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說 >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 第二十八章 左手吃飯吧
 看到黑狗呆滯不已,幾個同伴好奇湊頭過去。

不看還好,一看,全都身子一顫,不受控制摔倒在地。

他們努力爬起來,但雙腿還是顫抖不已。

這也太倒霉了,收點保護費,還收到頂頭老大的支票……葉浩也想看一看,無奈黑狗已塞回給葉飛了。

“黑狗哥,兩千保護費對你來說太少了。”

這時,葉飛上前一步,看著黑狗他們笑道:“這一千萬,你全收下吧,算是我們一點心意。”

聽到支票是一千萬,不少圍觀者瞬間嘩然,沒想到賣涼茶的兒子是土豪。

葉浩也是一驚,沒想到廢物哥哥這么有錢,難道唐家這么看重他?

接著,他又滿臉興奮,黑狗要兩千保護費,葉飛卻拿出一千萬,簡直就是腦子進水。

黑狗肯定吞了這一千萬。

葉浩熱情滿面:“黑狗哥,我哥哥這么盛情,你就給我點面子,收下一千萬吧。”

他還瞄了一眼唐若雪,看來唐家還真是財大氣粗。

他尋思哪天霸占了唐家財產和嫂子,那人生就無比完美了。

葉浩很興奮,黑狗卻全身僵直,口干舌燥,良久擠出一句:“你是誰?”

“狗哥,他叫葉飛,我二嬸的養子。”

葉浩忙點明葉飛身份:“唐家的上門女婿。”

葉飛?

黑狗聞言一震,這小子叫葉飛?

下一秒,他撲通一聲跪倒在地。

“葉兄弟,不,飛哥,我們錯了,我們錯了,請你給一次機會吧。”

黑狗對著葉飛不斷磕頭,痛哭流涕請求葉飛原諒。

雖然黃震東封鎖了四海商會被橫掃一事,但商會骨干還是多少了解那一戰。

畢竟以一敵百。

而且黃震東對整個四海商會下了令,所有內外堂子弟都不得招惹葉飛,誰敢違反就用家法處置。

所以葉飛這個名字,可謂刻入四海頭目的骨子中。

黑狗發現自己叫板的是葉飛,結合一千萬會長支票,馬上意識到自己在作死。

“狗哥,干嗎這樣啊?”

葉飛把支票塞給黑狗:“起來收保護費啊。”

黑狗燙手一樣塞回去:“不能收,不能收……”“收吧!”

“不收,不收!”

一干攤主目瞪口呆看著這一幕。

他們第一次看到,有人主動給管理費,黑狗卻殺豬一樣拒絕。

“飛哥,我真不能收,我真的錯了……”黑狗快要崩潰了,直接給了自己四個耳光:“飛哥,對不起,我有眼不識泰山。”

這一幕。

讓在場無數看客,神色大驚。

誰都沒有想到,牛哄哄的黑狗哥,會這樣懼怕葉飛。

唐若雪也驚訝無比,望向葉飛的目光又多一絲探究。

葉浩一頭霧水:“狗哥,你跟一個廢物道什么歉?”

“啪——”黑狗一巴掌扇翻葉浩吼道:“閉嘴,怎么跟飛哥說話的?”

“趕緊給老子跪下。”

黑狗一改對葉浩的縱容。

葉浩倒在地上,滿臉煞白,可依然不甘:“狗哥,他就是一個廢物,靠沖喜成了唐家女婿……”“砰!”

豈料,葉浩剛說完,黑狗站起來就是一頓猛踹。

接著兩個耳光甩過去。

勢大力沉,清脆可聞。

葉浩倒在地上慘叫不已,半邊臉頰都腫了。

“廢物你妹!”

黑狗強行控制內心的惶恐和不安:“你再敢對飛哥不敬,我弄死你。”

站在四周的看客,悉數傻眼。

這什么狀況?

葉浩感覺三觀顛覆,但還是不甘喊道:“狗哥,他真不是什么飛哥啊,就是我二嬸的養子,你是不是認錯人了?”

“混賬東西,還敢多嘴?”

黑狗哆哆嗦嗦又是一巴掌:“飛哥不是簡單的人物!”

“不簡單?”

“呵呵……”“他進我們葉家十幾年,他是不是廢物,我比誰都清楚。”

葉浩捂著半邊臉,對著葉飛不服氣喊道:“葉飛,快告訴狗哥,你是二嬸撿的養子,你是給唐家沖喜的廢物,不是什么飛哥,他認錯人了。”

“不然待會搞清楚事情,你和二嬸全都要倒霉。”

他對看戲的葉飛很是不爽,狗哥認錯人了,葉飛卻不站出來澄清,讓他挨了一頓打。

“二嬸,你也給我出來作證啊,你們不是什么大人物,快說啊。”

“害我受了傷,看我爸媽怎么收拾你們。”

葉浩憤怒地對天發誓,一定要從二嬸和葉飛身上討回公道。

“白癡,你這是要害死我。”

黑狗聞言火氣更大,直接操起一張凳子,狠狠砸在葉浩的身上。

咔嚓一聲,葉浩肋骨斷了兩根。

看到葉飛沒什么反應,黑狗沖過去又是幾腳連踹。

葉浩口鼻都噴出血了。

他終于意識到不對勁了:“狗哥,我錯了,我不說了,不說了。”

黑狗一把揪住葉浩衣領,微不可聞喝道:“飛哥是黃會長的朋友,這支票,是黃會長給飛哥的。”

“你要找死就自己找死,別害了我和一幫兄弟。”

黃會長?

葉浩目瞪口呆,難于置信,葉飛攀上黃震東這棵大樹了?

他滿臉不甘:“他抱上黃會長大腿了?”

“抱上黃會長大腿?”

黑狗幾乎咬著牙根,沉沉吐出最后一句:“黃會長怕他三分……”即使強行壓制了情緒,聲音還微不可聞,但最后一句,仿佛透支了他所有的力量,讓黑狗艱于呼吸。

剎那之間,葉浩因為驚嚇過度,整個人都愣在原地。

“跪下,全部跪下。”

黑狗把一伙跟班全部踹倒,齊齊整整跪在涼茶攤面前。

“飛哥,你大人大量,給我們一次機會吧。”

黑狗不斷磕頭求饒:“以后我們再也不敢招惹阿姨和你了。”

幾個混混也都連連附和:“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唯有葉浩眼里存著怨毒,他雖然驚懼,但更多不服。

他始終無法接受,一直被欺負的葉飛,爬到他的頭上作威作福。

不過他此時也沒再死磕,否則黑狗會捅了他。

“給你們機會?

你們給大家機會了嗎?”

葉飛冷眼看著黑狗:“保護費稍有異議,不是打人就是砸鋪子。”

“大家就靠小買賣養家糊口,你卻從他們身上抽血,你給過他們活路嗎?”

市場攤販聞言齊齊叫好。

唐若雪饒有興趣看著葉飛,一向黯然的眸子罕見掠過光芒。

葉飛站到黑狗面前,他身上流溢出來的壓迫感更加強大,黑狗一伙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飛哥,對不起,是我畜生,是我禽獸,以后,我再也不收了。”

黑狗額頭都磕出血了:“而且我會把這個月收的全還給大家。”

看到黑狗他們誠惶誠恐,沈碧琴輕扯葉飛袖子:“葉飛,算了,算了。”

唐若雪也貼近葉飛耳朵:“留一線吧,其他攤販還要做買賣。”

葉飛上前一步,看著黑狗開口:“你用哪只手想要摸我家若雪的?”

跪著的黑狗渾身一顫,硬著頭皮伸出右手:“飛哥,這只……”葉飛很是平靜:“以后,用左手吃飯吧。”

“明白,明白。”

黑狗眼皮一跳,隨后拔出一把彈簧刀,二話不說就刺入掌心。

一刀兩洞,血流如注!周圍不少人尖叫一聲。

沈碧琴和唐若雪也偏頭過去。

葉飛一腳踹翻黑狗:“滾!”

黑狗捂著血淋淋的右手趕緊離開…… 
江苏快3开奖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