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科幻小說 > 殘活 > 第一百八十六章:上校-王曉鴿【完】
?“是我!是我!燕正飛你他娘的!”王曉鴿掙扎的說出了這句話,可是此刻的他已經被燕正飛砸出了好幾個大包,堡壘與壕溝那薄弱的混凝土已經被狩雷直接炸開,這是整個堡壘里唯一個除了出口之外的突破口,而J國人仗著他們強悍的重火力不斷的轟擊著燕正飛的堡壘,卻忽略了戰壕處最薄弱的突破口......
“王曉鴿?”燕正飛再次砸向王曉鴿臉上的手頓了一下,不可思議的看著王曉鴿。
“是我!是我!”饒是直面J國少校王曉鴿都沒這樣緊張,此時的王曉鴿哪還有單槍匹馬闖前線的氣勢,捂著腦袋一副弱小無助的樣子。
“你來了!太好了......不對,你特娘的怎么會來到這里?!!”燕正飛罵了一句,情緒由欣喜轉為疑惑,隨后一臉憤恨的看著王曉鴿。
“你特么怎么回事?老子是燕正飛,老子是你老大,用你救?!”燕正飛雖然嘴上不饒人但是卻是僅僅的將王曉鴿緊緊的抱住了一把,要知道王曉鴿可是冒著九死一生的危險來救燕正飛,突破敵軍封鎖線,轟炸區,游走在敵軍的壕溝,甚至身上這套少校軍銜的軍服。
“人生得此一兄弟,此生足矣!”燕正飛在心里暗暗的說道。
“一連連長,二連連長......所有活著的人都在這里了,算上我一共十五個,接下來......”燕正飛帶著所有活著的人貓著腰蹲在戰壕里面,一切等待王曉鴿的發落,他有本事穿過封鎖區,就有本事穿回去,燕正飛捫心自問,他沒有這個本事。
“你們都在啊!不對......怎么只剩這么幾個人了?”王曉鴿在清點了人數也是先由欣喜轉為了疑惑。
“轟炸,敵軍居然拿出了那樣的大殺器!”一連長憤恨的說道,整個一連只剩下他一個人,他的生命是士兵拿命才拼出來的。
“不會......不會是核武器吧?”王曉鴿咽了一口口水。
“那倒......不至于,對方至少出動了一個炮兵連,甚至還有導向型飛彈!”
......一整個二營損失僅剩這幾個戰士,王曉鴿對J國人的仇恨又加深了萬分,二營的弟兄都是他朝夕相處,如今被J國一舉覆沒他怎么能不生氣!
“回去再說,戰壕里有一些我偶遇之后殺掉的士兵,你們換上他們的衣服,沒準我們可以渾水摸魚的穿過前線,回到華夏駐地。”王曉鴿沉了一口氣,想到了一個十分有可行性的辦法。
“那就按曉鴿說的做。”燕正飛點了點頭,事到如今也就只有這一個辦法,而此時燕正飛的身后,那個堡壘還在不斷的接受轟炸,隨后轟然倒塌。
已經沒時間后怕,一隊人就這樣在壕溝之下穿梭。
“礙事的蟲子已經除掉了,我們可以用炮火向華夏直接發動攻擊,現在他們那里沒有重裝火力,我們可以利用裝備的差距一舉掃平他們!”此時的J國的參謀和管理三個總團的旅長已經計劃將大傷元氣的華夏團長吳忠的駐地一次掃平。
砰砰砰!三聲沉悶的槍響,王曉鴿直接擊斃了一個J國獨立機槍營的軍火看守,因為這是在大后方,機槍營的士兵看守只是為了防止自己人。
“去死吧!J國渣滓!”一連長對著死掉的尸體啐了一口。
“別做這些沒用的事兒,趕快補充彈藥更換槍支,我們可以通過邊線區域回到華夏。”
雖然王曉鴿這樣說著,但是他一路上已經殺了有近五十人了,全都是干干凈凈的一槍斃命,沒有一絲拖泥帶水。
槍聲擾亂了整個前線的秩序,只要有人攔路王曉鴿是打一槍就跑,甚至偶遇了一個單獨的小隊,在一陣掃射之下,輕松的解決掉了這一隊死的不明不白的J國巡邏兵。
“前面就是J國和華夏交戰的分割線了!”王曉鴿指著,與其說是分割線,倒不如說是一片被炮火轟的黢黑的焦土。
燕正飛從懷中掏出華夏的龍旗,將它纏在胳膊上,為了防止被友軍誤傷,可就在他掏出龍旗的一瞬間,一顆子彈直挺挺的穿過了燕正飛的胸腔,那是大口徑的殺傷性子彈,傷口前后造成的空洞清晰可見。
“草!”王曉鴿大罵一聲,抬起槍就向子彈射來的方向掃去,可是無濟于事,迎接王曉鴿而來的是第二顆打偏的子彈。
“快!帶著燕正飛走!”王曉鴿大喊道。
“走個屁!對面狙擊手看著呢,趕緊給老子找掩體!”燕正飛罵道,鮮血從腹部的空洞直接淌了出來,此時的燕正飛也已經失去了行動能力。
“趕緊找掩體躲起來!”燕正飛話還沒有說完,一顆子彈從他的額頭處穿過。
上一課還在講話的燕正飛下一秒就成了冰冷的尸體......
“給老子躲起來!!!都特娘給老子找掩體!”王曉鴿的血都涼了,在愣了四秒之后大聲的吼道。
“燕正飛死了?燕正飛死了......燕正飛死了!!!!”王曉鴿的父母早早就去世了,只留給他一棟小房子,而人心不古,自小自力更生的王曉鴿在上了軍隊之后第一次有了朋友,就是燕正飛,而后的十年里燕正飛一直是他最好的兄弟,也一直是他最好的朋友。
可以說燕正飛是王曉鴿人生里最重要的一個人,沒有之一。
燕正飛的死亡讓王曉鴿當場頭腦一片空白,嘴里重復著燕正飛說的最后一句話:”快找掩體躲起來。”而腦子里卻是驚慌失措,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想當初第一次被炸得半身不遂的時候王曉鴿都沒有現在這么慌張。
“怎么辦?!怎么辦!!”此時又一發子彈擦著王曉鴿的頭皮飛過,但是他沒有恐懼,只有無盡的麻木,那種仿佛置身冰窖一般的無助感。
某位知名作家曾經說過:“只要心里還有相見的人,那就不是孤單一人。”
而王曉鴿這世界上最想見的人,已然在自己的面前,卻成了一具冰冷冷的尸體。
王曉鴿輕輕俯下身,渾然忘記了自己還處在敵方狙擊手的射擊范圍之內:“燕正飛?”一邊自言自語著一邊徒勞的堵住燕正飛的傷口,但是燕正飛已經死了,在那個沒有異種,沒有喪尸,也沒有進化者的時代,從未有人能在大腦被打成了一坨漿糊之后還活下來的例子。
一發子彈又擦著王曉鴿的腦袋,斜著打在燕正飛的臉上,不知道是這個狙擊手故意還是意外,燕正飛的臉被這一發子彈打了個稀碎,血液濺在王曉鴿的臉上......
“啊!!!!!!!!!!!!!!”此時的王曉鴿宛如一個野獸,再也不知道什么是撤退,什么是理性,也正是因為如此,被劉天下改造后的王曉鴿,爆發出了進化者的力量,視力強化。
王曉鴿當場抄起機槍,視力卻意外的清晰,他甚至能看到八百米外偷襲王曉鴿等人的狙擊手臉上的胡子。
砰!一槍,狙擊手的頭開了花。雖然機槍的射程與***相差無幾,但是其精準度可是從未有人能用它在如此遠的距離里精準擊殺敵人,因為沒有瞄準鏡,而且子彈會飛到天上去。
“副營長!快撤退吧!快撤退吧!只要撤下去,我們就都能活下來了!”一連長大喊著,可是卻無濟于事,此時的王曉鴿除了殺了所有J國士兵為燕正飛報仇以外,并沒有其他任何的想法。
“殺!殺!殺了所有要為燕正飛死負責的人!”王曉鴿扛著機槍回身向著J國士兵的駐扎范圍走去。
“媽的,營長都死了,我們還有什么臉活著回去?!”一連長大罵一聲,像是做了很大的選擇一樣,毅然決然的跟在王曉鴿的身后......
那個夜晚是一場屠殺,是J國士兵難以忘懷的噩夢,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擊殺了J國614名士兵,整整一個獨立團,殺得帶著重武器的J國人屁滾尿流的撤退,有人說是鬼,有人說是華夏的新式武器。
而事實的真相是,王曉鴿帶著十四個人扛著十五把機槍,將兩千多人駐扎的J國據點直接殺得片甲無存......
【上校篇-后記】后來的王曉鴿帶著人回到了吳忠的陣地,被記過違抗軍令一次,但是其表現極度優秀,接任了燕正飛二營長的位置。
王曉鴿繼承了燕正飛的指揮才能,將東北戰區的前線掃了個干凈,后任職華夏中心基地東北戰區【末世隸屬第三區】前線總指揮,但是其拒絕升職,始終保持少校軍銜。
后末世爆發,王曉鴿接受委任駐守第三區前線,職務升職為上校。
上校篇-華夏中心基地第三區前沿陣地總指揮官王曉鴿,編號:C-04754124,軍銜上校,華夏C級作戰部隊第一師第三旅旅長,有三次違抗命令前科,于末世紀元0002年四月,配合執行“安全區擴張-代號MS-003”任務時不幸陣亡,雖有違抗上級命令之嫌,但其表現突出,憑借一己之力力挽狂瀾,記華夏特等功一次,其晉銜審批剛剛通過,追晉軍銜為少將,編號A-04754124,英雄雖逝,但其精神長存-華夏中心基地末世紀元0002.4.24.密級-A
王曉鴿一生未娶,終生奉獻給了華夏軍隊,其生涯三次違紀,一次狙殺J國少將,一次清掃了J國三個據點,剿滅一個獨立團,最后一次,拯救了華夏第一獨立小隊。
上校篇,完。
江苏快3开奖数据 股票的上证指数是什么意思 配资盘 杨方配资怎么样 大连华富股票期货 股票配资 股票分析微信 2019年股票配资平台排行 股票推荐·天牛宝名望 理财通和余额宝哪个好 股票涨跌的原理 举例 慧投金融 世界各国股票指数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简配资 石家庄股票融资 股票配资怎么配 明利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