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小說 > 殘活 > 第六十五章:普通人
?劉封再次睜開眼睛,那股強大的力量已經從自己身上散去,取而代之的是無力,乏累,等等普通人才會有的感覺。

劉封握了握右手,矛沒有如同之前那樣朝著自己飛過來。

攥了攥拳,充滿力量的緊實感也離劉封而去,看了看前面被削成丸子的人形蜘蛛,劉封坐在地上,好在這家伙死了,不然劉封即使復活了,也難逃一死。

撿起匕首,輕輕的在自己的手臂上劃開一個小口子,十分鐘...二十分鐘。

一點愈合的跡象也沒有,劉封除了現在身體素質比普通人強壯一些,再跟普通人就沒什么區別了。

放眼望去,天空已經蒙蒙亮了,劉封不知道自己折騰了多長時間。借著微薄的晨光,劉封看到了血月聚集地被摧殘后的模樣。

四級的人形蜘蛛對他們的屠殺,是碾壓性的,不留活口的,沒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將節肢探入房子里,剩下的只有寂靜,和血流成河的場景。

站起來走了幾步,新生的身體果然還是需要一段時間來適應,一想到自己異能全失,淪為普通人,氣的劉封對著空氣就罵道:“天機,我去你大爺!”

“我對你表示同情,而且你不用這么大聲叫我。”天機的聲音直接在他的腦海中響起。

“你沒走?”忽然傳出來的聲音給劉封嚇了一跳。

“我,無處不在。”天機的聲音再次傳到劉封的腦海中。

“如果我再找到一個寶石,你能將這里的人都復活嗎?”

“不能...我只能復活意識還沒消散的人。”

“那能恢復我的異能嗎?”

“不能...我只能適當強化你的身體。”

小聲:“廢物天機。”

“我聽到了,如果想再找我的話,在腦子里呼喚我的名字就行了....干嘛?”

“沒...我就試試...”劉封尷尬的撓了撓頭,此時天機再沒有回應他。

拔出人形蜘蛛身上的矛,擦干散落在地上的兩把匕首,作為陪伴劉封至今的武器,既是沒有與它們相通的異能,劉封也得將他們帶在身上。

正當劉封準備離開這里的時候,蜘蛛的肚子忽然臌脹了起來,一只手破開了劉封的肚子,伴隨著血水濃水,爬出來一個全身已經被腐蝕的沒有一塊好肉的人。

劉封將長矛緊緊的握在了手里,手心都滲出汗來,他沒有了異能,如果這人還如人形蜘蛛一樣強大,他不死也得死了。

那人看到劉封握著矛,虎視眈眈的看著他,竟然跌坐在地,身子不斷的向后撤,嘴里咕噥著:“別殺我,別殺我!”

“你是誰,我不殺無名之人。”劉封故作輕蔑的說道。

“我叫小丑,我是血尸神教的一名教徒,別殺我!求求你別殺我,我還有用,我現在還有進化者的實力,我有用!”小丑一臉驚恐的說道,他與人形蜘蛛的記憶是共通的,雖然他無法控制當時的力量,但是發生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

這個死而復生的男人,在小丑的眼里,恐怖程度已經可以比肩血尸神教的教主了。

“血尸神教。”劉封砸吧了一遍這個名字,另一個名字浮現在了他的腦海里:李雨。

如此說來,血尸神教跟他結仇不是一天兩天了......

“你滾吧,你太弱了,我不需要你。”劉封看都沒看小丑,收起矛就走。

小丑愣了愣神,這就,放過自己了?看到劉封不再理會他,小丑急忙向著與劉封相反的方向跑路,他再也不想看見這個殺神。

背后是跑路的小丑,和血月聚集地血流成河的廢墟,劉封當然不想這么簡單的就饒過小丑,但是聽小丑的口吻,小丑還是個進化者,但是劉封不是。

如今只是普通人的劉封,如果小丑發現了劉封異能喪失的事情,是誰饒過誰,還不一定呢。

血尸神教總教會,一名黑袍男子大肆的咀嚼著彼岸花的果實,忽然發覺自己的一處血系被抹除:“真是廢物。”

對著幾百公里外血月聚集地的位置,比了個手槍的手勢:“boom!”

劉封前腳離開血月聚集地,背后的聚集地就從地底傳來劇烈的震動,以嚴樹之前的地下城一起,轟然倒塌,整個血月聚集地陷落為一個天坑。

從上方看,這血月聚集地的地下,竟然如同地上一樣發達,四通八達,甚至還有一條小路,連通的是劉三地下的喪尸實驗室。

來不及多加思考,地上的裂縫已經蔓延到了劉封的腳下,劉封拎起矛,就開始遠離血月聚集地的地方逃去......

劉封的車隊上,原本應該坐著劉封的位置,坐著淚眼朦朧的金月。

“封哥不會有事的,封哥的命大著呢。大嫂,哎呦大嫂喂,求求您別哭了,成嗎?”陽衛厚著臉皮,安慰著情緒不是很穩定的金月。

一陣震動傳來,方向正是血月聚集地的位置。

“莫非...”

“莫非什么莫非!老大叫我們去取糧食,我們就去取糧食。”劉富貴呵斥道,其實他心里也沒底,但是事到如今,只有一個辦法:相信劉封。

如果劉封死了,他們再去全都活不了。如果劉封活著,他們去不去都無所謂了。閱歷比較高的劉富貴看的比其他人都要透徹一些。

而現在,就算劉封不在,也要抓緊時間將糧食運回基地,基地里那么多張嘴等著吃飯,這么一堆進化者,這點事情都辦不成,怎么配做劉封的手下?劉富貴暗暗下定決心。

無論劉封是死是活,劉富貴都想好了對策。可他萬萬想不到,劉封活著,但失去了所有的異能,變成了一個普通人。

此時的劉封,孤身一人,拄著矛走在路上,雖然沒有了異能,但是零零散散的普通喪尸再也對劉封制造不成威脅,矛尖一挑一刺,就有一個喪尸斃命。

路途遙遠,腳力不足,腹中饑餓。種種原因,導致劉封已經偏離原定的路線。

腿,總不能和汽車的輪胎相比。走了近一天的劉封在路邊隨便找了個修車鋪子,確認屋子里沒有除了劉封意外會動的生物之后,劉封枕著一堆機械零件就倒了下去,濃厚的機油味掩蓋了劉封身上的血腥味,自劉封離開家門以后,這是劉封第一次這么沒有安全感。上一次,是他剛踏出家門的時候。

夜晚總是很漫長,還能聽到大街上喪尸一點點挪動腳步的聲音。

地面開始輕微的震動,由遠而近能聽到微弱的嗡嗡的聲音。

劉封的睡眠很淺,他知道這里并不安全,一點點的動靜就能讓劉封驚醒。

將耳朵貼近地面,劉封聽到的聲音越來越近。是汽車行駛的聲音!

劉封急忙用矛在卷簾門上挑了個小縫,來觀察外界的情況:一輛軍用的吉普車飛馳而來,向著劉封的方向。

劉封急忙閃身,只見這個吉普車奔著這個修車鋪子就進來了。

巨大的撞擊聲將附近的十幾只喪尸都吸引了過來,狹小的屋子,一半的空間一輛撞在墻上的吉普車占據,另一半則有喪尸不斷地涌入進來,劉封頓時進退兩難.......

江苏快3开奖数据 网络借款理财平台 股票融资融券条件 广州浪奇股票 富深配资 如何判断股票涨跌趋势 股票软件哪个好 朗姿股份股票 002573股票分析 亿配资 尚鹏配资 顺配宝 2012短线股票推荐 9月14日上证指数 全球股全球股票指数 中字头股票 股票融资平台_杨方配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