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說 >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 第十九章 我是不會同意的
 韓劍鋒他們是鐵青著臉離開唐家的。

葉飛輕描淡寫一句,不僅打碎了唐三國的熱情,還讓韓劍鋒兩口子顏面掃地。

在勞力士真正的主人面前,咋咋呼呼說是自己買來孝敬岳父,韓劍鋒想到就無地自容。

只是葉飛痛快打臉的結果,卻是林秋玲讓他干了一天家務,還雞蛋里挑骨頭罵了半天。

臨近黃昏唐若雪要出去聚會時,林秋玲更是以安全為理由,要葉飛跟著唐若雪參加。

葉飛心里明白,林秋玲明面上是為了唐若雪好,但實質上是想報復看自己受辱。

唐若雪開始拒絕葉飛跟隨,但林秋玲鐵心讓葉飛難堪,葉飛最終跟唐若雪同行。

“嗚——”黃昏六點,紅色寶馬行駛在中海大道上。

唐若雪一臉冷冽開著車,一句話都不跟葉飛交談,似乎還記恨著葉飛要求離婚一事。

葉飛也沒有主動開口,只是觀察著唐若雪身上的佛牌。

他發現女人身上煞氣又蔓延了幾分,包裹住了雙腿和腰身,照這種速度下去,一個星期后就滅頂了。

到時唐若雪又要面臨死亡考驗。

途中趁著唐若雪去取蛋撻,葉飛捏出幾個消煞符,放在座椅背后、手袋底下以及手機殼里面。

他一時丟不了佛牌,只能盡力遲緩煞氣聚集。

唐若雪很快回來,重新啟動車子去會所,葉飛清晰看到煞氣退卻大半。

“叮——”在他暗松一口氣時,一條短信涌入葉飛手機。

他打開一看,來自黃震東。

黃震東昨天丟掉了關東大刀,還戴上了葉飛畫的平安符,可今天依然霉運連連。

他中午喝水還差點被嗆死了。

黃震東急切希望馬上見到葉飛。

葉飛本來想要明天再找黃震東,可是看到他火急火燎的樣子,而且發來的照片確實印堂濃黑。

于是他就把聚會地點發給了黃震東。

“給宋紅顏發信息?”

看到葉飛一言不發,還發短信發的那么歡快,唐若雪按捺不住開口:“你如果要跟她約會吃飯,你就直接過去好了,不用陪我去夏風會所了。”

“媽那邊,我會交待,我的人身安全,我也能自己負責。”

她握著方向盤的手雙筋微微凸出。

“不是。”

葉飛沒想到唐若雪會提起宋紅顏,微微一怔后搖頭回道:“是黃震東找我,他最近運氣……”“不,他是問我,媽肯不肯簽那份合同。”

葉飛給出一個解釋:“我跟他說直接跟媽聯系。”

唐若雪聞言俏臉緩和,隨后話鋒一轉:“昨天能從四海討債回來,宋紅顏幫了不少忙吧?”

葉飛淡淡回道:“我自己討的。”

唐若雪又要炸了:“能不能好好說話?”

她至今不相信是葉飛一個人討回兩百萬。

“事情是這樣的,我去四海商會討債,恰好遇見黃震東過馬路。”

看到實話沒用,葉飛只好說假話:“他沒看路,差一點被車撞了,幸虧我及時拉住才沒出事。”

“他對我感激不已,而且一千萬對他九牛一毛,于是就痛快還錢和簽合同了。”

“當然,宋紅顏也打了電話。”

唐若雪不會相信他以一敵百,所以葉飛就選了個容易接受的理由。

“原來如此!”

唐若雪恍然大悟,算是明白葉飛能討債成功,簽下三年合約,還有一千萬預付款了。

原來是瞎貓碰上死耗子幫了黃震東一把。

“以后少讓宋紅顏幫忙。”

唐若雪冷著臉說:“雖然你救了茜茜,但也不能挾恩求報。”

不知道為什么,想到宋紅顏,她就本能要炸。

葉飛微微皺眉:“你管的是不是太多了?”

唐若雪柳眉一豎:“別那么多廢話,你就說聽不聽?”

“行,行,聽你的。”

葉飛忙點頭答應:“我以后少麻煩宋紅顏……唐若雪又追問一句:“對了,你的勞力士,幾十萬,宋紅顏買的?”

“不是。”

葉飛搖搖頭:“黃震東給的。”

不等唐若雪質疑,葉飛掏出勞力士丟在車上:“不相信的話,你可以拿編號查手表購買者。”

看到這一幕,唐若雪俏臉終于散去了冷冽,嬌哼一聲:“我才沒工夫搭理你這些爛事。”

說話之間,紅色寶馬靠近一棟金碧輝煌的會所。

華燈初上,車來車往,香風陣陣,不少帥哥美女出入。

紅色寶馬在門口停下,葉飛跟著唐若雪出來,隨后見到一輛瑪莎拉蒂靠近停下。

兩個身材高挑的女人現身。

正是唐若雪的兩個閨蜜,楊靜蕭和林歡歡。

兩人都身穿低胸襯衣,露出一片潔白小腹,下半身則是一件短的不能再短的短裙。

白皙的肌膚和兩條修長的大腿,再加上女人美艷的臉龐,讓路過的行人紛紛側目。

不過她們那冷漠高傲的表情,又讓不少人低下頭。

“若雪,你來了?”

看到唐若雪,楊靜蕭和林歡歡走了過來。

唐若雪笑著擁抱兩人:“靜蕭,歡歡,晚上好。”

“若雪,你又變漂亮了。”

全身香奈兒的林歡歡笑了笑,隨后上下打量著葉飛:“你就是葉飛啊?”

一臉嫌棄。

她一身裝扮小十萬,而葉飛穿的都是大路貨,兩百塊就能湊一身。

兩人站在一起,對比鮮明。

相貌冷艷的楊靜蕭則看都沒看葉飛一眼,一副生人勿擾的高冷女神范。

葉飛淡淡出聲:“你們好。”

“若雪,我們快進去吧,好多姐妹都來了。”

林歡歡白了葉飛一眼,拉著唐若雪先走入會所。

葉飛正要跟上去,一直高冷的楊靜蕭一挪腳步,擋在葉飛的面前。

“葉飛,我希望你跟若雪早點離婚。”

楊靜蕭語氣很是冰冷:“沖喜價值用完了,識趣點主動滾蛋。”

葉飛淡淡出聲:“離不離婚,好像跟你沒關系。”

“她是我閨蜜,當然跟我有關系。”

楊靜蕭抬起精致下巴:“你要錢沒錢,要能耐沒能耐,不配跟若雪在一起。”

“我們的圈子,你一輩子都擠入不進來。”

看著高高在上的楊靜蕭,葉飛嘴角勾起一抹戲謔。

“楊小姐,你把自己看的太高了,把我葉飛看得太渺小了。”

“我現在雖然還沒有成就,但我相信最多半年,這中海就有我一席之地。”

這一刻葉飛的氣勢變了,猶如一尊高高在上的神邸,氣吞山河,壓蓋四方,讓楊靜蕭難于喘息。

“至于你們所謂的圈子,在我葉飛眼里不值一提。”

“今晚要不是我岳母要求,你們這種聚會,我根本不屑過來。”

“先不說我跟若雪配不配,就是不配又如何?”

“你算什么東西?

有什么資格指手畫腳?”

話音落下,葉飛踏入會所,留下楊靜蕭愣在當場。

隨后,她惱羞成怒冷笑一聲:“葉飛,我不知道你的底氣來自哪里……”“但我告訴你,我是永遠不會同意你們在一起的。”

說完,眼中流露出一片堅定…… 
江苏快3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