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說 > 全球搞武 > 第0434章丶打一頓就好了
    張小羽進入戰皇境,武大的老師,其實并不知道。

    之前的大戰,軍堅也有參加,當日副院長和張小羽說話,都是通過傳音,其他老師并沒有聽到。

    而且當日張小羽是和江楠一起過來的。

    江楠進入戰皇境,武大的老師都知道,至于張小羽,雖然也妖孽,不過這些老師潛意識里,還是覺得他不會這么快進入戰皇境。

    大戰結束之后,副院長沒說,這些導師都忙著慶祝,也沒人理會張小羽的修為。

    然而此刻,軍堅看到張小羽從天而降,心頭卻是閃過一個想法。

    能夠御空飛行,這本身就說明了一個問題。

    武者,只有進入戰皇境,才能夠御空飛行,這是沒法改變的事實。

    當然,如果被其他武者帶著,也能飛行。

    問題是,張小羽現在只有一個人呀。

    沒人帶著,還能飛行,這本身就說明了一個問題,這小子,現在也是一名戰皇境的武者。

    “戰皇境……”

    軍堅喃喃自語了一句,忽然感覺自己心累的厲害。

    “你進入戰皇境境了?”

    雖然心中已經確定,不過軍堅還是不死心的問了一句。

    “是的,前天剛剛突破的。”

    張小羽也沒有隱瞞的意思,直接了當的開口回道。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軍堅心中更加不是滋味了。

    這特莫的,都是什么事兒呀。

    當初入學的時候,自己還為難過張小羽,雖然那會兒事出有因,但是這小子可是一個記仇的主。

    這一點,從當初第一次考核就能看出來。

    當初的張小羽,修為還不如龍武騰,最后硬是將龍武騰打的沒有絲毫還手之力。

    更何況現在的張小羽,已經是一名戰皇境武者了。

    一年不到的時間,從一名高級武徒,修煉到戰皇境,妖孽二字,都不足以形容張小羽了。

    “小子,你剛才說,要和我切磋?”

    將心中的思緒暫時壓下,軍堅忽然想到之前張小羽說的切磋,當下再次開口問道。

    “沒錯,還望老師賜教。”

    張小羽點了點頭,倒也沒有隱瞞的意思。

    “我可是高級戰皇境的武者,你才剛剛進入戰皇境,你確定要和我切磋?”

    “老師不用留手,來吧。”

    張小羽堅持,軍堅也不再多說什么,點了點頭,身上氣息驟然變化。

    一層灰色的煞氣從其體內驟然爆發而出,最后形成一道道鎖鏈,不斷盤旋在身體四周。

    隨著煞氣的出現,軍堅整個人的氣勢大變,乍然感覺下,仿佛從地獄中爬出的惡魔,身上縈繞著一股極度冰冷的氣息。

    “煞氣嗎?”

    張小羽微微感應了一下,卻是沒有在意。

    一旁,張山峰也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張小羽,隨即看著軍堅,眼底閃過一抹戲謔之色。

    “這老小子今天怕是要丟人了,這小子身上的煞氣可是比你還要可怕。”

    張山峰心中嘀咕了幾句,卻并未開口。

    張小羽擁有煞氣的事情,他自然也知道。

    軍堅乃是出自軍部的武者,一生征戰無數,自從他加入武大,這煞氣攻擊,幾乎成了軍堅的獨有標志。

    軍堅甚至利用煞氣,專門創造了一套戰法,隨后又將煞氣攻擊之術,融入他自身的拳法之中,讓其戰力更上一層樓。

    武大的老師都佩服軍堅,不過軍堅的性格太古怪,和其他導師交集很少。

    此刻,張小羽神色也是變得肅穆起來,抱了抱拳,開口道:“老師得罪了。”

    對于這些鐵血軍人,張小羽也是發自內心的佩服。

    雖說開學的時候,張小羽和軍堅之間有點不和睦,不過嘛,他向來也不是一個記仇的人。

    記仇有什么意思,大家都是一個學校的,低頭不見抬頭見,打一頓就好了。

    心中落下這些不著調的想法,張小羽卻是不敢有絲毫的大意。對方畢竟是一名高級戰皇境的武者,雖然還沒有修煉到巔峰,全力爆發下,戰力也是極其恐怖。

    當然,張小羽不認為軍堅會全力攻擊。

    強者,都是要面子的,張小羽才多大,十八歲,軍堅都五十多了,這種情況下,他也不會欺負一個小輩。

    張小羽心中想著這些,手上動作卻是絲毫不慢。

    爆喝一聲,體內同樣爆發出一霸道絕倫的氣息。

    濃郁的灰黑色霧氣,幾乎瞬間從張小羽體內爆涌而出,最后在其身后形成一個巨大的黑影。

    伴隨著灰黑色霧氣的出現,原本還一臉冷色的軍堅,面色瞬變。

    而原本還盤旋在他身體周圍的灰色霧氣,此刻仿佛被嚇到了一般,開始瘋狂逃竄,幾乎不受軍堅的控制。

    然而,就在此刻,異變突生。

    張小羽身后的灰黑色虛影,一瞬間身形暴漲,短短片刻,便是漲到了數十米大小。

    隨后,黑影發出一聲響徹天地的怒吼,原本無形的灰黑色霧氣,這一刻直接變成了一張血盆大口,猛然一吸。

    軍堅面色煞白。

    在他的感應中,自己身上的煞氣,正在被吞噬。

    而且,巨口在吞噬煞氣的時候,從中不斷散發出一種異樣的威壓,讓軍堅沒有任何反抗之力。

    軍堅嘴唇顫抖,張小羽也不再繼續,急忙將煞氣收回。

    “恩?”

    收回煞氣的時候,張小羽忽然愣了一下。

    他雖然控制著煞氣,想要將其收入體內,不過在他的感應中,這些煞氣,似乎產生了一點抗拒之意。

    沒有多想,下一刻,張小羽冷哼一聲,給鬼滕下達了命令。

    體內,鬼滕收到命令,卻是遲遲沒有動彈的意思。

    張小羽神色陰沉至極,這種時候,他也懶得和鬼藤溝通了,直接催動了靈海之中的奴痕。

    一瞬間,原本還懶洋洋的鬼藤,開始不斷求饒。

    “將煞氣收回。”

    張小羽冷冷的下達了命令。

    這一次,鬼藤沒有再猶豫,很快將煞氣收回。

    伴隨著煞氣消失,軍堅總算松了一口氣,摸了摸額頭的冷汗,此刻看著張小羽,卻依舊滿臉的心有余悸之色。

    在原地躊躇了片刻,軍堅深深看了一眼張小羽,隨即,身形一閃,瞬間消失不見。

    
江苏快3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