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其他小說 > 都市至尊少帝 > 第十八章 聽不懂人話,就不要在做人了!
?    在場的這些打手,這會已經有一半都躺下了。

    剩下還站著的,大部分也都受了傷,聽到趙雅欣喊他們住手,各個都如獲大赦一般,趕忙收了手,退到了一旁,盡可能和蘇紀年保持距離。

    “你,過來。”趙雅欣沖著蘇紀年勾了勾手指。

    蘇紀年瞧了她一眼,走了過去,直接來到了趙雅欣的面前。

    趙雅欣仰著頭,一臉的傲嬌:“今天看在黃彪的面上,你給我敬一杯茶,陪個禮,我可以放你走。”

    黃彪聞言,皺了皺眉頭。

    趙雅欣說的是放蘇紀年走,并么有說這件事一筆勾銷。

    她這是還打算秋后算賬。

    蘇紀年俯視著,直接揚起手。

    啪!

    一嘴巴,將趙雅欣從座椅上直接給抽了下來。

    而后拿起座椅,放在了自己的身后,座下去的同時,沒等趙雅欣爬起來,直接一腳踩在了她的臉上,就那么給趙雅欣按在了地上。

    “聽不懂人話,就不要在做人了。”

    趙雅欣先是被扇了一嘴巴,而后又直接被蘇紀年一腳踩在了臉上,這會疼的感覺自己腦漿都要崩出來了。

    “蘇哥……”看到蘇紀年這樣的舉動,黃彪有心想要開口,但卻不知道要說些什么才好。事情到了這般地步,蘇紀年直接吧趙雅欣踩在了腳下,這件事恐怕已經沒有和解的可能了。

    “姓蘇的,你不得好死,等我父親出關,必將你碎尸萬段!”趙雅欣咬著牙,疼的眼淚都快出來了。

    “你現在,最好還是擔心一下自己能不能挨到你父親出關的那一天吧。”

    蘇紀年冷漠開口,腳下微微一用力。

    立即引來了趙雅欣聲聲嚎叫。

    那叫聲凄慘,甚至有些滲人。

    “你,你住手,我現在馬上聯系家主,有什么恩怨,等家主來了我們再談。”眼看著趙雅欣被折磨成這樣,趙得助有些害怕了。

    他今天是來給趙雅欣出氣的,這氣沒出成也就罷了,萬一趙雅欣有個三長兩短,他根本沒有辦法和家主交代,到時候趙天麟非得扒了他的皮不可。

    蘇紀年并沒有理會趙得助,而是將目光落在了茶杯上。趙得助見狀,雖然心里很不痛快,但還是馬上給蘇紀年倒了一杯茶。

    蘇紀年慢悠悠的端起茶杯,喝完后又將茶杯放下,但還是沒有理會趙得助。

    趙得助咬了咬牙,也不敢說什么,只能打電話聯系家主。

    此時,趙天麟剛剛突破成功,正在感悟這新的境界,聽到來電后不禁皺起了眉頭。

    他閉關修煉,很忌諱別人打攪,留下電話只是為了防止趙家出現突發狀況。

    趙得助竟然打這個電話過來,就說明趙家出事了。

    “是我,嗯,你說……”趙天麟接通了電話。

    “什么?!”當他聽到是趙雅欣出事了,一下子就將修煉的事情拋在了腦后。

    “你們在哪?”趙天麟就這么一個女兒,從小就視為掌上明珠。任何人都碰不得,說不得,罵不得。

    “敢欺負我女兒,今天不將你碎尸萬段,我就不姓趙!”

    知道了趙雅欣所在的位置,趙天麟立即出關,直奔茶樓。

    趙家離這兒不算遠,但也不近,趙天麟親自開車,不知道闖了多少紅燈,超速逆行了幾次,即便這樣,也足足花了將近二十分鐘的時間。

    而這二十分鐘,趙雅欣一直被蘇紀年踩在了腳下,在場的人都不敢說什么。

    直到趙天麟上了樓。

    瞧見自己那寶貝女兒竟然被一個陌生男人踩在腳下,基本上已經處于半暈厥的狀態了,他目眥欲裂,氣的額頭青筋暴起。

    “在下趙家家主趙天麟,敢問閣下尊姓大名?”趙天麟雖然氣的要瘋了,但他畢竟閱歷不淺,看到眼下的情景就知道,他們趙家的這些人恐怕都被眼前這個年輕人給收拾了,要不然他們根本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趙雅欣被欺負成這樣都無動無衷。

    而對方敢這么做,來歷很有可能不一般,他就是再心疼女兒,也得先摸清楚對方的底細。

    “我姓蘇。”蘇紀年淡然開口。

    趙天麟仔細的回憶了一下,在花都,好像從來都沒有哪個姓蘇的人物。

    “不知小女如何得罪了蘇先生,還請蘇先生高抬你的貴腳,有什么事,可以對我講。”

    趙天麟能坐到趙家家主這個位置,也算是個人物,情商并不低。現在自己的女兒在對方的手里,他可沒有傻到直接用自己的身份來壓人。哪怕這個姓蘇的沒有什么名號,他也不會直接叫板,而是要先想辦法把自己的女兒從對方的手里弄出來,這樣才能獲得主動權。

    原以為蘇紀年會提什么要求,卻是沒有想到,蘇紀年直接抬起了腳。

    趙得助見狀,趕忙上前,將趙雅欣從蘇紀年的腳下拉了出來。

    這會,趙雅欣的臉除了腫大,甚至看上去都有些變形了。趙天麟越看越心疼,拳頭更是握的咔咔作響。

    蘇紀年似乎并沒有感受到趙天麟的怒氣,而是回過頭,淡淡的對著黃彪他們道:“你們都退下吧,我有話要跟趙家主說。”

    “蘇哥……”黃彪沒有想到,在這個節骨眼上,蘇紀年既然讓他們出去,難道是想一個人面對趙家?

    這也太過瘋狂,趙天麟雖然沒有帶人過來,可他自己現在已經步入化勁。哪怕蘇紀年再厲害,也不過只是外勁后期,如果趙天麟動了殺意,蘇紀年恐怕是兇多吉少。

    “蘇哥,我們不走。”王建碩也同樣擔心蘇紀年的安危,他已經對不起蘇紀年一次了,這次無論如何,他也要和蘇紀年共同面對。

    “出去等我,這是命令。”蘇紀年開口。

    黃彪和王建碩對視了一眼,蘇紀年的語氣很明顯不容置疑,他們也沒辦法,只好帶著兄弟們一起下了樓。

    “你們也退下吧。”見蘇紀年帶來的人都退下了,趙天麟也開口命令趙家的人退下。

    他雖然恨不得現在就將蘇紀年碎尸萬段,但人家都讓手下人退下了,他也不能立即動手,不然傳了出去,丟臉的是他趙天麟。

    既然是家主的命令,趙家人的自然也都乖乖的下了樓。

    整個二樓,就只剩下了蘇紀年和趙天麟。

    “趙家主,我給你講個故事。”蘇紀年給趙天麟倒了一杯茶。
江苏快3开奖数据 五分pk10计划全天在线 云南快乐十分遗漏 乐彩网3d字谜图谜 快乐十分前三基 股票融资平台排名 黑龙快乐十分开奖视频 秒速牛牛怎么看 内蒙古十一选五走势 融金牛配资 中国足球队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公 河南22选5开302 上海麻将玩法及规则 炒股课程交钱的群信得过吗 安徽十一选五定牛 分分11选5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