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小說 > 殘活 > 第十三章:彪哥你好
?各人開始各司其位,馬翔和王少陽把基地管理井井有條,劉封逛了逛,幾次試圖站起來,都以失敗告終。“不知道多久才能好。”

嘆了口氣,使喚徐恰把輪椅推到自己房間,劉封看著徐恰,心里五味陳雜,雖然徐恰妄想睡他,但那天夜里也沒看太清楚,今天仔細瞅瞅,長得還是挺像樣子的,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挑不出來哪里不好。

劉封搖了搖頭,甩掉了腦子里的垃圾想法,讓徐恰出去,自己在屋子里對著鏡子發呆,想起自己瀕死的時候磕的綠色晶體,伸出手臂揮了揮,感覺沒什么變化,力量也沒多大提升,瞧了瞧鏡子,自己也沒有變成嫩牛五方的跡象。劉封縷著思緒:喪尸吃了人肉會進化,人吃了變異喪尸的腦仁中的特殊晶體會進化,按理說二級喪尸的晶體,能讓我變強不止一點點。我的傷勢也確實恢復了...劉封一個人,便在房間里這么郁悶著。晚上便睡去了。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在此時夜里,劉富貴一榔頭一榔頭敲在劉封托付給他的爪刀上,按照劉封的要求,他把爪刀融了一個鋼制的把手上,做了兩個匕首,我們都知道,人有五根手指兩只手,喪尸也是人變得,他又把一個爪子固定在一根鋼棍的上邊,鍍進去鐵,做成了一個矛,他拿這個東西測試過,削鐵如泥,脫手而下直徑沒入地里,不由得感嘆,不愧是劉封,這么厲害的材料都能能弄到,聽跟著彪哥回來的人說,劉封還沒死,被彪哥棄在那里了。暗暗握拳。心里也盼著劉封回來。

這時,門被踹開,彪哥帶著人進來了:“劉富貴,我讓你打的刀具怎么樣了?”劉富貴手一挑旁邊的雨布,箱子里精鋼鍛造的長刀整整兩大箱子:“都做好了,您過目吧。”彪哥點點頭:“不錯不錯,咦?”劉富貴剛用爪子做好的長矛被他發現了,彪哥推開劉富貴,拿起長矛一顛一比,十分趁手,眼神望向劉富貴,嘴角上揚:“好啊,你敢藏私貨。說,這東西哪來的,還有多少。不然老子把你丟到喪尸堆里。”劉富貴看著爪矛被彪哥發現,心涼了一半,低頭不語,這時彪哥帶人開始搜劉富貴的工作間,好嘛,一對匕首,七個未加工的爪子。全在這了。

彪哥拿起匕首,對著做好的鋼刀擬過去,一劃,削鐵如泥般,精鋼打造的刀不費吹灰之力,便被削為兩截。彪哥心里歡喜,看著這批刀,給了劉富貴一腳。則一腳踹的劉富貴到在地下蜷曲著身子。心里憤恨不已。彪哥帶著人取了鋼刀爪刃便走了,臨走時還給劉富貴留下了幾句話:“別總想著在我這兒耍小聰明,以后你就吃豬食長記性。”在眾人的哄笑聲中,彪哥越走越遠。劉富貴爬起身,充滿絕望。劉封唯一托付給他的事兒,也讓他辦砸了。次日天明,馬翔整理好隊伍,開著幾輛破車,頭車里是劉封馬翔王少陽二亮,后邊載著一隊二隊的隊員,就向著彪哥的養豬場,浩浩蕩蕩的開去。

目標很簡單,接回劉富貴,拿回武器。

隨著王少陽停下車,洋樓的大門被兩個身材枯瘦的人打開。

一個男人被一群人簇擁著出來,這次,沒摟女人。

彪哥的武器也由那把小手槍換成了一桿矛,劉封在后排向王少陽使了個眼色,王少陽當即下車,隨后后邊的隊員陸續下車,扛著一把把槍,很是唬人,彪哥的人隨即上前對峙,兩伙人一起舉槍,場面一度一度十分緊張,這時王少陽開口道:“我是龍山警察局的局長,我叫王少陽。今天代表我們龍山基地,來找彪哥談點事兒。”

彪哥一聽緩緩放下矛,昂著頭說:“我就是彪哥,你們想找我談什么事兒。”

“討個人。”

“什么人?”

“劉富貴。”

“不可能!”彪哥說的斬釘截鐵,不留余地。

半晌又說:“你們怎么知道劉富貴?”

二亮推著劉封緩緩從車上下來,還跟著馬翔。

“馬翔?哦哦哦,原來你們要庇著你們新的小弟。”彪哥的馬仔嘲諷道。

王少陽汗顏,小弟?這可是那個單挑三個一級喪尸的主欽點的總隊長。。。

馬翔小隊的隊員聽到這套說辭也是忍俊不禁。

但是畢竟劉封發話了,誰的話都可以不聽,唯獨劉封的不行。

與此同時,劉封小聲的對二亮吩咐:“一會我靠近對面彪哥,你就推著我靠近他們跑就行。”

二亮不解,卻也是應下來。

彪哥眼尖,瞧見了劉封:“這不是封哥嗎?怎么了,殘廢了?”

馬翔王少陽,身后的出生入死的隊員們,面色逐漸發冷。

二亮推著劉封上前,劉封卻是陪笑道:“嘿嘿,彪哥,沒辦法,受了點傷。彪哥,我能見見劉富貴不?”

“想見劉富貴啊?”

“對啊彪哥。”

“那你想去吧。”

隨著一陣彪哥和他馬仔的一陣哄笑,劉封小聲對二亮說:“行動。”

二亮推著劉封便向著彪哥后邊跑去,彪哥一矛就向著劉封刺去,

誰知此矛竟然不受控制,脫離了彪哥的手,霎時飛起,隨著劉封,一個個刺穿了彪哥的馬仔,最后懸在彪哥額頭上。

眾人瞠目結舌,尤其是彪哥,要不是有臉皮接著,下巴要掉在地上。

再觀馬翔等人,鴉雀無聲,本想著有一場惡戰,結果呢,惡戰沒開始,彪哥手里的武器反水了,自己給自己馬仔殺了,現在抵著彪哥的額頭隨時會刺下去的樣子。

劉封艱難的翹起二郎腿,按耐住心中的興奮,對著彪哥說:“我問,你答”

其實劉封在車上就感覺到了腦子里的悸動,仿佛身體的一部分,遺落很遠的地方,看見了彪哥手里的矛,心里更加確認,已經與矛,或者說是矛上的爪刃有了些許聯系,不過對峙之下,彪哥還是發現不了的。強攻不得,只能智取。

沒想到嫩牛五方{喪嬰}的綠色晶體竟有如此功能,驚喜之余不忘淡淡裝逼。

“我問,你答”

江苏快3开奖数据 旭胜配资 股票配资平台正规 海立通配资 在线理财平台排名 000977股票股吧 今日上证指数大盘多少点 东风汽车股票走势分析 股票分析网站排名 攀枝花股票融资公司 股票涨跌颜色为绿色 股票分析师能炒股吗 北京股票配资 股票分析师简介 炒股怎么炒 股票配资风险 好的股票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