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玄幻小說 > 終極全才 > 第1593章 自重一點
 白筱筱使出渾身解數向后挪動,“天成,你快阻止秋月,不能讓她在干傻事了。

只要她現在收手,我可以當此事沒有發生。”

    林天成抓住了張秋月的手腕,并且沖著她搖了搖頭,示意她不要這么做。

    “秋月,你不可以殺她。”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就算林天成和云夢瑤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當做什么都沒有看到,這件事情遲早也會被查出來的。

    到時候,張秋月可就不是逐出中都學院那么簡單了,很有可能會因為殺人而受到重罰。

    聶會長將張秋月和林天成一同送入到中都學院內,張秋月要是出了什么事,林天成也不好和聶會長交代。

    更何況林天成和張大師之間還有深厚的友誼。

    “你不要聽信她的饞言,今天若是放她走,她一定會將我的秘密說出去。”

張秋月試圖爭脫開林天成的束縛。

    張秋月猜出了白筱筱的意圖,她想要挑撥自己與林天成之間的關系。

    然后,林天成將不再信任自己,反而會因為同情白筱筱,而她結成深厚的友誼。

    最終達到利用林天成幫她提升自己實力的目的。

    白筱筱劇烈的咳嗽了幾聲,臉色慘白的望著林天成,“天成,我快不行了!”

    就在昨天,白筱筱無意間偷聽到林天成擁有能夠幫人提升實力和治療傷勢的高級功法,所以她現在就想要利用林天成。

    林天成當然也看出了這個白筱筱的意圖。

    就在昨天,她甚至不惜與林天成發生關系,也要讓林天成幫她提升實力。

    這足以見得白筱筱是一個水性楊花的女子。

    而且,她的城府極深,竟然不惜用身體接住那把斷劍,企圖在林天成的面前上演一場苦肉戲。

    然后再挑撥林天成和張秋月之間的關系。

    林天成拍了拍張秋月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我會處理好這件事情的。”

    林天成轉身走向白筱筱,并且在她的面前蹲下了身子。

    白筱筱突然伸手握住了林天成,哀求道,“天成,你一定要救我。

只要你能救活我,對于秋月的過錯我可以既往不咎。”

    林天成想要伸手檢查一下白筱筱的傷勢,白筱筱卻有些忸怩的拒絕了。

    白筱筱受傷的部位正好在中堂的兩峰之間。

    “這樣不太好吧!要不,你還是去我的房間。”

白筱筱的眼神中流露出祈求的目光。

    張秋月很想殺了白筱筱,可是,她也知道后果將會很嚴重。

    但是,不殺恐怕很難封得住白筱筱的口。

    “可是……”雖然林天成給了張秋月一種莫名的心安,但張秋月還是有些擔憂。

    林天成將目光落到了云夢瑤的身上,“馬上就要天亮了!夢瑤,你先帶秋月回去休息吧,兩個時辰之后我們還得參加體質屬性性測試呢!”

    云夢瑤點了點頭,便拉著張秋月去到了她的住處。

    張秋月擔心自己的事情會暴露,根本沒有一點睡意,就這么坐在凳子上等待天明。

    原本十分困倦的云夢瑤在此時也已經睡不著了,就這么守在張秋月的旁邊。

    張秋月可能對白筱筱不是很了解,但云夢瑤卻清楚的知道白筱筱的為人。

    白筱筱其實也算得上是中都學院的一名老油條了,在幾年前她就被中都學院的院長招入了學院內。

    但是她的功力在達到了拓脈期巔峰境界之后卻遲遲無法突破,致使她只能夠一直留在初級火系班內。

    據知情的修真弟子所說,白筱筱不過是普通人家出生,在16歲的時候,卻意外的突破到了拓脈期初期境界。

    也正好在這一年,她遇到了一個白銀級勢力金陽幫的少爺郝俊義。

    郝俊義一眼便看中了白筱筱的姿色,以幫她提升修為為借口,將他騙入金陽幫內,強行納為妾。

    白筱筱在金陽幫內備郝俊逸玩膩之后,便逐漸淡出了郝俊逸的視野。

    這就好比皇帝身邊的妃子失寵,身份也就一落千丈,幾乎和金陽幫內的丫鬟沒什么兩樣。

    有的時候,甚至連府內的丫鬟都狗仗人勢的欺負白筱筱。

    白筱筱的心性從此變壞,一心想要報復金陽幫。

    在一次偶然的機會,她碰到了中都學院的院長諸葛荀。

    諸葛荀同情白筱筱的遭遇,同時也知道白筱筱符合中都學院招生的資格,于是說服金陽幫幫主,同意他把白筱筱帶入了中都學院。

    白筱筱在中都學院內的修煉是非常刻苦的,但是,上天給她的天賦就是讓她在16歲之前突破到拓脈期初期。

    之后,上天就沒有再眷顧她了。

    白筱筱一心想要提升自己的實力,然后再找金陽幫內那些欺負過她的人報仇,尤其是郝俊義。

    在這種相對惡劣的生活環境下成長,白筱筱自然也就沒有將一個女人的身體看得那么重了。

    所以,云夢瑤很擔心白筱筱會對林天成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當然,林天成并不知道這一切,攙扶著白筱筱來到了她的廂房。

    將房門關上之后,林天成把白筱筱放到了床上。

    在燭光的映襯之下,林天成透過薄薄的長裙已經能夠看清白筱筱那惹火的身段。

    要說,這白筱筱也算得上是一個美人坯子,不過林天成賞花無數,品鑒過的美人更是無數,在白筱筱的面前還是能夠保持克制的。

    “我先給你查看一下傷勢,然后再用我的功法給你治療。”

    林天成現在還有36個電,完全可以直接使用360殺毒幫助白筱筱治療傷勢。

    為了不讓白筱筱以為自己想要窺視白筱筱的隱私,以免引起她的懷疑,林天成還是得裝模作樣的幫她查看一下傷勢。

    白筱筱點了點頭,眼神直勾勾的盯著林天成,似乎根本不在意林天成看見她的私密。

    林天成小心翼翼的解開了白筱筱胸前蝴蝶結絲帶,撩開被鮮血染紅的長裙。

    “你沒受傷?”

林天成見到白筱筱的素色長裙之下竟然還有一件貼身的白色甲胄,急忙想要收回雙手。

    那件白色甲胄林天成曾經在聶寒月的父親,也就是蜀山劍派聶衛平的身上見過。

    一件屬于下品靈器的鐵索甲。

    白筱筱一點傷都沒有,只是說斷劍扎在白筱筱的心窩部位只是留下了一道不深的傷痕。

    白筱筱雙手握住林天成的手腕,竟然諾諾大方的將林天成的雙手壓在了自己的胸前。

    林天成試圖將手抽回,可卻被白筱筱死死地扼住了手腕。

    “你這是做什么?

希望你自重一點。”

    …… 
江苏快3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