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說 > 超凡傳 > 第二百一十章 再遇田蒼
    果然,巨大的青木直接砸下,無論他如何騰挪躲閃,都無法避開攻擊,青木的數量近乎無窮無盡,一層疊著一層,如同潮水般擠壓過來。

    轟!轟!轟……

    連續不斷的撞擊,其力量之大,讓這人有股吐血的沖動,他已經看到三環上出現了細小的裂痕,這可是他最好的武器,若是折損在這里,讓他如何受得了?

    米小經心里更是痛極,每一擊都要消耗靈石,這種密集碰撞的消耗,讓他臉色都白了。

    兩人都有點氣急敗壞,米小經突然屈指一彈,一朵紫紅色的蓮花就射了出去。

    汪為君的眼珠子都要飛出來了,這可是千毒牽的手段,米小經什么時候學會了?難道是因為救人?隨即他就反應過來,這是真言幢的作用!

    其實并不是米小經學會了,而是他在給沐恒遠解毒時,真言幢吸收了其中的奧秘,米小經在情急之下,自然而然就用了出來,當真神奇到了極點。

    這一朵紫紅色蓮花打出,米小經頓時有種精疲力竭的感覺,不過他很是興奮,米小經可是知道千毒牽的厲害,可以打得沐恒遠毫無還手之力,只是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竟然可以用出千毒牽的手段。

    不過他心里也清楚,以自己的修為,似乎只能使用一次。

    那朵紫紅色蓮花,在青木陣中分外耀眼,就這么飄飄蕩蕩的飛了過去,米小經放緩了青木陣的攻擊,能省點就省點,這么打下去,他真的要破產了。

    那人也松了口氣,很明顯陣法的攻擊稀疏下來,總算抵擋住了,然后他就看到一朵紫紅色的蓮花,就這么突兀的出現在眼前。

    直覺不好,這人的戰斗經驗極其豐富,一看到紫紅色蓮花,他就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若是沒有青木陣阻撓,以他的經驗,第一時間就要躲開。

    可現在他無處可逃,只能面對,這種感覺太過憋屈,讓他有種吐血的沖動。

    這人不惜用虛甲硬抗了青木一擊,三環再次形成三道漩渦,直接對著紫紅色蓮花飛去。

    三道漩渦瞬間就絞碎了紫紅色蓮花,可絞碎了沒用,無數毒絲飄散開來,直接向著這人聚攏過來。

    毒絲仿佛游蕩在水里的線蟲,如同活了一般,向著那人飛去,嚇得他打出自己的飛劍,試圖絞碎這些奇怪的紅絲,他的三環法寶,剛才發出漩渦之后,就已經無法使用了,需要他重新煉制。

    當他的飛劍接觸到毒絲,瞬息間,這把頂級法器就碎裂了,開玩笑,這毒絲就連靈劍都能毀掉,一件法器又算什么,一觸即毀,嚇得這人頭皮發麻,這玩意變態,超級變態!

    想逃,可又無處可逃,他真的絕望了,周圍青木滾滾,他被壓制著,三環法寶不能用,飛劍又被毀了,手里連武器都沒有,靠著虛甲硬抗了幾記攻擊,他終于還是吐血了。

    不過,紫紅色蓮花破碎后,化作的毒絲也剩下不多了,余下的幾十根毒絲就這么纏繞上來,那人只能眼睜睜看著,心里還抱著一絲僥幸,希望自己的虛甲能夠抵擋下來。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僅僅兩根毒絲,就徹底毀掉了虛甲,這可是一件法寶,比法器要高級,可依舊擋不住毒絲。

    然后其他毒絲就纏了上去,沒有任何阻攔,直接就接觸到他的皮膚,刀割火燒的感覺席卷全身,瞬間,這人就跌落下來。

    贏了!

    米小經忙不迭的打出一道法訣,先收起青木陣再說,再消耗下去,他也要吐血了。

    青木陣消失,一地傷殘,哀鴻一片。

    米小經不敢停留,直接向著青木峰飛去。

    在場的修真者,沒人敢追,他們也一樣被嚇住了,這家伙太變態了,竟然以一個陣法,擊敗了十多個結丹期和筑基期的修真者!

    其中不少人強壓傷勢,跌跌爬爬的逃離,他們已經不敢留在這里了。

    這些人不知道米小經叫什么,但卻對米小經有了極大的敬畏,一個筑基期修真者,竟然可以如此厲害。

    青木峰的防御陣對米小經無用,他有進出的玉牌,直接就沖到自己原來的院落,也就是原本田蒼的居所。

    小院里沒有人,米小經落在院子里,開始檢查自己的消耗。

    僅僅一場戰斗,就消耗了他六千以上的下品靈石,米小經痛心不已,他是窮慣了的人,突然耗費如此眾多的靈石,讓他有些吃不消。

    不過,這場戰斗的收獲同樣巨大,一則是陣法運轉,更加熟練了,二則就是他竟然發出了紫紅色蓮花,這種攻擊手段,威力巨大,而且攻擊方式極其詭異,對結丹期修真者都能形成威脅。

    按照汪為君的說法,那就是唯有戰斗中,才能激發自己的潛力。

    米小經很清醒,他知道自己的實力依然不夠,憑借著陣法的威力,他才有驚無險的逃入了青木峰,就算打敗了那么多修真者,他也不認為自己贏得理所當然。

    汪為君也發現,米小經并沒有因為打贏了,而出現信心膨脹的問題,這種心性他很滿意,要知道在修真界,不少人贏了幾次后,都會信心膨脹,這往往就是找死的開端。

    修真界很是復雜,無論怎么小心都不為過,當初若是他更加小心謹慎一些,也不至于被人玩死了。

    米小經查點完畢,立即坐下來修煉,補充消耗掉的星罡之力,雖然消耗的星罡之力不多,但在這種時候,每一絲儲備都是必須的。

    這時候,一道人影鬼鬼祟祟的進了院子,他一眼就看到米小經,不由得一呆,忍不住道:“你怎么在這兒?你不是在宗門大殿嗎?”

    米小經睜開眼,說道:“田蒼師弟……你搬回來了?”

    田蒼道:“前段時間,我重新要回了院子……”

    米小經道:“你不去防守嗎?”

    田蒼長嘆一聲,說道:“守不住了,主峰的防御陣被破,宗門很多人都失去了信心……我回來準備一下,一旦青木峰的防御破了,我就打算逃了。”(未完待續。)
江苏快3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