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網游小說 > 光頭武僧在都市 > 第六百四十六章 終焉的審判(兩更!)
    沒有過多的言語,也沒有其他多余的動作,只是用釋厄來上幾記簡單而粗暴的揮擊,那邪神的分身便化為了不堪入目的肉醬!

    而這個時候,一股寂然卻又狂暴的的情緒涌現在他的心頭。

    他看著自己提在手里的釋厄和四周已經恢復平靜的場景,總覺得有一種意猶未盡的感覺和渴望。

    他的血脈,他手中的武器,甚至還有那化為粒子縮在他體內的挽歌,都在傳遞著同樣的渴望:

    它們渴望著下一次的殺戮——對那凌駕于萬物之上的神祇,哪怕只是分身也足夠彌補它們的各式各異的需求。

    易秋收回釋厄,他并沒有壓抑住心頭涌動的情緒。

    因為那對于他來說并沒有什么影響,哪怕是心如止水的力量也不再那么敏感地干涉它們——對于一個小水潭而言,任何的波動都是要被竭盡全力去阻止。

    因為哪怕是只是一記小石造成的波瀾,都足夠造成深遠的影響。

    但是對于一個浩瀚的大湖而言,完全地抑制它并不是多么合適的選擇。

    因為它已經有了足夠的力量去平復那點微小波瀾產生的影響,而心如止水的力量也將能夠更好地發揮它應有的效應。

    易秋抬起頭,隨著終焉之暗化身的死亡,他眼前的黑霧徹底消失了。

    他感覺自己的視野在不斷變換,他的視野中出現了一個宏偉的天平。

    它就像一座高聳的山脈一般凌駕于虛空之中,而在兩個猶如凝固湖泊般的砝碼盤分別懸掛在它的兩側。

    這只是呈現在易秋視網膜上的樣子,或許它實際的狀態比那要宏偉和遼闊得多。

    但是在足夠遙遠的距離以及沒有任何參照物的情況之下,易秋只能感性地去粗略判斷它的大小。

    而就在這個時候,在那無盡的虛空之中一個無比龐大的人形生物就這樣出現了!

    他的整體看起來像是一個行將就木的老者,白色的修長的胡須就那樣無力地耷拉著。

    如果他以常人大小的形體出現的話,大抵不會讓人感到太多意外。

    他可能出現在保安室內,可能在大街上,亦或是公園的角落……

    并不會讓人感到多么突兀,就像他只是一個走入生命暮年的人類老者一般。

    但是如果當他一個占據了你視野所能夠窺視到的極限的情況出現的話,那就是另外一種情況了……

    易秋的心臟不斷傳來令人顫栗的悸動,他知道那代表了對方的極度危險性。

    那個契約背后的古神?

    第一時間,易秋的腦海中浮現出這樣的字眼。

    不過易秋并沒有感到恐懼亦或是其他負面的情緒,除了明晰災厄所傳來的極度危險的警示之外,他更多的是一種……躍躍欲試的感覺?

    易秋自然沒有理會這個不怎么理智的想法,他并不需要這種狂熱的意志來替他阻擋那源于生命本質巨大差異后所產生的恐懼和戰栗。

    他就這樣直視這位強大的古神,或者極有可能只是它的一個化身。

    傳奇與傳奇之間是存在巨大的實力鴻溝的,而神祇之間更是如此……

    那位哪怕只是窺視它的軀體便足夠令人窒息的古神就這樣從虛空之中拿起一團灰色的東西,因為古神的力量干涉,易秋并沒有大肆使用天眼的力量。

    所以他只能看到那是一個類似球形的事物,相對于那個砝碼托盤而言占據了大約一半的區域。

    然后,那位古神將那球形的事物放置在了右邊的砝碼盤上。

    隨后它從虛空之中又取來了另外一個事物,一個散發著扭曲和邪惡氣息的活物……

    或者更加準確地來說,是一頭虛空生物。

    那是……

    位面災厄-那達斯-摩能?

    易秋微微瞇了瞇眼,只是一眼他便認出了這個給他留下了頗為深刻印象的虛空怪獸。

    它似乎在咆哮,在不斷掙扎。

    但是在那龐大無邊的古神手中,它就像一頭不安的貓崽一般柔弱無力。

    下一刻,當古神將它強硬地按在左側的砝碼盤上之后。

    那龐大的天平開始不斷搖晃,一種宏大的、凡物所難以想象的審判就在這一刻開始了……

    那天平在虛空之中搖晃著,它將在秩序與混亂,黑暗和光明,生存與毀滅之中作出一個最終的抉擇!

    也許在那一刻,有無數的凡物在尖叫亦或驚呼;也許在那一瞬間,有無數能夠被永恒銘記的美好亦或糟糕的瞬間;也許在那一刻,有無數雙眼睛正注視著這一決定著一個物質界所有生靈命運的搖曳……

    易秋也如同其他的生靈一般,看著那仍然在晃動的天平。

    他的心中并沒有太過劇烈的波動,因為他并不能將自己代入到那個位面的生靈之中。

    他終究不是一個純粹的善良者,或者說他在努力保持著這一相對中立的態度。

    因為對于他來說,拯救一個位面是超出了他現有能力范圍之外的事情。

    或許付出足夠慘重的代價可以,但是易秋并非那閃耀著崇善意志的光輝存在。

    位面破碎后的核心對于他有非常強烈的需求,但是他也不會為此去推動那個位面毀滅的進程。

    對于他來說,他的善良只能維持在他所在的物質界之內。

    或者與其說是善良,不如說是一種守護的意志……

    易秋不會主動去接納更多的羈絆,但是也不會去自主地斬斷那已受的恩澤。

    他看著那搖曳的天平,心中卻在思量著一些其他的事情。

    這并非是他第一次目睹位面在最終的災厄前掙扎的情景,托斯奇是第一個,而G星則是第二個。

    只是前者仍然在奮力地掙扎,而后者卻已然在深淵邊游蕩了……

    易秋摸了摸光頭,他愈發感覺到了多元宇宙那恒古的冰冷和混沌。

    或許每個位面總是要走到歲末的終焉,而到了那個時候,各種黑暗和混沌的恐怖存在都會接踵而至……

    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巨大的天平終于即將靜止下來。

    “咚!!!”

    隨著一聲響徹整個虛空的巨大鐘聲,那天平緩緩地傾斜向了一個微妙的方向……
江苏快3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