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網游小說 > 四重分裂 > 第四百一十五章:想要的
    修盯著對面正在吸溜蜂蜜水(沒有蜂蜜)的墨檀看了整整兩分鐘,終于還是長嘆了一口氣,擺手道:“算了算了,不想還的話就放你那兒吧。”

    “嚯~”

    墨檀頗為驚訝低咂了咂嘴,特別意外地對前者瞪大了眼睛:“這么大方?”

    修莞爾一笑,聳肩道:“反正憑你的實力就算能進到三色庭院里也掀不起什么風浪,明里暗里的監視一樣都避不開,最后不是被帶到父皇面前就是被我撈出來,拿著就拿著吧。”

    “嘖嘖,那我就不跟你客氣了。”

    墨檀從善如流地把那塊珍貴無比但實質用途確實十分有限的皇令收進行囊,然后玩味地笑了笑:“不過這東西好像一共也就幾塊吧,給我之后你自己怎么辦?”

    修不知道從哪里掏出了一根吸管,這會兒正在往自己那被蜂蜜水(同樣是沒加蜂蜜的)里吹泡泡,聽到墨檀的問題后分外糾結地抬起頭來:“你要是真這么擔心我,直接把那東西還我不就好了?”

    “是什么讓你產生了我很關心你的錯覺?”

    墨檀反問了一句,然后抱著膀子斜眼瞥著修:“事先說好,我這人雖然多而濫情,狩獵范圍也比較廣,但目前還沒有出柜的打算,請你不要去做無謂的嘗試。”

    修夸張地做了一個干嘔的表情,掐著自己的脖子哼道:“雖然是第一次聽說這個詞,但我可以很明確地告訴你,我喜歡女人!”

    “活女人還是死女人?”

    “當然是活女人!!”

    “你要求還真低啊,只要符合這兩點要求就好了么,看來皇子也有皇子的難處啊……”

    墨檀幽幽地感嘆了一句,有些同情的看著對方,還很是驕傲地補了一句:“順便一提,往杯子里吹泡泡這種幼稚的行為,我從去年開始就沒再玩過了。”

    修虛著眼瞪著他:“這種時候我是不是該表示自己被一口老槽噎住了,想吐但是吐不出來?”

    “不,這種話不應該由自己來說。”

    墨檀搖了搖頭,輕笑道:“不過你可以表示自己有橘麻麥皮不知當槳不當槳。”

    修皺了皺眉,一時間竟是難以理解墨檀剛才說的那句話,要知道這種事從他懂事以來就幾乎沒再發生過了。

    后者倒是輕松愉快地吹了聲口哨,笑嘻嘻地問道:“說實話,我一直很好奇你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發現有我這種人存在的?”

    “首先你得告訴我,這個問題究竟是指你這種厚顏無恥之人,還是你這種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的人。”

    修也沒有繼續在麻麥皮的問題上糾結,只是面色平靜地……繼續往杯子里吹著泡泡:“如果是前者的話,具體時間應該是剛剛你打算吞掉我那塊皇令的時候,后者的話,大概是在一個多月前吧。”

    墨檀微微頷首:“我并不是一個典型例子,所以自然是后者,方便說說么?”

    “雖然我現在很微妙地并不想滿足你的好奇心,不過好吧……”

    修停下了往杯里吹泡泡這種既不符合自身年齡的舉動,輕描淡寫地說道:“當時我發現薩拉穆恩忽然多了一群乍看上去沒有半點相似之處,卻與周圍環境違和感十足的人,他們的種族、身份都不一樣,但在某種程度上卻明顯不像是有常識的普通人,這讓我產生了一定的好奇心。”

    墨檀挑了挑眉:“看來當時無論是天氣還是你的心情都不錯。”

    “所以你為什么忽然不對我用敬語了?”

    修隨口問了一句,然后也沒指望對方回答,只是繼續說道:“于是我就比較隱蔽地進行了一段時間的持續觀察,發現這些人之間的許多共性,比如就算再怎么弱小貧窮的人似乎都持有著空間道具;比如能夠通過類似但絕對不是傳音魔法的形式去完成溝通,而且不限距離;比如往往都非常‘熱心’,無論本質如何都很樂意會去幫助他人,然后在不索取任何回報的情況下憑空得到一些東西;比如會忽然憑空蒸發一段時間,而且絕不會留下半點痕跡;比如他們會說一些我雖然能聽懂,但卻完全不得要領的話,比較典型的有‘臥槽’、‘麻麥皮’、‘要什么自行車’、‘上線下線’、‘寒假作業’等;比如都不太怕死……”

    這一次,墨檀終于貨真價實的被驚到了,看向修的目光中多出了不少訝然。

    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這位皇子殿下竟然幾乎摸透了玩家這一群體的存在,盡管還沒有產生有關于‘維度’的聯想,但如此成果已經足夠鬼畜了,要知道就連在天柱山幾乎無所不能的高階觀察者都沒做到他這種程度。

    換位思考的話,墨檀覺得就算是換做自己,也不可能……嗯,不可能比修做得好太多,所以他心悅誠服地感嘆道:“牛辶。”

    “哦對,還有‘牛辶’這兩個字出現的頻率也非常高。”

    修輕輕拍了拍額頭,然后哭笑不得地聳肩道:“因為搞不清楚究竟是稱贊還是罵人的話,我當時還特意好奇地詳細調查了一下,最后發現竟然是……”

    墨檀撇了撇嘴:“你還是別說了,反正你總結的肯定沒有我詮釋的精彩。”

    “好吧。”

    修不甚在意地點了點頭,然后輕笑道:“不過在我面前主動表示自己是‘異界人’的倒是只有你一個。”

    墨檀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語氣有些蛋疼:“主要是你當時的試探蠢到讓人惡心,我再不顯露一下自己有多牛辶的話就不合適了。”

    “所以你就直截了當的跟我聊國情、定罪、審判、人證這種事?”

    修翻了個白眼,有氣無力地說道:“還表示自己可以抓個證人回來,最后甚至跟我要走了皇令。”

    墨檀點了點頭,特別嘚瑟地翹著腿笑道:“所以我們對彼此的試探都挺成功,你沒想到一個帥呆了的異界人能幫自己這么大一個忙,我也沒想到一個喜歡拿別人當白癡的小皇子出手這么大方,家傳的玩意兒說給就給。”

    “盡管你這句話里有很多需要介意的地方,但看在合作愉快的份上我就不計較了。”修露出了一個比墨檀帥很多的微笑,然后斂起笑意正色道:“我得謝謝你,不然這個千載難逢的時機沒這么容易把握住。”

    墨檀長長地‘哦’了一聲,似笑非笑地看著對方:“我記得當時你還跟我扯什么大義正道、懲奸除惡之類的言論呢。”

    “你會毫無保留地相信一個陌生人么?而且還是來路不明的陌生人。”

    修輕描淡寫地問了一句。

    “會啊。”

    “……”

    “好了好了,開個玩笑而已。”

    墨檀對差點兒被自己噎岔氣的王子笑了笑。

    “總而言之,既然第一步已經邁出去了,我們至少可以比之前更加開誠布公一些。”

    修用自己彪悍的心理素質強行抑制住了罵人的沖動,淡淡地說道:“比如好好地談一談彼此之間都想要些什么。”

    墨檀呵呵一笑:“我還以為你想招攬我。”

    “我之前確實動過這個念頭,動過很多次,直言不諱地說,如果你愿意為我效力,我可以承諾給你普通人能想象到的一切,但遺憾的是你并非普通人……”

    修目光灼灼地盯著墨檀,沉聲道:“你是個瘋子,一個完全無法掌控的瘋子,所以比起當你的效力對象,還是只作為合作伙伴更能讓我感到安心,這就是我沒有招攬你的理由。”

    墨檀狡黠地笑了笑,意味深長地問道:“難道你覺得作為我的合作伙伴就很安全了?”

    “對大多數人來說這依然不是一個明智的選擇,盡可能地不要跟你扯上關系才是上策。”

    修把玩著手中的紫羅蘭家徽,從容不迫地說道:“但對于我來說,如果僅僅只是彼此利用的程度,還是能夠揮得起你這把雙刃劍的,而且你同樣不得不忌憚我,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的合作空間就大得多了。”

    “很好,很好,紫羅蘭的修?布雷斯恩,就沖你這么個有趣的人,我這次也算是不虛此行了~”

    墨檀用力拍了拍手,大笑道:“那現在讓我們來聊聊正事吧,拋開之前以及之后那一連串令人愉悅的計劃不說,你的根本目的是什么?如果只是繼承皇位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對你來說應該不存在任何難度,就算巴菲?馬紹爾被無罪釋放也是一樣。”

    修也笑了起來:“跟聰明人說話真是件令人愉悅的事,沒錯,我與皇兄不同,圖謀的根本就不是皇位。”

    “但這并不代表你不會跟他去爭,沒錯吧?”

    墨檀隨口插了一句,樂呵呵地說道:“皇儲殿下那張大臉都快被打腫了,鄧蒂斯那老貨的表情我想你也不會沒看到,如果說之前你在他們眼中只是一個不穩定因素的話,現在已經算是肛中釘肉中刺了。”

    修直接無視了前者的最后一句話,面色淡然地說道:“當然,雖然我圖謀的并非皇位,但這并不代表我不需要這個位置,恰恰相反,皇位是我達成目的必要因素之一。”

    墨檀沒有說話,只是招呼小鈉過來給自己續了杯蜂蜜水(沒有蜂蜜,且記在修的賬上),一副洗耳恭聽的模樣。

    “告訴你也無妨。”

    修搖了搖頭,百無聊賴地托著腮幫子說道:“我只是想讓紫羅蘭帝國成為真正意義上的紫羅蘭帝國而已。”

    墨檀沒有懵辶也沒有震驚,只是咂了咂嘴:“嘖嘖,果然所圖甚大啊,皇儲殿下的野心當量跟你比起來完全不是一個級別。”

    “皇兄的格局比歷史上太多皇帝都要廣,而且還有鄧蒂斯大公的協助。”

    修的眼中閃過一抹無奈,攤手道:“只可惜他并沒有足夠的責任感,他所做的一切,為之努力的一切,僅僅只是為了別人而已,為了別人眼中的形象、為了別人口中的贊美、為了別人心中的地位,這種人或許會有一個好的開端,但絕不會有一個好的結局。”

    墨檀輕輕頷首:“我并不否認這一點,不過親愛的殿下,你跟瑞博皇儲的區別又在哪兒呢?千萬別說什么為了蒼生社稷百姓疾苦之類引人發笑的話,那可不是你這種人應該思考的東西。”

    “你剛才所說的同樣是為了別人而活,我可沒有那么高尚。”

    修搖了搖頭,將手中那枚家徽放在桌面上,輕聲道:“我是個自私的人,而且還不幸的很有責任感,所以我希望這個冠以紫羅蘭之名的帝國名副其實,我希望統合整個帝國,讓它變得前所未有的強大,我希望所有家族都團結在紫羅蘭的旗幟下,我希望這個國家只存在一個堅實而有力的聲音,我希望有一個合適的契機去掀起一場風暴,一場能夠徹底攪亂局面、打碎平衡的風暴。”

    “你想要的倒是不少。”墨悠悠地說了一句,嘴角微微翹起:“但現在似乎只等到了一個契機而已,呵呵,你所謂的那份責任感,就是讓這個紫羅蘭帝國真的姓紫羅蘭,并成為那凌駕于一切之上的意志,然后讓它變得強大昌盛萬世不竭么?”

    “沒錯。”

    修痛痛快快地承認了,然后有些無奈地笑了笑:“事實上,無論是父親、皇兄還是我自己,始終都被布雷斯恩這個姓氏束縛著,從這點上來看,我們三人倒是并沒有什么不同。”

    墨檀‘呵’了一聲,裝模作樣地說道:“但你覺得自己比他們優秀,對么?”

    “不,準確的說……”

    修先是嘆了口氣,然后灑然一笑:“他們和我之間根本不存在可比性。”

    “你這么狂妄你爸知道嗎?”

    “不知道,而且這不叫狂妄,只是誠實。”

    “好吧,說實在的,我越來越看好你了,親愛的殿下~”

    “那你呢?”

    修忽然話鋒一轉,對神情頗為誠懇的墨檀問道:“你又想要些什么呢?”

    墨檀也畫風(無誤)一轉,肆無忌憚地放聲大笑了起來,笑了足足得有兩分鐘,才搖搖晃晃地站起身來,咧開了嘴……

    “一切足以取悅我的東西~”

     

    第四百一十五章:終
江苏快3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