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修真小說 > 最強吞噬升級 > 第080章 大比落幕
    “桀桀,你可真是讓我好找啊。”陳昊桀笑出聲,手提雙錘,氣勢洶洶地朝陸平安走來。
    “糟糕,怎么辦?狂戰荊甲能不能抗住一錘?難道要放出那道怨靈來嗎……”
    頃刻間,陸平安的腦中閃過了數個應對之策,但是哪一個都好像不太現實。
    此時陳昊距離自己只有區區二十幾步,施展身法轉瞬間便可掠至近前,時間上根本來不及。
    轟隆隆!
    突然,一道閃電從空中劃過,巨大的響雷聲緊隨而至。
    神經緊張的陸平安不由心頭一揪,可緊接著,一道亮光便在腦中閃過。
    “對啊,還可以這樣!”
    心中暗道的同時,陸平安狠狠地攥緊了拳頭。
    雖然他急中生智想出的這招風險很大,但是值得一試。
    想到這里,陸平安不再猶豫,迅速投射出儲物袋內的全部暗器,接著飛速繞行,去撿掉落在不遠處的風雷劍。
    的確,這場突如其來的雨,幫助陳昊破解了陸平安的隱身之法,但后者也同樣可以利用天氣。
    先以風雷劍引下落雷,隨后通過捆仙雷索,將其引導至目標。
    這便是陸平安想出的作戰計劃,其最大的優點便是快,不需要進行長時間的聚氣。
    到時,在天地自然之力的面前,修為僅有區區真武境一重的陳昊,只有死路一條。
    計劃進展得非常順利,先前打出的暗器成功地牽扯了陳昊的注意,陸平安最終得以順利拿回風雷劍。
    “給我化為焦炭吧!”
    大喝的同時,陸平安雙膝曲起,準備躍至空中引雷。
    然而,他才剛剛將一縷靈氣注入風雷劍內部,意外竟再次發生。
    就見前一刻還氣勢逼人的陳昊,竟然“撲通”一聲,再次跪倒在地,面色痛苦異常,體內氣機似乎出現了紊亂。
    “嗯?怎么回事?”
    陸平安下意識停止了出招,重新落回地面。
    陳昊此刻占據著絕對優勢,沒有理由故意示弱,更不可能猜到自己的作戰意圖,顯然,他的痛苦并不是裝出來的。
    “對啊,剛才我怎么就沒想到。”
    高空觀戰的周大鉞見狀,頓時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不停地搓起了手掌。
    “周叔,那個人到底出什么問題了?”
    此刻的胡靈又驚又喜,俏臉之上難掩笑容地問道。
    “這個嘛……”
    周大鉞一只手撓著頭,幾度欲言又止。雖然心中明了,但卻一時想不出該如何準確地用語言表達。
    好在一旁的關獻圖及時解圍,向胡靈解釋道:“殿下,其實這種情況我也是第一次見,不過原因倒是不難理解。”
    “那名陳家的參比者由于氣海枯竭,并且所吞升靈丹破碎,在陰差陽錯下破境。這一切看似幸運,但實際上是有很大的隱患的……”
    經過關獻圖的耐心講解,胡靈總算明白了陳昊再出異狀的緣由。
    原來,修煉者通過修煉提升境界,乃是一個不斷貼近天道、契合天道,由凡轉圣的過程。
    根據“天人合一”的思想,每一名修煉者自身,便是一方小天地。
    人體內氣海的靈氣,和外界的靈氣是存在微小的差別的。
    正因如此,修煉者才需要通過運轉周天,將靈石、獸核,或天地間的靈氣,調整轉化成適合自己的狀態。
    而陳昊體內的靈氣,則并不符合這一點,所以他此刻才出現了排斥反應。
    “呵呵,這只能怪你一味依賴外力,自食惡果。”
    這時候,陸平安也大致猜出了導致陳昊變成當前這幅模樣的原因,不由長舒了一口氣。
    說起來,傀儡術本就是修煉者對自身力量不自信,而用外物補償的一種手段,從某種程度上講,和服用升靈丹一樣,都屬取巧之法。
    陳昊最后由于這種原因而落敗,著實是一種諷刺。
    “這一劍,是為姜婆婆的。”
    陸平安一邊冷冷說著,一邊揮動風雷劍。
    姜婆婆對他們家有大恩,可老人僅剩下的一道殘魂,卻由于陳昊的搶奪而消散,如此惡行,不可原諒!
    罡風掠至,難以調用體內靈氣的陳昊慘嚎著仰面躺倒,身前被生生劃出一道兩尺長的血口。
    “這一劍,是為我自己的。”
    陸平安攻擊不停,一劍揮出,再揮一劍。
    自從自己擁有玄階上品血脈的消息傳出,陳昊就千方百計地來暗殺自己,著實可恨!
    這一次,他切換了風雷劍的模式狀態,將一道附帶著雷屬性的劍氣斬向陳昊,后者無力躲閃,中招之后,渾身飆血,整個人抽搐不止。
    “我……我殺了你!”
    在大好的局勢下驟然落敗,陳昊難以接受眼前的事實,心中極度不甘。
    此時,受到紊亂的氣海影響,再加上積累后爆發的升靈丹副作用的反噬,他的身體已經達到了極限,僅僅憑借著心中的一股恨意支撐,向陸平安胡亂投擲著儲物袋中的兵刃暗器。
    然而,在陸平安的眼里,無法調用靈氣的陳昊,幾乎和手無縛雞之力的孩童沒什么兩樣,后者現在的攻擊根本造不成什么威脅。
    當、當、當……
    在金光咒靈氣團的防御下,陳昊擲來的兵刃皆被彈開,完全無法傷到陸平安一根汗毛。
    無力,絕望,恐懼。
    此前披覆了整整二十年“天之驕子”外衣的陳昊,此刻終于痛哭出聲,哀嚎不止。
    “我……我認輸,求你停手吧!”
    眼見著陸平安已經走到距離自己不到十步遠的位置,陳昊趕忙投降。
    不過他很清楚,即便認輸,陸平安也不一定會放過自己。
    “哦?這是……”
    另一邊,陸平安本打算一鼓作氣,在第三劍結果掉陳昊的性命,結果這時,他突然眼前一亮。
    只見掉落在腳下的十幾件兵刃中,一柄通體幽藍的飛劍格外顯眼。
    沒錯!這正是那位在大圩山中,碰巧救下自己的白衣少女遺落的飛劍。
    當初因在與陳昊的激戰中丟失,陸平安事后還懊悔了好一陣。
    “呵呵,謝謝你將它物歸原主,然后,死吧!”
    陸平安收起飛劍,同時加大了在風雷劍劍刃上的靈氣附著量,準備給這場比試,同時也是給雙方的恩怨做一個了結。
    “咳咳咳!要死的是你!”
    從陸平安的眼神中確認了殺意,陳昊不再有任何保留,抱著死亡的覺悟,一邊咳血,一邊將右手伸入左袖口袋。
    那里還有一顆剩下的升靈丹!
    雖然連服四顆升靈丹的下場不難預見,但就算是死,他也要拉陸平安一起下地獄。
    可遺憾的是,此時他的動作在陸平安看來,簡直慢到離譜。
    “娘的,你還吃上癮了是吧?”
    陸平安低聲罵了一句,手腕輕抖,直接將風雷劍甩出。
    雖然也可以瞄準陳昊的心口要害,但為了謹慎起見,他還是將目標換成了對方的手臂。
    “啊啊啊!”
    痛嚎聲中,陳昊去取升靈丹的右手,被風雷劍的鋒刃連同手臂斬下,掉落在地的升靈丹,也被陸平安第一時間用彈指擊碎,徹底斷了陳昊的念想。
    “陸平安,快停手!你已經贏了。”
    這時,田勝終于從局面連續反轉的震驚中回過神來,見陳昊認輸后,陸平安依舊不依不饒,連忙高喊著制止道。
    然而,陸平安卻是置若罔聞,似乎什么都沒有聽到。
    就見他先是手掐劍訣,以氣機牽引風雷劍回到手中,隨后倒拖重劍,閃身至陳昊跟前,橫刃砍向后者的脖頸。
    劍刃破空,如同蛟龍長嘯。
    三尺,兩尺,一尺……
    不出須臾,陳昊就將人頭落地。
    然而,正當刃口距離陳昊的脖子還有寸余距離時,一聲暴喝突然從觀賽席上傳來。
    “放肆!你這大膽的賊子,還不住手!”
    鏘!
    同一時刻,陸平安感到虎口一疼,手中的風雷劍再無法向前移動分毫,定睛一瞧下,才發現整柄劍已經被無數條靈氣傀儡線纏成了粽子。
江苏快3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