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網游小說 > 光頭武僧在都市 >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不安與抉擇(兩更!)
    “被諸神毀滅的世界?”

    易秋看著眼前佝僂著軀體的先知-泰拉西姆,他的目光似乎帶著某些令人難以承受的力量。

    從壺中世界退出來之后,他便感受到了位面意識的波動。

    對于一個位面而言,接受一個破碎位面的移民并不算什么太過重要的事情。

    畢竟唯有保持位面意識完整的位面,才能在一定程度上進行交互的影響。

    而對于位面意識破碎或者沉眠的相關智慧生命,當他們在一個新的位面定居一段時間之后。

    新的位面,會予以他們新的位面標記。

    當然,這種位面標記并不同于諸如易秋所獲得的那些位面標記。

    它是一個位面,對于某些具備相關重大特征事物的標識。

    在一定程度上,也能夠被其他的位面所引用。

    而這些位面移民被予以的位面標記,則是位面對于他們的認可。

    比較粗略地來表達的話,動物以信息素來區分目標可以作為一種基礎的示范。

    易秋靜靜地凝視先知-泰拉西姆,他從對方的靈魂中發現很多的力量殘余。

    它們應該是某些存在對于先知-泰拉西姆的標記,其中不乏一些邪惡的氣息。

    當然更多的,是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它們有一些是源自某些超凡的存在,易秋對此沒有過多的關注。

    這些氣息的主人過于弱小,哪怕它們有一些存在某些邪惡的本質,但對易秋而言毫無價值。

    不過,這讓易秋的意識海中涌現出一道新的靈光。

    易秋并不了解先知-泰拉西姆的力量,他曾經以為那只是一種特殊的稱號。

    “是的,爾斯的蒼穹之上,為諸神統治了無盡的時光。”

    “沒人知曉祂們的選擇,但最終付諸于世界的是一場巨大的災難。”

    “諸神皆已沉淪,只剩下枯朽而破碎的大地在冰冷的海水中沉浮……”

    先知-泰拉西姆低垂著頭,他并不沒有與易秋的視線交匯。

    他能夠感覺到體內的某些躁動——那些一些友人留下的痕跡,在對他發起瘋狂的示警。

    他甚至能夠聽到那些友人的驚呼,或者說他們并沒有什么時間去進行這種動作。

    因為,如果他們追溯那些痕跡所反饋的信息——先知-泰拉西姆覺得他們現在的狀態會不怎么樂觀……

    易秋的目光跳過先知-泰拉西姆,他看向更為遙遠的虛空。

    他追溯著先知-泰拉西姆所前行的方向,然后找到了那些正滿臉肅穆的位面移民們。

    他們之中有不少是人類,但也有精靈以及矮人這些物質界所沒有的智慧生命。

    甚至,易秋還看到了一個頗為罕見的女性樹人。

    或者說,一位神祇的后裔?

    易秋的目光透過遙遠的虛空,直接和她澄清的目光交匯在一起。

    似乎感受到未知的目光,她皺了皺眉,臉部隱隱有些不適。

    盡管她無法透過如此遙遠的距離,去觀測到易秋的存在。

    但那目光中所透露的弒神者氣息,已經足夠她體內純粹的神性力量進入某種高度活躍狀態。

    從她身上閃爍的自然氣息來看,她應是一位自然之神的后裔,是善良陣營的崇善者。

    不多時,易秋便在他們的騷動中收回了目光。

    沒有試圖潛入的神祇,這讓易秋有些遺憾。

    既然如此,易秋便沒有予以繼續的關注。

    一個神祇的后裔,和那些人類亦或矮人并沒有什么區別。

    只要她遵循自己定下的秩序,易秋便不會對她進行過多的干涉。

    “遵循我所立下秩序的善良或者中立者可以留下,邪惡者離開……”

    “并且不得傳播你們的信仰”

    易秋最后看了一眼先知-泰拉西姆,然后如是說道。

    他并沒有威脅或者表明違逆他所立下秩序的后果,綜網或許會進行相關的提示。

    但對于他而言,更愿意付諸于行動。

    “遵循您的意愿……”

    先知-泰拉西姆低垂著頭回應道。

    而此時,易秋已經化為滾滾黑霧離開了……

    …………

    …………

    “一位弒神者的領地?”

    瑞德安之王-丹拉爾的表情顯得有些肅穆。

    作為一名精靈王,他當然知道那是怎樣的存在。

    尤其是對于經歷過諸神黃昏的幸存者們而言,諸神的力量足以令他們喪失斗志。

    而以凡軀蠻橫地將神祇錘下神座?

    那是他們所從未想過的事情,或者說曾經嘗試者已經用森然的死亡來告訴殘酷的事實。

    也因此,弒神者的概念對于爾斯的幸存者而言,更是顯得如此震撼。

    “那么,您知曉這位弒神者的名諱嗎?”

    突然,一個年邁鼠人看著先知-泰拉西姆說道。

    鼠人是爾斯比較常見的一個種族,它們活躍于陰暗的地下世界。

    因為并不強大,并且經常從事偷竊活動,它們在爾斯的名聲并不怎么好。

    但這個鼠人并非那些尋常的鼠人,它曾經跟隨過某些強大的存在。

    它的見識,自然沒有先知-泰拉西姆那么廣博。

    但因為它主人所從事的職業,它因此獲得了一些不為人知的隱秘信息。

    “我不能告訴你們他的名諱,因為他曾經毀滅過諸多的世界,而世界毀滅縈繞的不甘低吟讓弱小者無法窺視他的存在。”

    先知-泰拉西姆對著年邁的鼠人說道。

    “位面毀滅者?他會讓我們成為他的爪牙嗎?”

    旁邊的艾彼希拉臉色顯得游戲蒼白,她顯然有些擔憂。

    畢竟,無論從什么角度去評價,毀滅位面從來不是多么善良的行為。

    “不,事實上他并沒有對我們進行太多關注……”

    “就像對于一個摧毀蟻穴無數的人類,自然不會在意幾頭強壯螞蟻的想法。”

    “他并非善良也邪惡,他只是遵循著他那冰冷的秩序……”

    盡管接觸并不怎么密切,但先知-泰拉西姆已經對此有了一個模糊的整體概念。

    這是他所擅長的,但遺憾的是那位弒神者并不愿意對他進行過多的交流。

    “艾彼希拉,但你更需謹言慎行——你終究是你母親意志的衍生……”

    先知-泰拉西姆扭頭看向艾彼希拉,這位尊貴的神祇之女。

    曾經那是一個充滿了光輝和神圣的身份,但現在它會引來某些危險的覬覦。

    不過,如果是在這位弒神者的領地,先知-泰拉西姆覺得他們會暫時安穩下來。

    藤蔓之母,我已完成了我的諾言……

    先知-泰拉西姆看向眼前湛藍的星球,那是無數毀滅的源頭,卻是他們的希望所在……
江苏快3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