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網游小說 > 光頭武僧在都市 > 第八百六十章 永恒的代價(一更!)
    易秋看著自己的個人面板,按照他之前的計劃,本來是提升武僧等級的。

    畢竟,他現在在傳奇武僧方面的特性還只獲得一個。

    不過就變種攀云僧在永生方面的卓越表現,它顯然是有著其戰略性重要價值的。

    沒有進行太多的考量,易秋直接選擇了進階變種攀云僧。

    而隨著易秋的選擇,他的視網膜上出現了新的提示信息:

    “是否進階變種攀云僧?”

    “請注意,你僅在就職第一個傳奇職業時,不會獲得多職業懲罰!”

    “是。”

    “正在進行相關消耗資源檢測……”

    “檢測完畢,人物擁有200000點可支配傳奇經驗以及一枚位面核心。”

    “是否選擇該位面核心作為你進階傳奇職業:變種攀云僧的消耗?”

    看著視網膜上彈出的信息,易秋直接選擇了同意。

    畢竟,在獲得了相關獲得途徑之后,位面核心對于他也只一種珍貴的材料。

    而不再是之前,具備不可重復獲取的特質。

    而隨著易秋的選擇,他的視網膜上再次刷新出新的提示信息。

    與此同時,他原本放置在物品背包中的那枚位面核心,也隨著他的選擇從物品背包中飛出:

    “凍結200000點傳奇經驗和成功,開始進行傳奇進階職業:變種攀云僧進階流程……”

    “正在檢測人物是否滿足就職要求……”

    “檢定完成,人物滿足就職變種攀云僧條件。”

    “正在檢測職業就職位面……”

    “位面上限滿足,無限定力量屬性……”

    “檢測完畢,消耗200000點傳奇經驗和一枚位面核心成功,人物獲得傳奇職業:變種攀云僧等級1。”

    “你獲得了新的職業能力:云巔之速(傳奇職業能力)。”

    “人物當前基本信息為:

    生物等級:21級(武僧20級(傳奇階段基礎職業)/變種攀云僧1級(傳奇職業))

    ”

    傳奇職業的獲得比易秋想象得要迅捷許多:

    當那枚位面核心在物質化的傳奇經驗包裹下猶如一片能量洪流,然后請傾瀉到易秋體內的時候,傳承便就此完成了……

    物質界上的波瀾不驚,不代表著沒有任何的變化發生。

    那枚以一個物質界物質精粹凝聚而出的位面核心的消耗,所造成的改變是凡物所無法窺視的。

    一般來說,對于位面核心,多元宇宙有著數之不清的使用方式。

    作為一種珍貴的,而且是囊括著常態物質一切性質的精粹,位面核心能夠被用的方式太多了。

    不過純粹將其作為一種類似補劑材料的操作,還是比較罕見的……

    就像物質界中的鈾,除了作為毀滅性禁忌武器之外,仍然有著足夠廣泛的戰略性使用用途。

    不過很顯然,沒有人會將其作為食物就是了……

    而食用鈾料的哥斯拉以及吞噬位面核心的存在,在其對應的群體中都有著同樣令人側目的定義。

    總而言之,是超出典范與標準定義的。

    從某種角度來說,那,即是禁忌……

    …………

    …………

    物質在以易秋尚且難以理解的形式燃燒著,易秋能夠洞悉它們發生變化的全部過程。

    但是很顯然,這種超乎他當前神秘知識的變化,洞悉其過程也只是一種簡單的觀測。

    易秋能夠看到那枚位面核心所轉化的沛然物質,在以某種奇異的方式轉化為一種特殊的能量。

    或者說那不僅僅是能量,因為易秋能夠發現它的意志。

    更準備地來說,是一種意志概念。

    它并非自然存在的意志,而是充滿了某種機械的、冰冷的意味。

    而在它之上,易秋能夠感受到某種熟悉的超然氣息……

    那是……

    位面意識?

    易秋的瞳孔猛然緊縮,一抹靈光在他的意識中閃爍。

    就像大海之上升騰而起的弧光一般,照亮了幽深的海面!

    就在這一刻,易秋似乎有些明悟關于變種攀云僧那關于永生核心的關鍵要素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隨著那些物質以哪怕是易秋也有些難以追尋的速度轉換完畢之后,易秋的意識海中像是墜入了一個太陽!

    轟!

    無盡的光和熱,就在那浩瀚的大海之上升騰而起!

    沒有任何一種物質界的詞匯,能夠形容哪怕這場景的萬分之一瑰麗!

    那是凡物所不能理解的宏大,是超脫一切物質世界的奇妙和恢弘壯闊!

    良久,大海恢復了平靜。

    似乎一切都沒有發生,但是在那深邃的、令人哪怕只是想象便足夠窒息的極致深淵,一抹光和熱被永遠地束縛在了那里……

    “你可以用你意志戰勝一切物質和精神,你可以用它對抗恒星,乃至于諸神……但是,總有一種東西是你始終無法抗拒的,它就是永恒的死亡——在死亡面前,意志亦或物質,都是燃燒殆盡的薪柴,而灰燼則是它應有的命運……”——《死亡之前的傲慢-努爾拉丹神秘學者著》

    在那些以粒子的角度去觀測世界的存在們看來,生命亦或物質,總是在進行著某種宏大的、難以言語的交換和變化。

    這世間的一切,都在進行著某種令人戰栗的微觀更迭。

    而死亡,則是其中最為特殊的一種……

    生與死的交換,看似和這些難以被觀測粒子更迭行為沒有什么區別。

    但實際上,它也許是唯一的、無論如何,都保持著無法逆轉的單向更迭過程。

    它是唯一的,是單向的,沒有任何存在能夠逆轉它。

    他們能做的,僅僅只是在它尚未走盡的前方,在增添一些新的、能夠供應整個過程繼續維系的東西。

    簡單來說:生命的維系,本身就是需要,也必須付出代價的過程。

    它或許并不那么神圣,甚至有的時候帶著某種蒼白的邪惡。

    但它絕對無法被違逆,無法被改變,它是屬于死亡特有的桀驁,是不可屈服的真理!

    而當確定它不可被違逆之后,新的文明開始在那片尚未綿延的虛無過程中盛開出來……

    巫妖、不死者、陰魂、迷鎖、伊奧勒姆長生術、盜命者、翡翠星大師、攀云僧……

    在那條被世人所描繪的禁忌圖騰之上,有無數古老的、新鮮的圖樣在描繪著。

    在死亡的絕對支配之前,人么總是想著各種各樣的辦法試圖逃離它。

    但逃離,總是需要付出代價的,就如同生命本身應該付出的一般。

    甚至,可能會更加昂貴。

    對于常規的攀云僧而言,他們通過將這種代價以某種經濟行為般的方式轉接出去,從而獲得永恒的生命。

    而對于變種的攀云僧……

    易秋看著那已然燃燒成灰燼的位面核心,一切已然昭然若顯……
江苏快3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