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小說 > 殘活 > 第一百三十一章:奇襲敵后
?
可以看見的異種主要有四種--長相怪異,鼻子長嘴上,嘴長額頭上的五官錯位的馬(簡稱怪馬),長著猙獰人臉的獅子(簡稱人面獅),咧著嘴角微笑的黑羊(簡稱黑羊),以及不斷噴涂黑色黏液的肥胖肉塊(簡稱肉山)。

透過狙擊鏡里看到的東西讓劉封毛骨悚然,自末世開始以來,喪尸多多少少的劉封還能理解,衍生的變異種類劉封也能接受,可這怪馬......甚至人面獅,還有一堆咧嘴微笑的羊正沒命的向著前沿陣地沖過來,如果不是腕表的讀數顯示達到了二級,恐怕乍一看到還不知道這些看起來比較詭異的動物竟然是能輕易剝奪人命的殺手。

一發子彈射出,劉封狙擊步槍的射程要比其他武器的射程要遠,子彈從槍膛里打著轉的貫穿了一個肉山,破口處黑色的黏液不斷的涌出,隨著肉山身上巨大肉塊的不斷蠕動,這個傷口居然愈合了起來,而此時這個肉山的身體蜷縮到了一起,又一發黑色黏液噴涌而出,糊在劉封的掩體附近。

得離開這里,不斷漫進來的黏液遲早會沾染到士兵或者劉封的身上,劉封可不想年紀輕輕的就壯士斷腕當個楊過。

“走!帶上武器跟我去側面!”第一戰線的隊伍有很大的行動范圍,甚至可以前往戰場下面,而劉封之所以一直在掩體這里待著的原因則是因為這里有重火力和足夠安全的火力輸出位置。

隨著黑色黏液的不斷轟炸,很明顯這個位置不再安全。第二戰線第三戰線都有近乎100%的防御,除非異種攻破了第一戰線將他們從那些鋼鐵堡壘里拽出來。

因為戰線不同的原因,第二戰線只負責大范圍的火力覆蓋,第三戰線負責在第一戰線崩盤之前保衛前線駐地的安全,所以大多數的任務都要由第一戰線的人來完成。

被臨時抓來充壯丁的劉封完完全全能勝任這一個隊長的任務,二十余個新兵在黑色黏液的進攻之下已經命隕了四個人,現在正在好好的二十人正跟著劉封和他的隊員蹲走前進著穿過這片掩體。

憑借地面不斷地震動和掩體往下掉落的土渣,劉封就知道那些異種一時半會壓不到第一戰線,這些異種雖然比上一波強悍,但是這樣強悍的火力下,別說二級,哪怕三級的實力都沒辦法撐過一秒,估計只有達到了四級的實力才能在這強大的火力之下站幾秒,隨后變成一個高等級的篩子。

劉封已經摸清了異種進攻的路數,先用黑色的黏液覆蓋住重要的火力,然后近戰的異種沒了命的往上沖,只要有第一個沖上去的,就有第二個,不敢探頭的人類早晚成為他們的腹中美餐。

劉封不是坐以待斃的人,而身為上校的前沿陣地的指揮官也不是,他有他得以守住前沿陣地的底氣,第二防線和第三防線的重火力就是他的底氣。

劉封的底氣相比少校就少尉更簡單了一點,劉封的底氣是他手里的步槍,根據華夏中心基地發的小冊子劉封了解到,為了應對二級以上的敵人,步槍銅頭的普通子彈全部換成了鋼頭的***,雖然造成空腔效應的效果差了許多,但是實實在在的破開二級喪尸或者異種的頭顱才是最關鍵的,而且相比龍山基地的那些老貨,這些可是末世的第一批武器,質量真是沒的說。

男人有三大愛好,女人,車子,槍。劉封也不例外,根據模式需求改良的新槍型,加裝紅點/cos瞄準鏡切換模式,下掛***,擴容之后根據士兵需要可以將兩個**反向綁在一起的設計,每一樣都讓劉封欲罷不能。

試問有什么比敵人到達你的面前之前就倒在地下更爽的事情呢?

劉封帶著小隊從戰場的側面快速的前進,腳下凈是被炸飛倒這里的怪物殘骸,甚至有張著嘴的人面獅頭顱想從劉封的身上撕下來一塊肉,但是未能如愿以償。

人面獅,怪馬,黑羊都如同不要命的一樣往上趕,前面的死了后面的跟上來,雖然數量不多,但是仗著身體強悍能多抗幾發子彈,一時間讓指揮官也頗有頭疼。

劉封已經注意到了,雖然這些異種不斷的往駐地沖鋒,但是肉山是一直被保護在后排的,它們的存在就像MOBA類游戲里的射手一樣,擁有不俗的進攻能力,但是自己本身卻很脆弱,肉山的周圍沒有異種守著,就像散落在甜品鋪子地上的糯米糍一樣分攤在敵后的各個角落。

隨著劉封的行進,肉山的全貌展現在了眾人的面前,說惡心已經不能夠足以形容肉山了,肉山的樣貌就像一個趴著的人類,但是腹部以下卻拖著大著它身體幾百倍有余的肚子,各種肉塊在身上蠕動著,分泌著滑膩的透明黏液來支撐它的行進,如果非要找個形象的東西比喻的話,比較像白蟻的蟻后。

“嘔!”一個新兵沒忍住直接就開始作嘔要吐,卻被劉封硬生生的將嘴巴給他壓緊按了回去,異種的進攻還沒完畢,肉山的不遠處還有一些異種沒有全部沖上去,這些可都是二級實力的家伙,如果被它們發現了自己這些人恐怕是一遍不夠死的。

“安靜!”劉封看著這個新兵說道,知道這個新兵不在哼哼而是瘋狂點頭的時候,劉封才松開捂住新兵下巴的手。

新兵強忍著酸味和鼻腔粘膜刺痛的味道,劉封看他的眼神像看一個死人一樣,新兵一點都不懷疑,如果自己再繼續嘔下去或者發出什么聲音,這個男人分分鐘將自己大卸八塊引走這些異種。

“您已脫離作戰規劃區域,請盡快返回!您已脫離作戰規劃區域,請盡快返回!”劉封的腕表屏幕被這幾個字給反復刷屏,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劉封索性隨便找了什么東西給腕表蓋上,許三粗幾人見到老大這樣做也是有樣學樣。

而那些新兵手上佩戴的只是普通的能量顯示儀兼軍用作戰手表,并沒有智能系統張偉在里邊作威作福,所以他們沒有這個煩惱。

此時的陣地指揮官上校可是急的焦頭爛額,第一戰線狀況頻發,幾乎沒有幾個人可以正常的應對敵人了,不是被黑色的黏液束手束腳,就是已經被黑色的黏液沾染到,變成一灘不知名的混合物。

眼看著戰線越拉越近,第一戰線東側的一個隊長眼看著異種就要沖過來,情急之下探頭出去端著槍掃射,可是頭剛探出去只見一團黑色的黏液糊到了自己的臉上......

這樣的情況比比皆是,第一戰線被黑色黏液束縛的幾乎完全喪失了戰斗力。

“這他媽是什么鬼東西!炮手!炮手呢?!給我炸它!”上校的脾氣都快炸了,這種敵人就在眼前卻沒有辦法奈何它們的感覺。

“報告長官!距離太遠沒法轉移目標,一旦轉移攻擊對象前沿的異種就攻上來!”最近的炮手一邊瞄準著涌上來的異種一邊回復著上校的話。

不時有異種翻進第一戰線,面對這些二級的異種,普通的士兵簡直毫無還手之力,聰明點的還拿槍和它們拼一拼,甚至有的人看到異種越過了自己的掩體,直接拉響了衣服上狩雷的拉栓......

“就是現在!”劉封帶著隊伍直接向著肉山的背后繞了過去,這種身體龐大行動不便的遠程攻擊的異種在近距離還不如一只普通的喪尸有攻擊力。

劉封靠的如此之近才看的清楚,原來肉山的頭早已被周圍的肉擠在一塊,向外噴射黑色黏液的只不過是肉山進化出來的另一個器官而已.....

砰!一槍輕輕松松,解決一切問題,沒有想象中的激烈戰斗,等待好了時機,三十余只半徑五六米寬的巨大肉山,端好槍,瞄準頭,一槍一個。

此時的劉封真真正正的成為了這些新兵心目中的首領:有膽識,有謀略,等待時機,最小化傷亡,他們把他們能想到的好詞兒拼命的往劉封身上按,殊不知這只是因為劉封實力不足,如果他恢復了三級的實力,何須等待時機?

“長官!”情報人員跌跌撞撞的跑道上校的面前。

“有屁快放!”第一戰線的好幾處掩體已經被異種攻陷,至少損失了六個整編的小隊,按照一個隊長配四個隊員配二十個士兵的編制來看,本來穩穩的勝仗讓上校打成了這個慘狀,此時的上校焦頭爛額的分析著戰況。

“異種不再發射黏液了!”

“!!!!快!!就是現在!!反擊!!”上校的嗓子都快喊破了,此時第一戰線的人接到了命令也開始端起槍清掃戰線下的異種起來,沒有鎖頭外掛一樣的黏液時刻偷襲自己,第一戰線的士兵就沒有什么顧慮了。

“還有.....”情報人員支支吾吾不太好講的樣子。

“還有什么你快說!”上校也端起了槍,準備跟隨第一戰線參與反擊,如今第二戰線的轟擊點已經固定,第三戰線用不到,上校準備去第一戰線參與戰斗,也好觀察局勢發布命令。

“有一隊逃兵...隊長編號DL-D0000001劉封......”

江苏快3开奖数据 股票融资每天多小利息 股票配资门户联系方式 个人买卖白银合法吗 学习炒股 飞牛配资 股票指数期权和股票指数期货的区别 基金配资条件 第一配资网 股票涨跌怎么算的 政府产业基金配资 创业板推出 炒股 今日上证指数行情 什么叫ipo 老财牛配资 浪潮信息股票分析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