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網游小說 > 光頭武僧在都市 >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狂怒之之焰-格爾拉薩
    事實上,虛空并非凡物所想象得那般寂寥。

    除了充斥在虛空之中的各種奇異物質之外,偶爾還能遭遇到某些異域文明的艦隊。

    如果運氣處于某種微妙狀態的話,也會有極小的概率遇到某些不可名狀的存在。

    對于很多位面而言,它們的星界是與虛空存在某種直接接觸的。

    當然,星界與虛空的界域是涇渭分明的。

    源于位面的秩序之力,讓星界保持著它所獨有的屬性。

    不過對于虛空之中的旅行者而言,誤入某個位面的星界,從而遭遇到神祇尸身,也不是多么罕見的事情。

    當然,這也算不上多么幸運的遭遇。

    神祇的尸身能夠誕生某些扭曲的恐怖存在,有的時候,一些異常邪惡的東西也會被其吸引過來。

    不過對于易秋而言,這些風景并不算多么獨特。

    他以某種恐怖的速度,在虛空之中穿梭著。

    以他的速度,不時便能夠遇到散發著愕然氣息的虛空生物。

    在進行了友好的交談之后,易秋能夠獲得關于這附近虛空的相關訊息。

    作為虛空的原生種,虛空中的各種扭曲生物原本物質界的智慧生命,擁有更為廣闊的信息平臺。

    而且比起智慧生命們所關注的某些資源或者相關存在的訊息,虛空生物所渴求的更為遼闊。

    所以說,它們是不錯的信息傳遞者。

    當然,前提是:你能夠將這些比絕大多數生命更為兇惡的家伙轉化為信息傳遞者。

    “檢測到位面事件:莫克蘭的崛起(推薦等級:10-20級),是否前往?”

    易秋的視網膜上刷新出一條新的提示信息,不過易秋并沒有理會。

    現在,他已經遠離了這個事件觸發的位面。

    對于易秋而言,這些位面事件并沒有足夠的吸引力。

    雖然它可能涉及到,某個位面以及其文明的發展歷程。

    但作為一個已經終結了復數個位面的存在而言,易秋對此并沒有什么興致。

    他守護自己的位面,并非基于一顆救贖的心。

    而是對于位面所予以恩澤的回報,以及對于家鄉的守護。

    位面所散發的熒光,像混沌虛空之中的流光。

    在易秋高速的移動之下,它延伸出斑斕的色彩。

    但那只是虛空之中的些許點綴,那夜空之中看似曖昧的繁星,實際上隔著要足夠凡物追逐一生的距離。

    時間在一點點的流逝,在具備無限概念的虛空中尋覓一件神器,需要足夠的毅力和時間。

    不過很快,一頭友善的虛空生物意外地為易秋提供了一個信息:

    “你說有不少傳奇角色正在向同一個方向移動?”

    通過直覺的相關感應,易秋知曉了這個訊息的大概真實性。

    雖然不知道是否與神器相關,但是易秋敏銳的直覺予以了他某種啟示。

    在這方面,感知所表現出來的力量并不遜色。

    當然,它在具體的邏輯分析上面,肯定是不如同級別的智力表現得那么突出。

    易秋放開手上的這頭虛空生物,它似乎是某種集體生物的子集分化。

    這種類似于蟲族的存在方式,讓它們能夠擁有非常便捷的訊息交流。

    在這方面,倒是有些類似于靈吸怪的相關特性。

    易秋很少研究虛空生物,事實上這是一個非常龐雜的模糊概念。

    不過這和易秋沒有什么關系,擊殺它們并不能予以易秋多大的收益。

    易秋并沒有停頓多久,在確定相關的線索之后,他便快速朝著虛空中的某個區域飛高速飛去……

    …………

    …………

    “納爾旦還沒有通過考驗?”

    狂怒之之焰-格爾拉薩有些不滿地說道。

    這個世界從未存在真正的公平,奇跡之神的許愿之珠也并非尋常的傳奇角色能夠接觸到的。

    哪怕是易秋,也是在新月之神提供的相關信息之下,才了解到相關的情況。

    對于沒有相關渠道的傳奇角色而言,他們甚至不會了解到奇跡之神的許愿之珠的存在。

    不過,那并非多么糟糕的事情。

    對于已經形成了某種牢固利益鏈的相關神系組織而言,奇跡之神的許愿之珠是不會容許外人插手的。

    當然,神系之間的沖突與神系內部的傾軋,也會導致劇烈斗爭的出現。

    不過相對來說,這種流血保持在某種克制的程度之中。

    但是,這并不是意味著它會顯得多么平靜。

    而作為首先發現的奇跡之神的許愿之珠神系組織,狂怒之之焰-格爾拉薩等人能夠進行一次奇跡之神的許愿之珠考驗。

    事實上,狂怒之之焰-格爾拉薩是異常希望獲得這個資格的。

    不過在相關的內部斗爭中,他所在的組織失敗了。

    所以,他不得不看著令他不是那么服氣的納爾旦進行奇跡之神的許愿之珠的考驗。

    奇跡之神的許愿之珠的考驗,并非那么容易結束的。

    事實上,在神系組織的相關記載之中,最長一次的考驗持續了足足十個自然日。

    狂怒之之焰-格爾拉薩覺得有些憤怒,他是靠著對于戰斗的不竭怒意成就的傳奇。

    讓他保持絕對的冷靜,那顯然是不怎么靠譜的事情。

    烈焰固然能夠進入到某種相對平靜的燃燒狀態,但這并不代表它能夠如同寒冰般保持靜止的姿態。

    傳奇不僅僅是力量的博弈,它更是一種意志或者信仰的選擇。

    這種信仰,并非是指對于諸神的淺層信仰。

    它是一種狂熱的信念,是對于某個理性或者事物的無盡追逐。

    而就在狂怒之之焰-格爾拉薩有些不耐煩的時候,他察覺到了某種異樣的氣息。

    敏銳而狂野的戰斗本能,讓他瞬間進入到了戰斗狀態!

    “什么玩意兒?”

    狂怒之之焰-格爾拉薩看著從遙遠的虛空之中,快速朝著這邊靠近的未知存在。

    “注意警惕,我無法預知對方的相關信息,它的命運波動被某種東西隱匿了!”

    一個傳奇預言師警示道,他未能察覺到對方的任何信息。

    這很不尋常,畢竟如果對方過于強大的話,他是會受到相關的反噬的。

    但是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顯然對方用某種方式將自己的相關訊息割裂了出去。

    “又一個不知死活的狂徒?”

    “我會讓他知道規矩的!”

    狂怒之之焰-格爾拉薩的眼中透出殘忍而興奮的狂野光芒,然后沉聲說道……
江苏快3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