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說 > 神級農場 > 第一千四百九十章 天羅地網
    夏若飛徑直來到樓頂的直升機停機坪,這里還停著那架超級美洲豹,只是飛行員已經不在桃源島了。不過夏若飛在部隊的時候就接受過簡單的直升機駕駛培訓,這架超級美洲豹他又搭乘過幾次,以一個修煉者的學習能力,把飛機飛起來還是沒有太大問題的。

    當然,夏若飛最大的底氣在于——即便是出現了飛行事故,擁有靈圖畫卷,他逃生還是有絕對把握的。

    一得知洛清風極有可能會御劍而來,夏若飛馬上就決定到空中勘察一番,因為他和李義夫在島上做的一些偽裝、布置從地面上看幾乎天衣無縫了,但天空中的觀測角度不一樣,萬一留下什么紕漏的話,以洛清風謹慎的性格,馬上就會心生警覺。

    島上所有的工作人員都回國了,所以一切工作都得自己來完成。夏若飛解開固定在直升機輪子上的鎖扣,鉆進機艙之后簡單熟悉了一下,然后檢查了一下油量。

    還好油箱是滿的,不然夏若飛還得親自給直升機加油。

    檢查完畢后,夏若飛啟動了直升機引擎,螺旋槳緩緩轉動,速度越來越快,帶起一陣陣的狂風,將停機位上的灰塵吹得干干凈凈。

    夏若飛緩緩地抬起總矩,直升機穩穩地垂直升空,然后他輕推操縱桿,機頭微微一沉,直升機開始向前飛行。

    一開始夏若飛的操作還有些生疏,不過畢竟他曾經學過直升機駕駛,哪怕是速成班,至少對操作原理還是非常了解的,而修煉者強大的學習能力讓他很快就適應了飛行操作,駕駛直升機的動作也變得流暢自然。

    直升機升空之后,李義夫和王伯山這才發現夏若飛居然跑到樓頂停機坪去開飛機了,兩人也不禁捏了一把汗。

    李義夫有些焦急地說道:“師叔祖這樣做太冒險了!這萬一要……”

    也許是覺得這話有些不吉利,李義夫說了一半就停了下來。

    王伯山也站在落地窗前,看著正在爬升高度的直升機,說道:“李先生,既然主人敢上去開,說明他是有把握的,您也不必太擔心。”

    李義夫嘆了一口氣說道:“可據我所知,師叔祖從來沒有開過直升機啊!”

    “主人不是曾經駕駛過大型飛機迫降嗎?”王伯山笑著說道,“原理應該都差不多吧!再說主人修為那么高,真要有什么情況,他也可以從容應對的!”

    作為夏若飛的靈魂奴仆,王伯山倒是對夏若飛有一種盲目的崇拜,本身在他們眼中,主人就應該是無所不能的。

    李義夫微微嘆氣說道:“但愿吧……師叔祖應該帶上我的,真要有什么事,也好有個照應……”

    他不知道,夏若飛如果帶上他還更不方便,自己單獨一個人駕駛直升機的話,一旦真的飛機失控,大不了就是躲進靈圖空間中,而帶上李義夫,那就意味著要暴露靈圖空間的存在了,所以他肯定是不會這么做的。

    夏若飛熟悉了一下飛行操作之后,就駕駛著這架超級美洲豹繞著桃源島來回飛行,在各個飛行高度上反復查看他跟李義夫布置的那些“上古修煉者遺跡”。

    當然,他也沒敢把飛行高度壓得很低,因為直升機會帶起大量的氣流,很有可能會把之前布置的痕跡給破壞了。

    夏若飛駕駛著超級美洲豹在桃源島上空足足飛行了一個多小時,前前后后左左右右看了好幾遍,還真被他發現了三四處有可能出現紕漏的地方。

    雖然這幾個地方并不明顯,都是在偽裝的時候沒有做到完美。從空中看下去,除非本來就心存警惕,并且非常仔細地查看,否則也并不容易發現,但夏若飛既然檢查到了,自然不會放過這樣的疏漏,他不允許有任何意外的可能性存在。

    確認自己都檢查清楚之后,夏若飛這才駕駛著超級美洲豹直升機返回了項目部大樓的樓頂停機坪。

    海島上本身風就比較大,氣流不是特別穩定,再加上樓頂的停機坪實際上范圍也比較小,而且容錯空間很小,一旦降落操作不精準,就有可能摔飛機。

    夏若飛畢竟不是專業直升機飛行員,他嘗試了兩三次,每次快要接地的時候都偏了不少,于是又拉升起來重復降落。

    李義夫和王伯山兩人早已來到天臺等候了,看到這一幕也不禁為夏若飛捏了一把汗。

    好在夏若飛身為煉氣9層的修煉者,學習能力和適應能力都是極強的,他很快就掌握了在氣流紊亂時精準降落的技巧,經過一系列復雜精確的微操,終于穩穩地將直升機降落了下來,而且剛好落在那個“H”字樣的停機位上,沒有絲毫的偏差。

    夏若飛關掉引擎,笑呵呵地跳出機艙,然后又親自將鎖扣閉合,這才朝著李義夫和王伯山走去。

    “師叔祖,您太冒險了!”李義夫忍不住說道,“剛才我嚇得心臟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夏若飛哈哈一笑說道:“你一個修煉者,心臟會這么脆弱?打死我都不信!好了好了!我也是有自保把握才會上飛機的,直升機的飛行操作,在部隊的時候我就學過!”

    “剛才看您降落的時候,可是有點兒驚險啊!”李義夫嘀咕道。

    夏若飛假裝沒有聽到,一邊朝樓梯的方向走去,一邊說道:“剛才在空中觀察了一番,發現了幾處疏漏,義夫你跟我再去布置一下。”

    李義夫也是出于對夏若飛的關心,才會忍不住出言抱怨,否則平時他哪敢忤逆夏若飛?現在一聽有正事兒,他連忙說道:“是!師叔祖!”

    夏若飛接著說道:“王伯山繼續守著電話,鄭永壽那邊有任何消息,都要第一時間向我匯報!”

    “是!主人!”王伯山恭敬地應道。

    夏若飛帶著鄭永壽乘坐電梯直接來到地下停車場,開了一輛越野車離開了大樓。

    幾處需要查缺補漏的地方,夏若飛早已牢牢記住了,所以上車之后就直奔那幾個地方。

    經過一番偽裝布置,夏若飛又駕駛超級美洲豹在空中巡視了幾圈,終于放下了心來。

    這回降落的過程倒是異常順利,一次就成功了。

    他下飛機之后,就對李義夫說道:“現在應該不會有什么漏洞了,我們就靜候洛掌門的大駕吧!”

    李義夫暗暗握緊了拳頭,重重地點了點頭。

    他心里深知,成敗就在此一舉了。如果能按照計劃成功地將洛清風也制服,那桃源島的安全短期內將再無隱患;可若是太虛玄清陣敵不過洛清風這位金丹修士,哪怕是沒能困住洛清風,讓他逃掉了,那將來的麻煩就會源源不斷,將永無寧日。

    該做的準備都做足了,夏若飛的心態也變得十分平和,他甚至還抽空指導了一下李義夫的修煉。

    夏若飛雖然沒有修煉過《歸元真經》,但他的講解卻往往直指大道,可以說是鞭辟入里、入木三分,往往簡單的一兩句話,就能讓李義夫有一種醍醐灌頂的感覺。

    在夏若飛的指導下,李義夫的修為也穩穩地提升了一截,已經隱隱觸動到了煉氣5層的壁壘。

    可以想見,一旦桃源島危機解除,太虛玄清陣開始常態化運轉,他將很快迎來修為上的再一次突破。

    ……

    桃源島上夏若飛和李義夫給洛清風準備了一個大大的陷阱,而鄭永壽這邊,則陪著洛清風順利登上了椰城飛往吉隆坡的航班。

    經過幾次轉機,幾乎是徹夜飛行之后,兩人乘坐的飛機終于在波瑙圖國首都埃瓦茨島的機場落地。

    洛清風和鄭永壽從簡陋的航站樓走出來,饒是洛清風身為金丹期修士,在經歷了這樣的大夜航長途飛行之后,臉上也不禁露出了一絲疲態。

    倒不是體力上難以支撐,只要是他很不習慣坐飛機在天上飛的那種連生死都不由自己把控的感覺。

    而且盡管王伯山給他們定的都是頭等艙機票,但跟一些世俗普通人呆在密閉的機艙里,洛清風也感到有些透不過氣來。

    實際上鄭永壽也好不到哪兒去,這一番長途飛行折騰下來,他也覺得渾身哪哪兒都不對勁兒。

    飛機落地的時候已經是當地時間下半夜了,所以鄭永壽對洛清風說道:“師尊,您這一路也辛苦了。伯山師侄在這里購置了一套房產,您看是不是先過去休息一下?明天我們再前往桃源島?”

    洛清風吸了幾口新鮮的空氣之后,感覺舒服多了,他擺擺手說道:“不用了,上萬里路都走完了,我現在就想馬上看到我們的仙島!直接過去吧!”

    鄭永壽也巴不得洛清風能立馬過去,畢竟現在是能見度最低的時候,現在去肯定比白天去要好,洛清風在沒什么防備的情況下,更不容易發現不對勁的地方。

    所以,鄭永壽聞言立刻說道:“是!師尊!那我給伯山師侄打個電話,讓他做好接待的準備。”

    洛清風點了點頭說道:“好!邊走邊打電話吧!我們找個沒人的地方,直接御劍過去!”

    鄭永壽一聽又要御劍飛行,面皮忍不住一抖,又想起白天御劍飛行那種酸爽的感覺了。

    “好的,師尊,咱們出了機場往南邊走吧!前面就有一片海灘,白天人都不多,現在已經下半夜了,應該不會有人的!”鄭永壽說道。

    “嗯!”洛清風點了點頭,邁步朝南邊走去。

    鄭永壽連忙快步跟了上去,同時拿出手機給王伯山撥了過去。

    兩人的行程就是王伯山安排的,所以夏若飛三人都很清楚他們倆大致的到達時間,而且王伯山一直都通過互聯網關注著洛清風和鄭永壽兩人乘坐的航班情況,所以夏若飛和王伯山都沒有休息,飛機一落地他們就已經知道了。

    至于李義夫,夏若飛在傍晚的時候,就已經安排他離開桃源島了。

    原因也很簡單,以洛清風金丹期的修為,只要他的精神力修為正常達到聚靈境的話,應該是足以覆蓋整個桃源島了,島上如果多出一個人來,是很容易引起洛清風的懷疑的。

    李義夫一開始聽到夏若飛要他這個時候離開桃源島,是激烈反對的,在他看來這與臨陣脫逃無異,而且還把師叔祖一個人留在了危險之中,簡直是大逆不道啊!

    夏若飛好說歹說李義夫都不聽,最后夏若飛也只好拿出師叔祖的名分,強行命令李義夫離開,并且一再保證自己有隱匿的秘法,可以保證不會被洛清風發現,而且即便是有危險,自己也有絕對把握能夠逃命,李義夫這才勉強服從了命令。

    不過李義夫也堅決不肯走遠,就在桃源島和另外一個島嶼之間的海域停留,裝作是夜間海釣的游客,隨時關注著桃源島這邊的情況。

    手機一響,王伯山馬上就接聽了起來,他依然是直接打開了免提,說道:“鄭師叔。”

    “伯山,掌門師尊決定連夜上島!”鄭永壽直接說道,“師尊下榻的房間你都準備好了吧?”

    “放心吧!鄭師叔!”王伯山說道,“早就準備好了。”

    鄭永壽聞言頓時輕輕松了一口氣,其實這是一句暗語,就是詢問島上的陣法有沒有準備就緒,而王伯山給了他肯定的回答,他也就放下了心來。

    鄭永壽繼續說道:“那就好!伯山,你不用到碼頭去等了,掌門師尊帶我御劍飛過來,我們會從桃源島西側上岸,我順便帶師尊到我們發現那塊蘊含靈氣的晶石的遺跡看看。”

    鄭永壽一邊說一邊用征詢的目光望向洛清風。

    洛清風顯然對這樣的安排也比較滿意,輕輕地點了點頭。

    桃源島上,王伯山見鄭永壽已經把信息傳遞得這么詳細了,也心中微微一喜,點頭說道:“好的,那我就在大樓這邊恭候掌門師祖的大駕!”

    “嗯,那就這樣!”鄭永壽說道,“對了,你準備點兒吃的,一會兒伺候師尊吃點兒宵夜。”

    “是!鄭師叔!”王伯山說道。

    掛了電話之后,夏若飛立刻起身說道:“事不宜遲,我馬上趕到陣法核心那邊去。王伯山,你的任務就是守著電話,絕對不要漏掉任何來自鄭永壽的信息,有情況就用對講機跟我聯系!”

    “是!主人!”王伯山連忙恭敬地應道。

    夏若飛知道修煉者御劍飛行的速度是很快的,這里距離埃瓦茨島也不是很遠,所以他現在不能有絲毫耽誤,飛快地乘坐電梯來到地下停車場,開上那輛路虎越野車就朝著桃源島西邊狂奔。
江苏快3开奖数据 大圣捕鱼最新手机版下载 过年赚钱的路子 唐卡拆分是怎么赚钱的 有什么发布文章可以赚钱的平台 熊猫tv直播怎么赚钱么 红包赚钱收徒码 大彩彩票网址 车途宝赚钱是真的吗6 ABC彩票苹果 小啄赚钱 已到账5000 非常给力 会手绘可以怎么赚钱 能兑换奖品的捕鱼平台 2018可以多开赚钱的手游 宁夏手机麻将软件下载 201年最最赚钱的手游 靠运气的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