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網游小說 > 光頭武僧在都市 > 第八百五十六章 位面的毀滅和抉擇(一更!)
    對于一個以行星形式存在的物質界而言,不過八百多米高的易秋事實上算不得多么龐大。

    在它身上一些高聳的山川,就能夠輕易到達這種規模。

    但是以這種體型的軀體釋放出來的晝虎,又是另外一種情況了。

    “轟!!!”

    恐怖的壓縮氣流團在飛行了一段足夠遙遠的距離后,在大地之上轟然炸開!

    大地在哀鳴,萬物都在那恐怖的力量下化為碾粉!

    那些被憨食之影-諾達布拉侵蝕了的凡物,未曾感覺到一絲的痛楚,便與砂石一起消散在空氣之中。

    那些凡物的造物也隨著文明的積淀,一起化為虛無的煙云!

    在這純粹的毀滅之下,萬物陷入了一種充滿了死亡寧靜之美的和諧。

    哪怕那連綿的、令地殼都戰栗的轟炸,也在這終焉的毀滅之前變得微不足道了。

    這是屬于這個位面既定的命運,是巨獸-諾達布拉死亡的那一刻起,便已經鐫刻在命運之河中的宿命!

    現在,是時候歸于永恒的寂靜了……

    “我見過嘶吼著救贖,然后割破喉管試圖違逆我意志的存在……”

    “我也見過那些窺視到我,然后狂熱祭祀我的凡物……

    ”我見過那些強大的宇宙流浪者,也見過與我一般的邪惡和虛無……“

    “但是,你是我所未曾見過的……”

    憨食之影-諾達布拉凝視著易秋,它那碩果僅存的頭顱中閃爍著某種邪惡的光芒。

    如果是在尚未知曉真相的窺視者看來,這個時候倒是會讓它展現它作為邪物的猙獰。

    只是對于那些知曉真相的存在而言,憨食之影-諾達布拉的邪惡只是孱弱者的無力掙扎……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它面對是更為深邃的黑暗……

    “為了毀滅我,然后便毀滅了一個位面……”

    “你和我有何區別?”

    憨食之影-諾達布拉看著在易秋的轟擊下,搖搖欲墜的物質界。

    它本以為自己會為離開對這個已被它侵蝕完畢的位面,而感到興奮。

    但是現在看來,興奮是存在的,但是似乎對象并不是它……

    盡管從未出過這個位面,但是憨食之影-諾達布拉仍然擁有者凡物所難以企及的邪惡智慧。

    它試圖影響著這個在它看來恐怖同類的意志,哪怕只是一絲輕微的干擾……

    是的,它并未放棄自我的救贖。

    在憨食之影-諾達布拉看來,它是存在逃逸的機會的:

    就在位面破碎的那一瞬間,它將失去位面本源的束縛。

    在這個時候,它是可以自由選擇向鄰近的虛空進行穿梭的。

    它不知道對方究竟是怎樣的存在,但是它知道邪物的意志也是可以被干涉的。

    或許這是它的某種邪惡本質,所賦予它的特殊能力。

    也許最為極端的貪婪,會附帶令人喪失心智的力量。

    這種詭譎的天賦,讓憨食之影-諾達布拉能夠敏銳地找到對方意志中最為短缺的、敏感的部分。

    它會悄無聲息地投下它邪惡的意志,然后逐漸污染乃至于侵蝕對方。

    光與光之間,是存在著相互壓制現象的。

    而影與影的交錯,則沒有那么溫柔了……

    當然,如果憨食之影-諾達布拉真正了解傳奇武僧的含義,它或許會陷入更為深沉的絕望……

    而就在憨食之影-諾達布拉用它那邪惡的意志,不斷探索著逃生方法的時候。

    承受著易秋飽和式攻擊的物質界,在某種劇烈的、沉悶的巨大響聲之后,便開始分崩離析!

    ”就是這個時候!“

    感受到位面意識束縛的猛然脫離,憨食之影-諾達布拉的意志瞬間遁入靈界。

    然后,就在它試圖穿梭虛空而去的時候,它看到前方一個熟悉的龐大身影在冷冷得看著它……

    …………

    …………

    ”這是你的第幾次失敗了?“

    丁芻看著再次被爆錘,然后回來吃著忻安準備的魔法烹飪恢復狀態的尹仲,有些好奇地說道。

    ”第一百三十五次……“

    尹仲一邊啃著眼前的食物,一邊悶悶地說道。

    ”她的技藝已經強大到那種程度了嗎?“

    丁芻覺得有些疑惑,畢竟看起來對方也不像是師傅易秋那般超凡脫俗的存在。

    雖然,她確實也能耍上幾手花里胡哨的月光神術。

    ”按照她的說法:她是已經死過一次的人了,是她的神將她帶來神國復活了。“

    ”她在神國里,會比生前更加強大。“

    ”但是如果離開神國,她便會變得虛弱。而在我們這里,她會變得更加虛弱。“

    ”如果她不催動神力的話,她現在和我在屬性上其實沒有本質的差別……”

    尹仲嚼著有些韌性的魔法烹飪,他沉思了一會兒后說道。

    “而且如果我用師傅教我的技藝完全命中她的話,是足以將她重傷的。”

    “但是……”

    尹仲搖了搖頭,他的目光中透露出一絲思索的神色:

    “她的戰斗經驗太豐富了,而且并不僅僅只是訓練得到的經驗。”

    “按照她的說法:她經歷過至少上千場強度極高的戰斗,這是她能夠輕易碾壓我的原因……”

    尹仲看向自己手側的長劍,新月戰士-安娜讓他再一次感受到了力量領域的震撼。

    不過與易秋的震撼不同,這是一種另外一個領域的,屬于凡物的奇跡……

    是的,當無數次穿越生死之后。

    哪怕只是尋常的技藝,也足夠造成致命的效果。

    可是……

    尹仲的目光中透露出一絲堅毅,他并不認為那是屬于他的道。

    或許易秋對于他的影響太過深邃了,他心中的野望已然超越了那些凡物所祈求的事物。

    是啊,凡物技藝的巔峰確實出神入化……

    但是,我所渴望的,是如同師傅那般凌駕于萬物之上的力量!

    失敗只是失敗罷了,安娜,我會讓你看到我的道的!

    尹仲抹了抹嘴角的油光,然后再丁芻的注視下拿起長劍再次朝著新月戰士-安娜所在的區域走去。

    ”這家伙……“

    丁芻看著尹仲離開的身影,他突然覺得有些觸動。

    或許,真正的劍圣之道就該是這樣飽受摧殘,卻毅然拔劍的精神吧……
江苏快3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