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網游小說 > 光頭武僧在都市 > 第一千零八十章 生命組織血脈-浩瀚者(兩更!)
    易秋的目光在三個不同的種群特性間掃動著,沒有遲疑太多時間,易秋直接作出了他的選擇:

    “是否選擇不可撼動,作為你未知活性組織的種群特性。”

    “是。”

    “選擇成功,你的未知活性組織獲得了新的種群特性:不可撼動。”

    “你獲得了一個新的生命組織血脈:浩瀚者。”

    “

    浩瀚者:

    類型:生命組織(限定血脈能力)

    結構:一個或者復數個基本生命粒子構成

    陣營屬性:秩序

    血脈屬性:不可撼動

    ps:你所新生的未知活性組織,有較小的可能直接成為浩瀚者。

    尋常的未知活性組織也會在成長階段有極小的概率,覺醒成為浩瀚者。

    ”

    看著視網膜上刷新的信息,易秋能夠直接感受體內未知活性組織的變化。

    它們開始充斥著某種冰冷的特質,在保留了活躍的生命特性前提下,它們似乎變得更為冷靜起來。

    這是一種哪怕是尋常智慧生命,也很難具備的特性。

    它需要足夠的訓練和天賦,才能夠被獲得。

    而對于現在易秋體內的全部活性組織而言,它們直接獲得了這種超然的特性。

    當然,基于它們那簡單的智力,這并不能讓它們產生更多的價值。

    不過最為主要的,還是它們對于信仰力的產生。

    這個特性,能夠讓它們在信仰的相關活動上面獲得更為高效的表現。

    簡單來說,它們能夠成為更為有價值的信徒。

    當然因為它們那基礎的智力,本就始于奇跡的賦予。

    所以希望它們能夠如同智慧生命一般自由思考,是一件非常復雜的事情。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它們的整體結構也限定了自我思考這一過于復雜的行為。

    令這種單一結構獲得能夠進行信仰的資質,本就是難以想象的奇跡。

    或許在數量的堆砌之下,會產生某些特殊的存在。

    不過易秋估計,能夠出現狂信徒已經它的上限了。

    但即便如此,也足夠了……

    易秋摸了摸光頭,他直接打開物品背包。

    本來之前他只剩下三枚位面核心,而在這段時間的獵殺過程中他再次補充了九枚。

    也就是說,現在他已經有了十二枚位面核心。

    相比于現在他所消化的速度而言,算是足夠多的補給速度了。

    但這是在有足夠合適的位面坐標,作為指引的狀態之下。

    如果沒有命運輪盤所予以的位面坐標,易秋的進度會變得更為緩慢。

    當然,現在這只是之后的情況了。

    易秋直接從物品背包中取出一枚位面核心,然后直接吞下。

    隨著充滿暴躁力量的位面核心緩緩沒入胃囊世界,一種沉甸甸的感覺充斥著那里。

    不過現在,無盡貪食的胃囊世界處于短暫的滿足狀態。

    所以對于位面核心的消化,還沒有那么快就能夠開始。

    位面核心畢竟是作為一整個位面的精粹凝聚,消化它并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情。

    易秋感受著虛空中的訊息,現在還不過是剛剛完成他所獲得的位面坐標的一半多一點。

    還有很多的位面,等待著他去凈化和審判……

    隨著易秋伴隨著滾滾的黑霧消失,那于虛空中坍塌的位面正靜靜地燃燒著……

    …………

    …………

    “你在說拯救我們?”

    一個看起來臉色有些蒼白的女孩看著眼前陌生的家伙,她從對面的身上嗅到了某種令她極其厭惡的東西。

    喔,他在說拯救?

    女孩的嘴角肆無忌憚地揚起譏諷的弧度,她在想找個蠢貨是從哪個骯臟的地下洞穴里面鉆出來的。

    在女孩的認知里面,只有地下那些愚蠢的家伙才會表現出這副令人作嘔的樣子。

    不過,他們已經在數百年前便徹底失蹤了。

    沒人愿意為了那么一點點的利益去地下討伐他們,但這并不代表他們能夠在那里生存下去。

    黑暗與邪惡的化身,會撕裂那些軟弱的家伙!

    在女孩的認知里面,那些閃爍在那些地底人臉上的、名為“善良”的東西,就在最為惡毒的原罪。

    當然,她其實并不那么在乎這些。

    善良也好,邪惡也罷,一切不過為了自己謀求利益的手段罷了。

    對方所謂的拯救,也不過是為了謀求他的某種訴求的手段。

    女孩所不喜歡的,是對方所表現出的輕視。

    她自然了解所謂拯救的含義,她也曾經叛逆過。

    唯有切實的利益,才能打動人心。

    而所謂的溫情脈脈與那些流淌著的情緒,都是充滿了退化腐臭的。

    它們無法帶來任何實際的改變,只會讓人變得腐朽。

    “所以,你準備給我多少金幣來拯救我?”

    女孩不喜歡對方,在她看來對方實在過于虛偽。

    不管是為了她的美色,亦或是為了她的靈魂,甚至是為了那些她叛逆時期所看過的那些所謂的“滿足內心的渴望”。

    她都不在乎,只要對方能夠為此付出足夠的代價。

    那么他的那些所展現出來的惡臭,也與她沒有什么關系就是了。

    遺憾的是,對方磨蹭了許久,也只是在闡述一些亂七八糟的道理。

    看起來,他似乎并不打算用金幣來買賬。

    舉報一個崇尚地下惡臭的家伙獎勵多少金幣來著?

    女孩仔細想了想,然后她記起似乎很早以前那玩意兒就取消了。

    畢竟,那不能帶給統治者任何效益。

    沒人會關心不能帶來任何收益的東西,女孩自然理解。

    “事實上,我很慚愧。”

    對方看著女孩,然后緩緩說道。

    “我沒有能力救贖這個世界,消滅那個家伙。”

    “我更沒有能力去阻止那個即將到來的家伙——能先它一步來到這里,已然是僥幸……”

    “但我想總還是有一些微不足道的工作,是我所能夠做到。”

    女孩捕捉到,對方的語氣變得有些唏噓。

    這讓女孩變得有些不耐煩,但她并沒有離開。

    因為,這家伙很強大……

    一個信仰善良的強大蠢蛋,如果運氣不錯的話,女孩覺得她能夠從這家伙身上榨取到某些利益。

    “忙著拯救世界其實是一件很容易令人心力交瘁的活兒,可惜我選擇了它……”

    對方搖了搖頭,然后在女孩的注視下,他突然抬起了頭:

    “它來了……”

    隨后,對方撕開了某種卷軸。

    頓時,充滿了善良和炙熱的圣光在照亮了天空……
江苏快3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