臉色頓時青了。

    俞宏大長老盯著陳守義,說道:“霸道?你是怎么對待晚輩的?”

    陳守義心里大罵,可他也真的被嚇住了,臉上都冒出汗珠,他強笑道:“呵呵,小家伙就愛說笑,我可一向很愛護晚輩的!”

    扭頭看向米小經,陳守義眼里射出兇光。

    米小經的眼神清冷,同樣毫不示弱的盯著他,不過陳守義只是看了一眼,立即就低下頭去,他也知道,這時候絕對要忍耐,大長老們都在看著,若是被發現自己對米小經不友好,那么很多事情都不好辦了。

    沐恒遠道:“既然這樣,米小經自己獨立煉丹,不用守義了。”

    莫沉天道:“守義,你有沒有領悟?沒有的話,秧神丹就不用你來煉制了,收集的材料有限,我們不能冒險。”

    陳守義差點沒被氣死,不過他什么都不能反對,甚至都不能流露出不滿的情緒,他低頭道:“是,弟子沒看懂……”

    俞宏伸手一點古劫丹經,那七片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成的頁片,瞬間就合在一起,緩緩落在玉盒中,那玉盒的蓋子也自動合上,四個古先文同時放出一道毫光,隨即黯淡,這次開啟觀看才算正式結束。

    汪為君忍不住嘆息:“這種寶物竟然被幾個小輩藏著,啊,太可惜了啊……”

    “這種記載方式,真的很神奇啊,老頭,我以前看的那些功法書籍,和這個相比,實在是差距太遠了,看上去完全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感受!”

    “你才進入修真界幾天啊,厲害的記載方式有不少,這種算是比較好的,還有更多更好更神奇的,只不過你沒有見識過而已,以后你的修為高了,也許可以看到吧。”

    “真的嗎?”

    僅僅是看到古劫丹經,就給了米小經極大的震撼,他不知道衍修有沒有如此神奇的東西,但是修真界的寶物,真的能亮瞎人的眼,太神奇了。

    這是米小經第一次接觸真正的修真界寶物,這未必是頂尖的寶物,卻是有一定層次和歷史的東西,也就是說,制作這玩意的人,絕對是修真界中的超級高手,甚至有可能是散仙制作。

    其實,米小經并不知道,自己體內就有一樣真正的衍門至寶,衍修界的頂尖寶貝,要不是這件寶貝的幫助,估計就沒有他了,靠著這件至寶,他才得以出生。

    可米小經從來都沒有見過真言幢,當然也不知道衍修的神奇,不僅米小經對古劫丹經贊嘆不已,就連汪為君都不停的嘆息,他在遺憾,自己以前為什么沒聽說過劍心宗,為什么會錯過如此珍貴的寶物。

    俞宏道:“米小經,你先回去調整一下,過幾天,你再到宗門大殿來,我會派人來通知你的,這段時間就不要出門了。”

    米小經答應了一聲,這才告辭離去。

    俞宏慢慢坐下,說道:“守義,你也坐下。”

    陳守義心里驚駭,他本能的覺得不好。

    對于宗門的元嬰期前輩,陳守義心里有極深的畏懼,這些長輩,平時并不太管事,不是特別重要的事情,一般都不會出現,但是最近幾年,他們卻是直接出面,很多事情都親自做決斷,這和以前有很大的不同。

    緩緩坐下,陳守義都不敢抬頭,只管低著腦袋,兩個耳朵都豎了起來,沒辦法,誰讓他殺了洪清,心里直發虛。

    “守義,這段時間要辛苦你了。”

    陳守義猛地抬頭,這不是在追究自己什么,他頓時精神振作起來,他是真的怕大長老知道自己殺了洪清。

    要知道洪清可不是普通修真者,他是草仁堂的得力煉丹師,宗門對能夠煉丹的人,都是極為重視的。

    “是,應該的。”

    陳守義都不敢多說話。

    “最近你需要多煉制一些低級靈丹,宗門實在缺乏,你要好好表現。”

    陳守義心里突然冒起一股怒意,只是他掩飾的很好,煉制低級靈丹,對于他而言,沒有什么幫助,還消耗時間精力,只有多煉制高級一點的靈丹,對他的煉丹水準才有提升。

    不管怎么壓制怒火,他還是流露出一絲絲的火氣,俞宏當然看得明明白白。

    “宗門不會虧待你的,雖然煉制低級丹,對你的幫助不大,可現在是宗門最需要你的時候……”

    陳守義忍不住想要爭辯兩句,可是抬頭看了眼俞宏,心里的勇氣突然消失一空,話到嘴邊,卻變成了:“是,我會努力煉制的。”

    不得不低頭,心里的怨恨猶如潮水,可陳守義依舊不敢反對,只是心里更加痛恨米小經,因為高級一點的靈丹,原來都是他來煉制,僅僅是練手就值了,更別說還能留下一些靈丹來。

    他在草仁堂很久了,當然知道里面有很多齷齪和貪污,機會真的很多,可現在全都讓給了米小經,他心里如何能夠不恨。

    俞宏起身,他拍拍陳守義的肩膀:“守義,好好干……有些事情,該放開就放開吧。”

    陳守義被俞宏最后一句話,驚得毛骨悚然,他不知道俞宏是警告自己,還是發現了什么,可他什么也不敢說,什么也不敢問,很憋屈的告辭離開。(未完待續。)
江苏快3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