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網游小說 > 光頭武僧在都市 > 第三百八十章 震怒與即將進行的結算(兩更!)
    混血半巨人的身軀在燃燒,它的血肉、它的骨骼、它那物質軀殼的一切物質都在擁有毀滅性高溫的熔巖球中燃燒著,它就像一個熊熊燃燒的大火球一般散發著令人畏懼的光和熱。

    混血半巨人第一次感受到熔巖球內部的感覺,那是沸騰般的痛楚和溫暖。

    炙熱的高溫讓它的雙眼很快變得模糊,它的眼前宛如最滾燙的煉獄一般散發著灼熱的氣息。

    它已經看不清周圍的事物了,但是它能夠清晰地感知到那個被它死死鎖定的大型生物。

    它的沖鋒速度非常快,而且在相對它們而言比較狹窄的能量熔爐放置平臺根本沒有太多閃避的空間。

    此時盧克達·沃洛托一世派來的增援已經不遠了,只要它與這個大家伙同歸于盡或者哪怕只是將他撞下能量熔爐平臺,接下來的時間也足夠了。

    作為承載一個大型能量熔爐的平臺,想要進出自然沒有那么容易。

    尤其是它現在已經激活了承載平臺的最終防護功能,能夠在一定時間內徹底封鎖外界生物進入平臺。

    “來吧,大家伙,和我一起……擁抱死亡吧!”

    混血半巨人低聲喃喃道,然后張開臂彎便撲向易秋!

    但是它并沒有感受到任何實質性的物體,恍惚間似乎有什么東西從它的胯下鉆過。

    然后,后方傳來的劇烈撞擊將它直接打下了平臺!

    “不!!”

    混血半巨人在半空中伸出手,它似乎想抓住什么,但是只有一片虛無的空氣。

    “咚!!!”

    就像一顆小型隕石砸落在地面,已經在高溫下化為焦炭的骨骼破碎開去,像是一場血腥而燦爛的華麗煙火。

    然后,易秋在一眾黑暗潛入者的注視下對著大型能量熔爐的轉化器就是一棒!

    “碰!!!”

    一聲沉悶的敲擊聲后,轉化器直接被砸裂了!

    溢出的能量粒子在空氣中瘋狂竄動著,就像一道道耀眼的電光般到處激射!

    …………

    …………

    “嗆!”

    長劍在空氣之中劃過一個危險的弧度,而綽羅斯-比利此時已經通過消耗身上魔紋所附帶的短距離粒子重疊技術移動到了旁邊的陰影之中。

    不遠處不時傳來雙方玩家交戰的聲音,但此時兩個指揮官的眼中只有對方的存在。

    “也許……我對你有一些錯誤的認知,你是一個蠢貨……但也是一個足夠強大的蠢貨。”

    綽羅斯-比利在陰影中猙獰一笑,他的臉上有一絲鮮血流淌而下。

    丹倫-索爾的榮光之劍上所附著的低級法師護甲穿透讓他吃了不小的悶虧,但是作為引誘他的代價:丹倫-索爾的肩部被他以吸血鬼之爪狠狠地打了一記。

    如果是普通戰士的話,這一記無疑是綽羅斯-比利更賺,作為紅袍法師,他對于死靈系的法術有專精強化。

    但是在丹倫-索爾體內的特殊能量讓他的法術沒有起到很好的效果,那是一股令他極度厭惡的能量。

    丹倫-索爾緊緊地盯著綽羅斯-比利,他沒有莽撞地沖過去。

    因為在他的特殊能力所附帶的法術視野中,在他與綽羅斯-比利之間突然出現了幾個隱形的法術陷阱。

    “你逃不掉了……”

    丹倫-索爾握緊手中的榮光之劍,他不緊不慢地朝著綽羅斯-比利走去。

    但是就在他即將進入陷阱區的時候,他停下來了。

    “真是殘酷的正義……如果不是那個女護士犧牲自己拯救了你,你現在已經倒下了。”

    “你會羞愧嗎?你也會……為她去死嗎?”

    “來殺我啊!用你那骯臟的劍刺穿我的心臟……然后,你就可以繼續在你那可憐的女護士面前鼓吹你那虛假的榮譽。”

    “你其實……毫無榮譽!”

    綽羅斯-比利靠在后面濕冷的墻壁上,瞪大了眼睛看丹倫-索爾說道,他的臉上滿是不祥的潮紅,語言更是宛如無形的毒液向著丹倫-索爾噴射而去。

    他的面部表情生動而猙獰,扭動的魔紋像是張牙舞爪的蜈蚣般令人生畏,他就像人們心中一個瘋狂紅袍法師的標準形象。

    “言語毫無意義,你永遠無法理解榮譽真正的含義。”

    丹倫-索爾暗中積蓄著力量,他死死地盯著綽羅斯-比利,觀察其臉上表情的細微變化。

    他在等待,他也在忍耐……

    而就在這個時候,他們的視網膜上刷新出新的提示信息:

    “大型能量熔爐已被破壞,觸發對應劇情事件:震怒。”

    劇情事件:震怒

    事件描述:

    召喚高級活性火山計劃的失敗以及大型能量熔爐所遭受的毀滅性打擊讓盧克達·沃洛托一世陷入了最為深沉的憤怒,它再也無法忍受像頑強的烏龜殼一般阻擋它的巴爾塔熔爐堡。

    它決定親自出擊,徹底毀滅這一切!

    事件影響:大型團隊副本:傳奇隕落-巴爾塔熔爐堡開放獎勵結算,15-20級戰場(守護人類-血戰巴爾塔熔爐堡)開放。

    “比我想象得更快……看來我做了一個十分正確的決定。”

    綽羅斯-比利對著丹倫-索爾譏諷一笑,然后說道:

    “再見,希望下次,你會繼續帶上你那個可憐的女護士……”

    “砰!!”

    察覺到不對的丹倫-索爾果斷投擲出自己手中的榮光之劍,擁有5級特殊投擲精通的他讓榮光之劍直接化為了一道流光!

    但是榮光之劍并沒有命中綽羅斯-比利,因為在榮光之劍即將命中他之前,他已經消失在一片突然涌出的黑霧中。

    “暗影門?……不,應該是某種特殊的魔法紋身。”

    丹倫-索爾避開地上的法術陷阱,然后看著地上殘留的痕跡喃喃道。

    此時,榮光之劍已經通過他手心的傳承銘文被重新召喚了回來。

    丹倫-索爾從物品背包中取出一個碩大的黑色筆記本,然后翻到了其中的一頁,在上面補充了一些信息。

    收好筆記本,丹倫-索爾握緊手中的長劍。

    他是人,自然也會有自己的情緒。

    他也會挫敗,也會憤怒……

    但這是他選擇的道路,自然也要為此擔負應有的重量。

    “是的,對于你而言,我是有弱點的。”

    丹倫-索爾看著逐漸散去的黑霧喃喃道。

    “但是你永遠不會明白,你所認為的弱點是兩個人無悔的守護。”

    “她是我心靈的堅盾,也是我心靈的港灣……你永遠無法體會這種感覺……”

    丹倫-索爾將自己的肩膀傷口簡單地包扎了一下之后便提起榮光之劍朝著不遠處走去——在那里,還有隊友等待他的支援……
江苏快3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