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小說 > 殘活 > 第十八章:董曉宇很強?
?“打擾你個錘子!”

bang!劉封控制矛斜著劃過去,用尾巴給了董曉宇一下子,看著他誠惶誠恐的樣子,哭笑不得。

“過來,坐著。”

劉封喊了董曉宇過來,董曉宇有點尷尬的看著劉封:“老大,我...我就算了吧。我不好這口...”

二亮此時好像也恢復的差不多了,起身,拽起董曉宇,摔在劉封旁邊的地板上。然后安然的回去坐著。

這一套動作,總用時不到一秒。

二亮此時光著上半身,不是肌肉狂魔的那種體格,而是身上布滿了流線型的肌肉,給人一種速度與力量并存的美感,坐回去翹著二郎腿對著orz姿勢的董曉宇說:“老大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哪那么多多廢話。”

劉封盯在眼里,表面不動聲色,心中已經是波瀾萬丈,二亮的速度,快了不止一倍,行動神速如同鬼魅一般:“你這,變快了不止一點啊。”

二亮也是有些欣喜,不過右胳膊,空蕩蕩的袖口,沒有破天荒的斷肢再生,也沒有長出點什么的苗頭。搖了搖頭,欣喜逐漸散去。

劉封卻是拍了拍二亮的肩膀:“唉...太快了,不男人。”

“.......”

董曉宇在一旁看著自己崇敬的領袖,講著騷話,調笑著二亮。也是感覺某樣東西在一點點的缺失..是節操嗎...

劉封瞟到了董曉宇臆想菲菲的眼神,給二亮遞了個眼神:“這小子交給你了,看著辦吧。”

二亮畢竟是強化過兩次的身軀,左手拖著董曉宇就往訓練場走,劉封不緊不慢的渡步跟在后邊。

一場大戰剛結束,不少人都在休息養傷,處理內務處理尸體清掃戰場,警局后邊的訓練場也沒有什么人,二亮把董曉宇甩在訓練場的中央,對著他說:“匯報一下,你是哪個大隊,哪個小組的.”

董曉宇立刻挺起身:“報告,我是龍山基地第二大隊第三小隊隊員董曉宇。”

二亮聳了聳鼻子:“王少陽那小子怎么帶出你這么個選手。得了,你運氣不錯,聽老大的說法,你八成也是個進化者了?”

“進化者?”

“啊,對,進化者。我剛起的名字,見過老大可以讓匕首懸浮在身邊殺敵嗎?”

“見過...”

“見過我剛剛的速度了嗎?”

“見過。”

“我也是在一次快死透了的時候,被老大救活的,覺醒了異能,最開始跑的能比博爾特快一點吧,現在估計能比*快一點哈哈哈哈。”

看著二亮獨臂拄著劍自我陶醉,董曉宇的臉上也只能尷尬的陪著笑,忽然他意識到了什么...

“你是說我也??”

“沒錯,所以說你小子運氣不錯。”正說著,二亮一個閃身閃到了他的身后,一腳踹在了他的屁股上。又自言自語道:“躲不開啊?看來不是我這個類型的。”隨后把他按在地上,握起一只手。

董曉宇一愣:“做什么?”

咔!二亮用力,一下把他的手折在地上。“啊啊啊啊啊啊!!干什么啊”“掰腕子啊,你力氣怎么這么小...”二亮嗤之以鼻

劉封在旁邊就這么看著二亮花式折磨著董曉宇,雖說有些報復的意味在里面,但是不得不說,二亮折磨人的方式...挺令人賞心悅目的。

一開始二亮還饒有興致的一點點貓逗耗子一樣激發他的潛力,時間一長,貓也會無聊。二亮拿起長劍,假意向著董曉宇劈去,啪!

終于起了點變化,董曉宇用左手撥開二亮的長劍,右手一撥,從二亮的手里將長劍奪了去。

“呦?欺負我獨臂?”二亮眉毛一挑。

劉封看著二亮吃癟,也是狠狠的嘲笑了一番二亮,然后把身邊的矛丟了過去。“你倆打一仗吧,別打死了或者掉點零件就行。”

此時劍,握在董曉宇的手中,起了一番變化。董曉宇的手中滲出血液,縈繞在劍上。二亮一愣,但是回頭看見劉封身邊飄著的匕首,心里也釋然。喪尸都會進化,人為什么不能呢。

握著矛,看著董曉宇手里泣血的劍,二亮的眼神開始認真,抬步而上。鏜鏜鏜,三聲。二亮依靠著速度,進攻了三次。卻被董曉宇均提著劍格擋住,二亮眼中閃過一絲詫異。

董曉宇則是驚奇的望著手里的劍:“我去,發生什么了。”此時董曉宇心中危機感強烈,劍不由手,又格擋了二亮一下攻擊。但,俗話說的好,天下武功無堅不破,唯快不破。

二亮進攻的同時右腳一劃,帶倒了董曉宇,隨即一矛抵在董曉宇額頭一公分處:“弱,雞。”

劉封在旁邊看著,鼓起了掌,不錯不錯,效果很成功,你升官了,董曉宇,去給王少陽做副手,就說我讓你去的,去吧去吧,董曉宇大喜過望,急忙跑去報道。

二亮搖了搖頭:“只有一只手的生活,我還是得適應適應。”劉封按住他:“你已經很強了,再一個,你沒發現你劍讓那小子拎走了嗎?”

“我草!”二亮抬腳就要去追,卻被劉封攔住:“那小子的異能可能就是用劍,你去找劉富貴讓他再給你打一把劍吧。對了,進化者這個名字,起得不錯。”

回去收整東西,劉封在他自己的房間里,努力激發自己的異能,結果沒什么感覺。只是,傷口愈合的快一點,能感覺到爪刃的存在,控制爪刃的距離也沒什么改變,依然是半徑三米。

劉封不會知道的是,在他的頭顱中,一顆金色的松果體在緩緩地凝結。

基地隨著彪哥人們的加入,也是逐漸的變得富有條理,種起了菜,建好了蓄水池.....

劉封糾集了基地里幾乎所有的人一起來到了龍山后山,埋葬了王烈的墓地,頂著蒙蒙細雨,眾人雅雀無聲,男人們,把一具具尸體,埋進墓地,樹立起一個個簡單的墓碑,雷臺,板鍬哥,常用,方良翰,家哲,曹經綸,青玉,袁鶴軒,劉知,翁新榮....一個個流著血的名字,不斷的被樹立起來,劉封也是沉默著,拎著一個板鍬,插在了板鍬哥的墓上。二亮拎著一個沾著污血的帽子,放在了一個人的墓上....

伴著輕微的雨聲,眾人挖掘土地的聲音,劉封緩緩開口:“就在不久之前,我們,被動經歷了我們這個基地成立以來,最大的災難。一千多只喪尸。還有強大的變異喪尸。有組織,有規模的,在一個進化出了智慧的尸王的控制下。與我們展開了戰斗,我們贏了,各位也好好的站在這里。但是,不要忘記,是誰的犧牲,讓我們可以好好的站在這里,常用,方良翰,家哲,曹經綸,青玉,袁鶴軒,劉知,王烈...”劉封一個個的念著,戰死的人的名字...每念出一個,人們就更加沉默,空氣更加死寂..

“開槍!”

王少陽一聲令下,活著的隊長們,舉起槍,一槍,兩槍。總共八十六聲槍響,代表著跟著喪尸戰死的八十六個戰士。

最小的小杰開始抽泣了起來。一個女孩的哭泣聲也劃破了這寧靜:“媽媽,我爸爸呢...”

馬翔仰著頭,雷臺,王烈...一個個一起與他出生入死的名字,努力不讓眼淚落下。

“今天,我們還能活下來,給死去的人安葬。明天,也許就是其他人給我們安葬。但是,只有與喪尸戰斗而死的人,才有資格埋在這片墓地里,每個與喪尸戰死的人,都可以被埋在這篇墓地里,你的名字,會被龍山基地,時代歌頌,世代傳承...”

回到基地,躺在床上,劉封看著天花板,活著,也許很簡單。但在這個世界,想活下去,真的很難。

※※※

幾個月前

在一個破敗的聚集地里,一個少年從一個營帳里跑出來,碰!撞在了一個高大男人的身上,幾個人把少年圍住,一頓毒打,為首的人叼著大大的煙卷,看著被毆打的身形扭曲,鼻青臉腫的少年。

砸了咂嘴,道:“在我沈威龍的地盤,想偷東西,不想活了?”

少年跪下,頭重重的磕在地上:“龍爺,您怎么打我都行,這點剩飯給我媽媽吃吧,我媽媽已經好幾天沒吃飯了。”

“哈哈哈哈,讓你媽媽陪我們都睡一覺,吃點東西還不成嗎。”沈威龍的一個馬仔哈哈大笑著說,隨后眼神狠厲,一腳踩在了少年的身上,將少年和他的母親逐出了聚集地。

離開聚集地的時候,兩人身上活人的氣味吸引了喪尸,在喪尸的不斷追趕下,少年的母親被喪尸撲倒,一群喪尸圍擁而上,一起品嘗這得之不易的鮮肉大餐。

“小杰,快跑!”

這是少年聽到的母親說的最后的話,小孩子十分機靈,一路躲過了喪尸的追捕,昏在了彪哥的聚集地前。

次日清晨,被換班的看守發現。

“這么小啊”

“又來個吃白飯的。”

“去去去,找幾個人,把他丟到養豬場。”

彪哥的一號馬仔李作說道。

...此少年,正是養豬場唯一活下來的少年:小杰

江苏快3开奖数据 宏琳配资 网络借款理财平台 理财最好的方法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报告 期货配资·杨方配资开户 公牛配资 东吴证券股票推荐 股票融资平台ˉ杨方配资 哪家理财产品好 三一重工股票行情 北京期货股票配资公司 期货配资ˉ杨方配资平台 专业股票分析软件哪个比较好 台州股票配资 河南股票融资 有哪些好的股票配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