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說 > 夢洄源 > 第二百三十七章:找不到出口
《西游記》中的沙僧原本是天宮的卷簾大將,因為失手打碎了一只琉璃盞而被貶下凡間。
我偷笑了一下,打碎一只酒杯就被貶下來,做神仙做成這樣也夠背的了。只是這句話,我又好像在哪里聽過,就好像是哪個名人說過一樣。不過從這里,我也看出這真正的琉璃,是的確很珍貴的了。
我以前只知道西游記里面的豬八戒是天蓬元帥,沒想到這沙僧還是天宮的卷簾大將。雖說我不知道這卷簾究竟是干嘛的,但聽起來似乎還有點高逼格,故意弄得讓人似懂非懂的,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沙僧是天宮的保潔大叔。
看完這些,我忽然明白,薄礪辰給我看這些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我抬起這盞琉璃燈的燈身,再看了看燈托,果不其然,在這琉璃蓮花燈的燈身下方,有一個還算明顯的缺口。只不過剛剛光線暗淡,我沒仔細看,這樣再仔細一看,也就對應上了。
和薄礪辰不一樣,我來日苯前本打算做些攻略,好更方便辦事的,可是來日苯的那前三天的事情我全都記不得了,也就根本不知道這日苯有什么稀奇的事和古怪的地方。但薄礪辰不一樣,他去一個地方,肯定是帶著目的的。
我現在已經能夠肯定,他來這諸天龍神廟的玉門寺,就是來尋這盞琉璃燈的。于他而言,這似乎簡直就是件輕而易舉的事情。
琉璃燈,佛教,寺廟,天宮大將,這不就對應導游剛剛說的那個,關于玉皇大帝的故事嗎!
“薄礪辰,你找到了!”
沒想到啊沒想到,來日苯旅游的游客千千萬,包括知道這神話傳說的人也不少,但從來都沒人找到過什么玉皇大帝住的地方,這件事也就自然而然地成為了一個神話故事。而就在此時,我們竟然就找到了這個地方。
如果他們知道自己苦苦尋找的什么玉皇大帝所住的地方,其實就是一個破舊的書房而已,會不會氣的吐血?不過也不全然是這樣,我手上的這盞琉璃燈,在市面上肯定是價格不菲。
不過像這種珍貴的東西,我肯定不會私藏,上交給國家那是肯定的。只不過不知道為什么,我踹著這種昂貴的東西,心里面竟然還有些別的不安情愫。
這種感覺就好像,你發現了一個不得了的東西,多少人為了找到它,而你卻輕而易舉的得到了,多少人會眼紅?如果有人發現了這件事,會不會為了得到它殺人滅口?
“薄......”就在我剛準備將這盞蓮花琉璃燈遞給薄礪辰,并告訴他待會出去了上交給日苯**的同時,他忽然做了一個阻攔的動作,皺著眉頭忽然說了一句讓我倒吸一口涼氣的話。
“你就不好奇,Z國的寶物,為何會出現在日苯嗎?”
我詫異地張了張嘴,是啊,這盞蓮花琉璃燈,定然是我們國家的東西,現在為何會出現在日苯,還是玉門寺的一個極其隱蔽的地方?
“你的意思是,我們要將它帶回Z國?”
我抖了抖肩,忽然有些恐懼,這樣做風險實在太高了。先不說過安檢的問題,光是踹著這么一件寶貴的東西辦案,就極其不方便了。如果在調查陳漫真正死因的過程中,這琉璃蓮花燈被人偷了去,還得頭疼地尋找一番。
“先不要上交,其余的事情以后再說。”
薄礪辰搖了搖頭,接過了我手中的燈。臉上的神思有些沉重。我深呼一口氣,沒想到他這么大膽,竟然敢私藏這日苯千辛萬苦都在尋找的東西,也不知道私藏這玩意犯不犯法。不過眼下看來,還是先出去,別的事情出去后再說吧。
剛剛開門的時候有老鼠爬出來,證明這房間除了剛剛我們打開的那扇門,定然通往別的地方。剛剛我已經用肉眼觀測了一下天花板,上面估計是沒有出口了,只能想辦法找到這房間的第二扇門。
這老鼠定然是被我們驚到了,才會慌神中,從這邊跑出來。只是這三面都是墻壁,看樣子根本就沒有出口,門那邊就更不用說了。
我在房間的四周摸來摸去,直到手上沾了一層厚厚的灰,最后無奈地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這三面墻都是實心的,根本不可能打得開。
“沒門。”我癱坐在地上,也不管這地板臟不臟了。此刻,我簡直是累極了,剛剛在黑暗中行走了太久,再加上腿上的傷沒有完全痊愈,剛剛追小偷的時候又跑了那么遠,可謂是新傷舊傷一起復發,右腿已經開始隱隱作痛。
薄礪辰似是察覺到我這邊的情況,一直在觀察琉璃蓮花燈的他,此刻竟然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意外地問了我一句:“你的傷沒事吧?”
我詫異地望了他一眼,他這是在關心我嗎?
“沒事。”我勉強朝他擠出一個笑容,不想讓他擔心我。不知為何,我總覺得,如果他有那么些擔心我,我怕我好不容易下定決心不再喜歡他的那番努力,又會付諸東流。
為了轉移話題,我又開口問道:“礪辰,為什么現在市場上有那么多琉璃?”
既然琉璃這么珍貴,照理來說不會賣的那么便宜。此時此刻,我就想一個學生,有什么問題,都想像薄老師請教一番。找不到出口,又不想要氣氛太尷尬,我也不知道該說些啥了,只能有一茬沒一茬地找話題瞎說瞎問。
“市場上出現的大量價格低的"水琉璃"制品,氣勢是一種"仿琉璃"制品,并非真正的琉璃。商家刻意讓消費者誤解,才會有"水琉璃"。”
“在Z國大部分地區的方言習慣中,"水貨"意為"造假"或"仿制",故水琉璃的真實含意是"假琉璃"。水琉璃是以透明樹脂膠加顏料澆制而成的樹脂制品,成本低、技術含量低、工藝簡單、易于批量生產。”
薄礪辰滔滔不絕說了一些,我才悠悠點了點頭:“哦,原來是這樣。”
也不知道我們在這里被困了這么久,上面的人怎么樣了。劉法醫會不會察覺到不對勁而來找我,賈洛菲有沒有屁顛屁顛跟在齊恩徳身后,好奇心強的莫致朗有沒有去找這傳說中的玉皇大帝居住過的地方,蔡鈞大佬有沒有找到寫小說的靈感。
大家都安好,才是真的好啊。我深吸一口氣,也是,我不能再給大家找麻煩了。
“薄礪辰,你背上的傷,還痛嗎?”不知為何,說道添麻煩,我忽然想到鄭和曾經在薄礪辰身后捅了一刀。不過他能比我提前出院,只能說鄭和并沒有下重手。
只是,比起小小的平丘村,如今我們所在探索的,又好像沒那么簡單了。現在,竟然牽扯出了兩個國家,還牽扯到了古朝和現代,甚至連神話傳說都出來了。
我自然是不相信會有什么玉皇大帝的,這些都不知道是誰胡編亂造的,現實根本不可能存在。神仙什么的,想想就好,九霄云外,有的只有空氣而已。
薄礪辰似乎是沒意識到我話題居然跳躍的這么快,遲疑了片刻,還是搖了搖頭:“沒事。”
自從來到了這有光線的地方,他的神色和態度就發生了明顯的變化。剛剛還若有若無地在和我開玩笑,現在卻幾乎沒怎么笑過,翻臉簡直比翻書還快。
他是不是還記著昨晚的仇?我明明不是故意闖進男浴池的,看樣子,他是覺得我是故意進去的。這事越描越黑,我索性就隨他去了。
我曾經聽別人說過一句話。喜歡是一種直覺,愛是一種感覺。喜歡是一種心情,愛是一種感情。我的人生并不適合瑪麗蘇,因為它充斥著血腥和殺戮,也許,找尋真相才是我真正應該做的,別的感情,還是趁早放下的好。
其實,還有一件事我十分費解,那就是在鄭和家發現的那本相冊。我記得,前三張雖然一張比一張詭異,但第四張,劉法醫和薄礪辰都選擇沉默,而且還不給我看,我越來越好奇,那第四張照片究竟是什么。
究竟是什么照片,能讓劉法醫和薄礪辰都如此吃驚,且選擇對我保持沉默。這事我越想越不對,但也沒有別的辦法。我有種直覺,這照片絕對沒有我想的那么簡單。
“有些事情,還是不要探究的好。”薄礪辰悠悠說完這句話,忽然朝我拋出了一個問題。
“如果向前,向左,向右,向上都不行......”
“那就向下。”
我向后望了一眼,只見門外黝黑到簡直是深到見不到底。眼下,琉璃蓮花燈并不能點燃,我們如果這個時候出去,待會未必能原路返回。所以,如果前進、后退、向左向右都不行,那就遁地吧。
我的想法并非空穴來風,這次,薄礪辰顯然也沒有否認我的觀點。雖然這已經是地底下了,但誰說地下室下面還不能有別的空間了?商場不也是有負一負二樓的嗎,所以說,一切皆有可能。
我和薄礪辰齊力將書桌搬開,可是讓我們失望的是,這書桌的下面也是實心的。我和薄礪辰趴在地上敲了好久,也沒有發現何處有空空的板子或者空心的部分。
江苏快3开奖数据 6.0制皮怎么赚钱 星悦陕西麻将官网 有没有人收旧衣服赚钱 环亚彩票安卓 类似痘痘的赚钱软件 在线麻将平台,挣钱 赚钱任务软件app 女生拼命努力赚钱 天下3每日赚钱 辽宁快乐麻将下载 带练 游戏最赚钱 赚钱能力不高的女的嫁的出去吗 小吃行业什么最赚钱 dnf分解师赚钱还是附魔师 1000捕鱼游戏 茶油众筹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