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小說 > 諸天盡頭 > 第七百六十八章 你長大了,我都認不出來你了
    山洞外,一只海溝族的怪物潛伏著朝洞口靠近,全身僵白如同枯骨,仔細看,還真是一具海溝族的枯骨。

    來者是亞特蘭娜女王,她身著海溝族怪物尸體做成的鎧甲,從頭到腳裹得嚴嚴實實。

    憑借異于常人的感知,亞特蘭娜敏銳察覺到島嶼上來了陌生人,還是三個,其中有兩個是亞特蘭蒂斯人,另一個……可能是陸地人。

     20年未見活人,要說不激動是不可能的,畢竟孤獨致人瘋狂,但亞特蘭娜卻不敢靠近,因為她很清楚,外來者進入島嶼的目的。

    尋找三叉戟!

    但凡能穿過海溝族領地,并成功進入‘地心藏海’世界的人,其實力、運氣都毋庸置疑。

    三人同時出現,運氣的成分要大打折扣,只能說明這三個人都擁有極強的實力。

    換言之,她一個也惹不起,于是選擇靜觀其變,先確認對方的身份,希望不要是仇家。

    就在亞特蘭娜冷靜思考、小心潛伏、緩慢靠近的時候,一道水流以極快的速度從山洞內激射而出,在她尚未反應過來之前,纏上她的腰肢將其拖了進去。

    一眨眼,亞特蘭娜面前便多出了三個人,一個陸地上的男性人類,一個紅色頭發的亞特蘭蒂斯女性,還有一個……新品種的亞特蘭蒂斯男性。

    羅素被亞特蘭娜自動忽略,湄拉因為紅色長發,被她判定來自澤貝爾王國,而亞瑟,給她一種莫名地熟悉,感覺在哪里見過。

    就在亞特蘭娜皺眉苦思,品味這抹心痛苦澀的熟悉時,鼻青臉腫的亞特蘭蒂斯男性默默上前,取下她頭上的海溝族頭盔,半晌后咆哮一聲,張開雙手作勢要撲。

    這還了得!

    亞特蘭娜嚇得花容失色,熟歸熟,動手動腳就過分了。

    這時,她突然察覺到身上的水流一松,擺脫禁錮來不及思考原因,眼中兇光閃爍,身形一矮避開豬頭人的熊抱。

    只見她身形偏轉,以腰胯為軸用力,迅速兇猛側踢而出,正中豬頭人的大臉盤子,將其原地擊飛,轟的一聲砸倒了一根遺跡立柱。

    “好功夫!”

    羅素連連拍手,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這記側踢是真的帥,而且亞特蘭娜女王的腿也是真的長,比戴安娜還要長幾公分。

    至少1米8起步……

    羅素打定主意,待會兒絕不和她同框出現。

    湄拉:“……”

    誰能告訴她,事態究竟要怎樣發展,才會讓久別重逢的潸然淚下,變成一照面,母親就給兒子臉上來上一腳,踹完之后還一副理應如此的模樣。

    湄拉覺得自己該說些什么,否則亞瑟會瘋,她輕咳一聲,上前兩步對全神戒備的亞特蘭娜說道:“女王閣下,我是澤貝爾王國的湄拉公主,您還記得我嗎?”

    “湄拉!”

    亞特蘭娜眼前一亮,放下戒備上前將湄拉擁入懷中:“好孩子,你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你不該來這。”

    “啊啊啊啊————”

    “不,我覺得你還是關心一下亞瑟比較好。”

    湄拉眉角狂跳,她第一次知道,原來一個大老爺們的哭聲也能如此撕心裂肺,尤其是那哭聲里夾雜的委屈,真是……

    好在她忍住了!

    “亞瑟!?”

    亞特蘭娜呆愣原地,哆哆嗦嗦道:“是我的兒子亞瑟嗎?他也來了?他在哪……難道說……”

    話到最后,亞特蘭娜似是想到了什么,那熟悉的感覺,是血濃于水的親情,可不就是自己的兒子嘛!

    湄拉點點頭,小聲補上一刀:“是的,就是他。”

    “嘶!!”

    亞特蘭娜倒吸一口涼氣,無數次幻想和兒子的見面,但眼下的局面真是一次都沒有過。

    想都不敢想!

    她跌跌撞撞跑到廢墟里,把豬頭……不是,把正在哭泣的兒子挖了出來。

    “亞瑟,我不知道是你,如果我知道,我肯定不會這么做,我當時嚇壞了!”

    亞特蘭娜默默流淚,抱住亞瑟的腦袋,親吻了一下額頭,而后將其擁入懷中。

    “沒事,是我不對在先。”

    事到如今,亞瑟還能說什么呢,就他現在這模樣,別說二十多年未見的母親,就算朝夕相處的父親也認不出來。

    可是,好委屈呀!

    明明電視上、小說里,即便相隔幾十年,即便容貌大變,母親都能一眼能認出自己兒子,為什么單單就他不是?

    “啊啊啊————”

    亞瑟抱住母親嚎嚎大哭,要將自己心頭的委屈發泄出來,亞特蘭娜剛開始哭得非常矜持,片刻后母愛泛濫,兩人哭得一個比一個響。

    終于,代表委屈的眼淚哭完了,亞瑟的淚腺開始激產名為‘思念’的眼淚,開始了第二撥嚎嚎大哭。

    “太感人了,這就是愛啊!”羅素唏噓感嘆,偷偷抹了一下眼角。

    那是鱷魚的眼淚嗎?

    湄拉心中吐槽,如果不是羅素的存在,這一幕本來真的很感人,但現在,聯想之前那一幕,能憋著不笑,就是對親情的尊重了。

    恕湄拉直言,不是她冷血,而是真的感覺不到淚點!

    半晌之后,哭戲結束。

    亞特蘭娜摸著兒子腫到不可思議的臉,只覺得越看越帥,感懷道:“亞瑟,你長大了,我都認不出來你了!”

    “認不出來很正常……”

    亞瑟呼吸一滯,尬笑兩聲,望向母親容顏不變的青春面孔:“你也……你還是那么年輕。”

    亞特蘭蒂斯人體質異于常人,以亞特蘭娜女王為例,時間在她身上如同冰凍,但她的確是老了,金色的長發已經花白。

    “原諒我,亞瑟,當初離開是為了保護你和你父親。”

    亞特蘭娜顫聲道:“你父親,他還好嗎?”

    “他一直在等你,每個清晨都會去碼頭等待。”

    亞瑟淚眼模糊:“為什么你不回去,哪怕一次也好,我一直以為你已經死了,至今不敢把這件事告訴父親。”

    說道這件事,亞特蘭娜抹去眼角的淚水,鄭重道:“因為進入地下的門是單向的,只有拿到三叉戟才能出去,可是三叉戟被卡拉森守護著,傳說中的大海怪是真實存在的,就在瀑布后面的深海里。”

    亞瑟不明覺厲,雖然他不知道卡拉森是個什么玩意,但亞特蘭娜表情凝重,想必是個非常強大的怪物。

    “大海怪卡拉森,傳說中的大海怪居然會守護三叉戟……”

    湄拉想不通兩者因何聯系在一起,但拿不到三叉戟就無法離開,哪怕是傳說中的大海怪也要硬著頭皮闖一次。

    “一起去!”

    湄拉打定主意,對亞瑟說道:“我們本來就是為了三叉戟而來,沒有退卻的理由。”

    “不,這太危險了,你們戰勝不了卡拉森,我曾經嘗試了無數次。”

    亞特蘭娜摸著亞瑟的臉,閉上眼睛搖了搖頭,強行壓下出戲的念頭,凝重道:“卡拉森只允許真正的君王通過,也只有真正的君王才能舉起三叉戟。”

    噗通!

    瀑布后的水潭濺起浪花,引得三人齊齊看了過去,只見羅素丟下一塊巨石測量深度,而后身軀一躍跳了進去。

    “……”x3

    亞特蘭娜傻眼看著這一幕:“亞瑟,那是你的人類朋友?”

    “呃,算是吧,因為我我才摔成這樣。”

    “那你趕快去阻止他,不然卡拉森會把他當成食物生吞活剝!”看著原地傻站著的亞瑟,亞特蘭娜急忙出聲提醒。

    “不,我覺得他把卡拉森當成食物生吞活剝的可能性更大!”

    亞瑟說完和湄拉對視一眼,兩人齊齊點頭,一同沖進瀑布,順著深潭潛入海下。

    “該死,現在的年輕人怎么這么沖動……”亞特蘭娜咬咬牙,緊隨其后跳進了水潭之中。

    ……

    水潭內的洞穴直通地下深海,羅素駕馭海水下潛,很快便來到了一處破敗荒涼的遺跡。

    他抬手一揮,拂去擋路的海水,一眼便看到了坐在王座之上的亞特蘭蒂斯帝王……的尸骨。

    全身金色鱗甲覆蓋,象征著高貴的王權,四肢有綠色護甲,一頭長發和綠色披風隨著水波舞動,坐于王座雙手拄著神圣三叉戟,雖已生死多年,只剩一副骨架,仍帶著一股不容侵犯的威嚴。

    而周邊的遺跡,似乎是曾經的亞特蘭蒂斯宮殿,這讓羅素浮想聯翩,帝王的自我放逐似乎并沒有那么簡單,這其中或許還有支線劇情。

    比如,導致亞特蘭蒂斯沉沒的罪魁禍首,是某個用下半身思考問題的神明。

    就在羅素踏步走向王座的時候,遺跡地面轟隆震顫,海水攪蕩泥土,使周邊渾濁不清,變得目不可視。

    羅素皺眉揮手,將遺跡內的海水全部排空,制造出一片空氣稀薄的區域。

    這時,亞瑟三人也趕到了遺跡,看到羅素急忙跑了上去。

    “快,卡拉森已經蘇醒,他不會允許人類接近三叉戟,年輕人,你趕快離開?”亞特蘭娜好心勸道,畢竟是亞瑟的朋友,她不能坐視不理。

    “離開?”

    羅素撇撇嘴,雙目凝視水幕外的黑色深海:“就憑它?”

    “沒錯,卡拉森是三叉戟的守護者,只有真正的君王才能得到它的認可。”

    “不,出了君王,拳頭大的人,也能得到它的認可。”

    羅素嘴角一咧:“說來真巧,我的拳頭就很大!”
江苏快3开奖数据 个人摄影怎么赚钱 手机麻将代理哪个平台好 私家烘焙如何赚钱 大时代彩票群 手机麻将作弊外挂 小生意越来越难赚钱 东北麻将 好用的麻将app 那曲做什么行业赚钱 小鸡下蛋赚钱游戏 2.43魔兽世界赚钱方法 手机版大话西游赚钱不 全民欢乐捕鱼第一期 古冶区女人做什么赚钱 河北人人麻将怎么代理 常德逗比联盟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