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網游小說 > 光頭武僧在都市 > 第六百五十九章 艾瑪的想法和初戰(大家元旦快樂!)
    這是一座異常高聳的古堡,它坐立于一灣泛著冰冷和幽深光澤的湖泊之側。

    這里充滿了古老的哥特式建筑風格,尖頂塔和美妙的拱廊樓梯勾勒出了這個古堡的主體。

    而在它的后方是一片茂密的森林,古老的樹木蔓延出一片充滿勃勃生機的幽綠。

    “看起來不錯……”

    易秋和艾瑪并肩站在古堡的最頂層尖塔上,這里便是艾瑪修建的魔法學院。

    他們之前在屋子里閑聊了一會兒,艾瑪便提出了要易秋去參觀她魔法學院的想法。

    事實上她準備邀請木子的,但是木子似乎正在下副本,所以暫時沒有聯系上。

    到目前為止整個框架已經基本完成了,但是更麻煩、瑣碎的內部細節工作,卻需要足夠漫長的時間去完善。

    易秋摸了摸光頭,他覺得那會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

    就像培養一頭幼龍一般,都是需要花費足夠的時間和精力才能完成的。

    以功利性的角度去看的話,艾瑪的這些行為并不理智。

    不過易秋覺得這并沒有什么,當一個人愿意并且能夠為她所熱愛的事業去奮斗的時候,就不單單只是物質上的收貨了。

    當然對于易秋本人來說,這些還是過于麻煩。

    他的核心意志、他所選擇的道路,都決定了他不會向這方面過多地傾斜。

    但是易秋也不會完全地拒絕它,就像他也會花上一些功夫去調整寺廟的位置一般。

    把握其中的度從來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而就易秋看來。

    只要不影響他的修行和發展,那么短期的、即興的投入也是沒有問題的。

    “嗯哼,我可是投入了數月的時間和足夠的魔法資源在這上面……”

    微風拂過艾瑪的火紅長發,她看起來很是高興的樣子。

    畢竟那頭愚蠢的幼崽可無法分享她的喜悅,而對于伊莎貝拉那些在綜網中認識的朋友來說,她們肯定很難理解建造以魔法學院是多么值得喜悅的事情。

    艾瑪并不會輕易地結交他人,龍脈并不僅僅讓她變得更為激進,也讓她變得更為傲慢。

    但現代物質界的高端教育以及她自身經歷所造就的價值觀,使得她并沒有肆意地彰顯這種傲慢。

    尤其是對于曾經的熟識而言,她看起來似乎和曾經沒有什么變化。

    但是對于那些陌生的異域玩家而言,他們能和她完成一次成功的冒險。

    卻不意味著他們能夠有更加深化友誼的機會,艾瑪骨子里的傲慢讓她不愿將時間浪費在那些弱小的異域玩家上面。

    傲慢并不等同愚蠢,尤其是對于像龍脈這些特殊的血脈而言。

    如果沒有足夠超然的意志,又怎能去駕馭那將惡名傳播了整個多元宇宙的強大血脈……

    “你打算在物質界招生?”

    “招生?為什么不呢?不過現在說這些還為時尚早……”

    “對了,等它建設完成的那一天,你愿意到這里來任職嗎?”

    突然,似乎想到了某個有趣的想法,艾瑪突然扭頭看著易秋說道。

    “我敢保證,那不會花費你太多時間!”

    她看起來很是興奮,她覺得一個六臂巨人般的存在去教授那些還不到他巴掌大的學生。

    想想看,那畫面一定會很有趣!

    哪怕沒有看到她紅潤的雙臉,易秋也能從她不斷外泄的激蕩情緒中知曉。

    不過一個武僧去魔法學院任職?

    易秋搖了搖頭:

    “我不認為那是一個好主意,我對魔法的理解只停留在如何撕裂它們的想法之上。”

    聽了易秋的回答,艾瑪沉吟了片刻:

    “唔……也許你可以去教《神奇動物學》?”

    “我覺得《神奇動物……烹飪學》會更適合我一些……”

    …………

    …………

    時間在忙碌的時候會變得混沌和笨重,但是當它穿上名為歡快的小鞋子之后,便會開始它的狂奔。

    終于,在無數位面的生物迫切的凝視之下,這一屆的峽谷爭霸賽就要開始進行海選了。

    易秋等人此時已經聚集到了伊莎貝拉的宮殿之中,他們一邊暢飲著來自各個位面的美酒,一邊等待著時間的到來。

    伊莎貝拉正和艾瑪在聊著一些譬如:關于龍對于異種交配方面的審美觀以及亞龍和其母系血脈直接關系等古怪的話題,而沸血女戰士尼科爾在準備著自己的投矛。

    看得出來,她更換了一批新的投矛。

    這些矛不再是那些泛著金屬光澤的木制品,而是看起來像某種結晶體凝聚而成的短矛。

    那上面流溢著某種幽暗的血色光澤,估計被加持了某種惡毒的法術。

    至于比克茲,他正熱切地和易秋交談著:

    “易,看起來你變得更加強大,這非常好。”

    “啊,我的意思是說,這很棒,我為此感到高興——以一個友人的身份。”

    “我在白蜥之塔中聽到了你的事跡,你肯定不知道你現在在很多晶壁系的玩家圈子里面已經有了很大的名氣。”

    “像你們這樣的玩家圈子?”

    易秋想了想,作為一個一直獨立進行的野生玩家。

    他當然知道那些根深蒂固的玩家組織,他們有的時候也不一定會有非常嚴密的組織結構。

    但是就綜網玩家對于凡物的特殊性以及共同穿越生死的戰斗友誼,足夠綿延出非常具備效力的獨特社會體系。

    易秋倒是沒有想過自己會和那些玩家有過太多的交集,畢竟他的道路并不需要太多外在的助益。

    他需要戰勝和超越的,不是敵人亦或更加強大的存在,而是他那從凡物中蛻變而來的心靈。

    “不,是我們的圈子。”

    比克茲笑了笑,他看著易秋:

    “當我們的手染上同一個敵人的鮮血之后,我們已經鑄就成一個完整的團體。”

    “在戰斗之中,你早已習慣了獨自奮戰,這沒什么。”

    “不過我想,在戰斗之后喝著甜美的蜜酒,暢快地吃著滴著油脂的烤肉的時候,你不再是一個人在戰斗……”

    而就在這個時候,眾人視網膜上突然刷新出新的提示信息:

    “你所加入的隊伍已經完成資質初核,在1個小時的準備時間之后,你將與你的隊友一起進行第一輪海選比賽。”

    “基于你并未獲得峽谷爭霸賽的相關面板,在贏得第一次比賽后你將自動開啟相關的頁面。”

    “請注意:在進行比賽之前,你需要選擇一套固定的裝備作為你進行參賽的英雄形態……”
江苏快3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