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說 > 萌妻十八歲 >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離開
所以翠兒還是想了想,走了過來。
“那,這些東西分了吧!”
查流域為了避免這些尷尬的情景,為了避免這些尷尬的場面,立馬站了起來,將這些禮品分給每一個人,十一個禮品,按照年齡所需要的東西,全部分得下去,自己也滿臉的微笑,好像吃了蜜糖似的。
果然他拿到了一盒糖,然后打開多了一顆糖放到嘴里。
真甜。
心里這么甜,嘴里也是那么甜,今天是逃難的日子,今天是離開這個家的日子,今天是無家可歸的日子,但是這個男人覺得甜滋滋的。也不知道為了什么,也許是身邊有了這些溫暖的人,也許是身邊有了童玥吧。
查流域一邊吃著糖一邊笑著。
查流域就這樣笑著,也許這是卓識地產被查封以來第一次笑。
自從卓識地產被查封以來,這個男人總是覺得心里有一股氣壓住出不來。
是的,總是憋著一股氣,沒辦法讓自己舒服。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來到了這里,遇到了這些事情,已經遇到了這些人,所以才開心起來。
他溫暖地看了看旁邊坐著的這個女人童玥,大打心里要感謝這個女人。如果可以,想一輩子守護這個女人,不不不!一定要娶到這個女人。不管多么的累,多么的苦,都要和這個女人一起終老。
查流域信誓旦旦地想著……
“流域,你覺得呢?”
忽然之間,童玥伸手拍了一下查查流域的肩膀。
童玥就這么貿然地問了一句。讓查流域無所適從,童玥剛才說的什么?這個女人問什么?他們剛才干的什么事情?現在問的又是什么事情?查流域一下子沒反應過來,似乎自己的腦子在短路一樣,只是一個勁地點頭,嗯、很好、很好、很好很好吃。
這個男人一直點頭,一臉的微笑。
然而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起來。然后指著貝兒的尿不濕。當查流域看到尿不濕上面那些臟兮兮的東西的時候,差點就嘔吐出來,立馬跑進了洗手間,漱了下口。
糖果是甜的,生活也是有滋有味的。
王家寶就這樣離開了,然而和翠兒聊了很久,兩個人在走廊里面好像難分難舍一樣。
不過在房間里面聽得清清楚楚兩個人說話。
只聽見翠兒說道:“我以后可能會去P市,去了那里的話,如果有好的工作,我一定會通知你的,你別擔心我,我想跟著童玥一家人,一定不會受苦的,雖然現在的日子比較清貧,但是我已經習慣了,我喜歡這樣的生活,我覺得這樣的生活才有意義,不是嗎?你放心,如果那邊有職位,我一定會通知你的,我想那個城市應該需要你吧。不過我覺得你在這邊混得好好的,在這邊上班就可以了。”
翠兒總是那么貼心,總是那么細心,總是那么體諒眼前這個男人。
也許就是這個男人喜歡翠兒的原因。
寶寶卻不以為然,寶寶的雙手扶住了親愛的翠兒肩膀,湊近翠兒的耳朵,說道:“翠兒,為了你,不要說,是今天這一份普通的建筑設計師工作,就算是老總,我也會辭去這個職位,我只要和你在一起,因為你知道嗎?只要和自己喜歡的女人在一起,生活在同一個城市,生活在一起,那樣生活才有有滋有味。你知道嗎?天天加班,天天對著冷冰冰的辦公室,天天對著上司,那種感覺好像行尸走肉一樣。”
翠兒和王家寶聊了一陣之后,縱算是再怎么依依不舍,也分別了。
因為童玥一家人急著收拾東西,今天一定要離開這個房子,否則沒有安靜的生活。
翠兒也不知道自己現在去哪里,反正聽童玥的就是,反正不久的將來一定會去P市。
她正交代寶寶,然后要寶寶和自己隨時保持聯絡,寶寶當然也依依不舍得慢慢地三步兩回頭地往下面走,翠兒叫寶寶一定要小心下樓梯,不要摔跤了。
寶寶感覺心里暖暖的,兩個人眼睛望著對方,直到看不見為止,直到寶寶離開了這個昏暗的樓梯間,直到寶寶騎著自行車離開了學院路,翠兒這才回神。
翠兒回到客廳里面,發現,所有的行李都已經搬出來了,只剩下自己的衣服還沒收,翠兒趕緊跑進去把自己的衣服收拾了一遍,然后拉著箱子箱子出來了,現在所有的東西都已經準備了,出門帶上衣服,帶上必需品,帶上所有重要的證件,等等,這些,翠兒一見都沒有拉下,翠兒也關心童玥。
童玥當然是比翠兒更細心的一個女人,童玥總是笑嘻嘻地,行李早就收拾好了。
然而翠兒又擔心老太太,一直跟著老太太。老太太總是在這個房子里面走來走去,也不知道老太太在尋找什么東西,但是翠兒又不敢問,在意怕問起來又會挨罵,所以現在只能吃在后面跟著。
“翠兒,你跟著我干什么?!”
翠兒一個不小心,沒有發現老太太已經轉過了身,調回了頭,往回走。翠兒一下子就碰到老太太,老太太煩躁得要死,拿起了拐杖揚起來想打人的樣子,當然沒有打下去,翠兒立馬嚇得渾身發抖,老太太狠狠地瞪著這個保姆。
保姆也沒轍,就笑了笑離開了老太太。
其實,沒有人知道老太太在找什么東西。
也許老太太在尋找一些過去的記憶,也許老太太想把一些過去的記憶帶走,或者是說想重溫一下過去的記憶的一些東西,只是有一些記憶發生在這個房子里,然后無法帶走。
人走了東西帶走了,衣服帶走了,日用品都帶走了,證件都帶走了,但是有些記憶帶不走。
老太太最后走進了客房里面,其實這件客房,是以前自己的大女兒童欣睡的。
老太太走進房間,里面居然把門關了起來。老太太坐在床上,發現這里面的被子居然有些味道,也對,客房里面很多人睡過,當然會有氣味。
她想起了當初自己的女兒童欣是多么的潔癖,如果一旦有氣味,那么立馬就會大聲說道:“媽媽,這個被子怎么啦?有沒有洗干凈呀?!”
然后老太太就會笑嘻嘻地走進去,說道:“馬上給你洗,馬上給你洗,你沒看嗎?現在忙不過來嗎?”
然后母女兩個人就會吵嘴。
但是吵嘴之后,兩個人又會嘻嘻哈哈地笑起來。
老太太會想著這些,眼淚不知不覺流了下來……
“童欣——”
老太太在心里呼喚著自己親生女兒的名字,如果說這個世界上有一個親人的話,那么就是這個親生女兒童欣。
但是現在親生女兒早就不在了,留下我這個老太太干什么?
不對不對!
只有一個親人嗎?
那童欣的女兒呢?我那個親孫女呢?
老太太想到這里的時候,立馬就想到了童欣的女兒。
對對對!童欣還有一個親生女兒,當然老太太知道童小顏并非童欣的親生女兒。
那個女孩子到底現在怎么樣了?是不是長得和自己親生女兒一模一樣?性格方面是不是也和自己的親生母親童欣一模一樣呢?老太太又想著現在是上學呢,還是工作呢?會不會讀書呢?是那種聽話的乖巧女孩子嗎?
童欣的親生女兒叫什么名字呢?
老太太居然想起了自己的親人,想起了自己還有一個親人在這個世界上,當然家里面的這些人,無論對老太太多好,老太太總覺得不是自己的親人一樣。
這個老太太的心很難捂熱的。
老太太淚流滿面,如果有機會,如果自己身體還行,一定要見見這個親女兒的女兒,老太太似乎有些后悔。
后悔,當年自己做錯了一些事情,當年老太太為了報復同價,所以將自己的親生親生女合同小言對犯了,他就不想侗家找到自己的親生孫女,所以老太太做的這些手腳,但是沒有想到——
事隔二十年,老太太打死都沒有想到自己會如此思念自己那個親孫女,童欣的女兒。
本來以為一切都忘記了,本來以為自己的孫女過上了好日子,這就放心了,本來以為報復了童家不讓童家見到自己的親生女兒,這就夠了,這就懲罰了童家。
但是沒有想到自己的心,卻是很痛的。自己也沒見過自己的親生女,自從從婦幼保健院抱走之后,自己就一次也沒見過。
懲罰別人的,同時難道也懲罰自己嗎?
老太太總覺得年輕時候做這些事情,不應該。
但是現在后悔還是來得及嗎?
老太太想,如果生命再來一次,一定不會讓自己的女兒童欣和童岳明遇見。
既是自己的女兒童欣合和童岳明交往了,有了孩子,也不會把自己的親孫女和別人家的女兒對掉是這樣的吧?
老太太想著,報復來報復去,到頭來最受傷的,還是自己。
現在最想念的是自己的親孫女,然而童家卻什么都不知道,童家什么苦都沒有受到,童岳明什么罪都沒有受到,就這樣去世了。
留在童岳明心里的是一片美好。
然而童老太爺還在!
好啊!
老太太似乎想到了怎么樣,報復童家的手段。立馬就站了起來,擦干了眼淚,大步地走出了房門。
當老太太來到客廳的時候,所有的行李已經搬下去了,這是要去哪里?老太太其實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要去國外旅游,反正現在離開學的時間還很早,所以先去看一看自己的孫女童玥。
童小顏?
老太太想到這個并不是親孫女的孩子,心里也是痛的。
不過,還是舍不得離開這里,老太太回頭看了看這個房間,這個自己女兒曾經住過的房間,這些記憶很難抹去,這些痛苦的記憶,深深地烙在自己的心里。
但是現在接下來要做的一件事情,老太太認為只要活在這個世界上,就一定要做到。
老太太想到了一個方法,讓童老太爺痛苦不堪。
老太太居然露出了兇狠的笑容,這種笑容真的很奇特,童玥,從來沒有見過。
童玥一不小心看見了老太太這種笑容,心里毛骨悚然。
童玥只是認為老媽又去了姐姐的房間里,也許又想到了姐姐的一些事情,老媽難道神經又出現問題的嗎?難道人在極端極端悲傷的時候,人就會發瘋嗎?
這個時候可千萬不能發瘋呀。
要知道在車上發瘋,那還不得了,那今天怎么離開這里?所以童玥比較擔心的是這件事情。
然而童玥一點都不知道在老太太的心里早就種下了一顆報復的種子。
童玥扶著老太太往樓梯間走去,所有的人都已經離開了這個家里。
關門的時候童玥還是回頭看了一下這個家門。
也許這次離開再也不會回來了。
也許這次離開立馬就會回來。
世界上的事情哪里說得對。
當初為了逃避童家的人,為了能夠讓自己的姐姐有一個安定的生活環境,所以老太太為了避免一些閑言碎語,所以老太太帶著一大家子搬家到了這個學院路,但是現在又為了躲避一些人的騷擾,又必須搬離這里。
生活為什么如此的艱難?童玥想著,不僅眼眶有些濕潤。
“媽,小心!”
童玥一愣神之際,差點讓老太太摔跤了,所以童玥立馬就收起來這些回憶,立馬就不再想這些事情,也許自己的粗心會帶來無盡的災難。
所以童玥振作精神,緊緊的,扶著老太太,像正常人一樣,就這樣往下面走去,也許這才是最安全的。
來到樓底下的時候,將老太太攙扶上了車,讓老太太坐在最中間的位置,這樣比較安全。
童玥一直扶著老太太,一直伺候著老太太,但是老太太似乎總是不給童玥好的臉色看,總是覺得童玥不是不如自己的親生女兒童欣。當然,肯定比不上自己的親生女兒童欣。
童欣是一位多么有才華的女子,當然,外形也不錯。
翠兒坐在副駕駛的位置,查流域開車,童玥扶著老太太坐在后座,還有貝兒,三個人坐在后座。
一車子人就這樣離開了這個學院路,也許是永遠的離開了,也許離開了還會再回來。
但是像這種快要拆遷的房子還回得來嗎?
童玥總是有些傷感,她總是看著后視鏡里面自己的家鄉,這里如果是自己家鄉的話,當然這里肯定是自己的家鄉!
童玥居然有一絲絲的傷感,眼眶越來越信任,但是貝兒又吵了起來,讓這個女生來不及傷感,一方面要照顧孩子,一方面老太太也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
江苏快3开奖数据 寻仙手游赚钱网 近年哪个行业比较赚钱 怎样才能股市里赚钱吗 美女图片站 赚钱么 地下城勇士吧 小伙开国学馆赚钱 10000炮李逵劈鱼 美食城里做什么赚钱 滴滴彩票首页 转发和点赞新浪微博能赚钱吗 500万彩票网址 女生用陌陌赚钱 养殖壁虎赚钱 海王捕鱼电玩城 上海用纯电动汽车跑嘀嗒赚钱吗 网络上赌博输钱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