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女生小說 > 騎遇 > 第一八六章 出眾的比例
    齊遇發現【搖滾鐵匠】一樣,立馬就從【本色信仰】的背上下來。

    “心肝小匠匠,你看,不管什么時候,不管你有什么事情,寶貝小遇遇都肯定是要陪著你的。”

    “今天帶著你來這里,不是以后不陪你了,是想看看你能不能擁有精彩的馬生。”

    “我讓宦享哥哥去換一套燕尾騎士服,你再看看有沒有感覺,好不好?”

    齊遇出發之前,就做了好幾手的準備。

    心肝小匠匠是個“制服控”,他第一次對盛裝舞步產生興趣,就是因為看到了【享譽國際】和他的奧運騎手的表演。

    盛裝舞步,人穿盛裝,馬走舞步。

    盛裝屬于騎手,舞步來自馬匹。

    搖滾伏爾甘的情緒波動,在不了解他的人看來,就是徹頭徹尾的不耐煩,但齊遇卻看得出來,這是【搖滾鐵匠】內心的掙扎和動搖。

    心肝小匠匠很聰明,但再聰明的一匹馬,也有理解不了的事情。

    齊遇要做的,就是讓【搖滾鐵匠】在最自在,最沒有抗拒的情況下接受宦享哥哥的騎乘。

    齊遇對宦享,好到超乎想象。

    好到她自己都沒有發現,自己做了以前從來都沒有做過的事情。

    如果,之前第一次給【搖滾鐵匠】找騎手的那個時候,齊遇用的是這樣的方式讓【藍荷·鐵匠】去接受新的騎手,搖滾伏爾甘說不定,早就已經是那個奧運騎手的參賽伙伴了。

    真要這樣的話,估計沒有誰,是完全沒有可能成為【藍荷·鐵匠】的騎手的。

    什么叫區別對待?

    什么叫你最特別?

    齊遇就是這么一個生來就不知道什么叫一視同仁的人。

    喜好鮮明,情感直接。

    齊遇和【搖滾鐵匠】商量的時候,宦享就去換衣服了。

    這樣的事情,宦享壓根也不需要再問一遍,得到齊遇的確認才開始做。

    默契這兩個字,有些人,需要培養一輩子。

    有些人,卻仿佛生來就已經磨合好了。

    宦享大哥哥去換衣服,心肝小匠匠就繼續鬧脾氣,拿自己的脖子往齊遇的腰上面蹭,撲閃撲閃而又無辜的大眼神,時不時地看寶貝小遇遇一眼。

    然后,還第一次,對【本色信仰】有了那么一絲絲的敵意。

    齊遇翻身上馬:“小遇遇的寵物小匠匠長大了,都學會吃醋了呀~”

    齊遇一邊撫摸【搖滾鐵匠】的鬃毛,一邊俯身趴在搖滾伏爾甘的耳邊,和他輕聲說話。

    齊遇在起身之前,給【搖滾鐵匠】喂了一顆薄荷糖。

    鐵大小伙子心情不好,需要一點甜分來重塑別扭的小情緒。

    “來吧,心肝小匠匠,我們來重溫一下在大師賽上表演的感覺。”齊遇帶著【搖滾鐵匠】在全動力前行的過程中,做空中換腿的動作。

    一個急停之后的定后肢旋轉接斜撗步。

    銀鬃飄搖的搖滾伏爾甘,用最自信和嫻熟的舞步,帶著齊遇做高級收縮和高級伸展。

    以一個完美的皮亞夫,結束了和寶貝小遇遇的這次臨時起意。

    換完衣服出來的宦享,看得如癡如醉。

    不知道是因為他喜歡齊遇,所以覺得自己從沒見過這么肆意卻又細膩到讓認窒息的舞步,還是齊遇本來就在做一件別人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宦享的腦海里,浮現出四個字:【天生一對】。

    這是屬于寶貝小遇遇和心肝小匠匠的高光時刻。

    【搖滾鐵匠】超出“常馬”的表現力,源自他與生俱來的卓越天賦。

    無怪乎搖滾伏爾甘日漸高漲的出場費,都依然讓邀請方覺得“馬超所值”。

    宦享看得有些出神。

    和齊遇重逢的那一次,齊遇帶著【搖滾鐵匠】表演的時候,宦享正在候場。

    看視頻轉播,和看現場表演,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感覺。

    再加上齊小遇同學在宦享大哥哥這邊的身份,從上一次大師賽的一個嘉賓,變成了他心愛的女孩。

    剛納農場,不是一個正規的場地,齊遇和搖滾伏爾甘也沒有做完整的表演。

    【藍荷·鐵匠】做了一系列高難度的動作。

    冷靜、靈活、柔軟、協調,看不到齊遇給出的任何扶助。

    動作渾然天成。

    舞步一氣呵成。

    宦享自問,這是一個無法逾越的高度。

    國際馬術聯合會宣言中強調,盛裝舞步是實現馬和騎手完美溝通的最佳渠道。

    盛裝舞步不僅能讓馬匹冷靜、柔軟、放松、靈活,而且能讓馬變得更自信、細心、熱心。

    盛裝舞步提升的,除了馬的形體,還有一匹馬的綜合能力。

    三日賽包括盛裝舞步項目的,自然不必說,就算是越野賽和障礙賽的,參賽馬匹,也一樣需要接受盛裝舞步的訓練。

    同樣跳躍障礙的動作,也一樣是要分輕松好看和勉強僵硬的。

    從盛裝舞步比賽打分的角度來說,【搖滾鐵匠】的動作,確實有很多不合規矩的地方。

    可是,在絕對自由而又自信的舞步面前,規矩兩個擺設都算不上。

    宦享看著自己的這一身騎裝,有點后悔自己剛剛默契股過高的配合。

    【搖滾鐵匠】真的適合奧運嗎?

    獨一無二的搖滾伏爾甘真的適合正式的比賽嗎?

    寶貝小遇遇帶著心肝小匠匠的表演,因著從來都是隨心所欲的。

    齊遇看到宦享出來,就直接帶著心肝小匠匠了,踩著動感的舞步,直接律動到了穿著燕尾服的大哥哥身邊。

    重逢的那一天,齊遇在還沒有喜歡上宦享的時候,就已經被穿著騎士服的宦享大哥哥給圈粉了。

    齊遇對一身燕尾服騎在馬上的男生原本就毫無抵抗力。

    如果這個男生剛好很帥,剛好有是讓齊遇情竇初開的那一個。

    那殺傷力簡直……

    應該用什么來形容呢?

    齊小遇同學陷入了思考。

    宦享穿了一身在法國巴黎高定時裝屋Maison Yan II定制的鴿灰色燕尾騎士服。

    這套燕尾服極其特別,除了時尚的鴿灰色和平時比賽是穿的黑色不太一樣之外,衣領的部分還拼接了2018春夏最流行的Meadowlark——草地云雀黃。

    根據宦享的職業和性格特點,Maison Yan II的設計師在上一季流行的冰淇淋檸檬黃的基礎上,調低了明度和飽和度,冷卻了最熱烈的情緒,讓草地云雀黃在鴿灰色的映襯下,多了溫柔和成熟的表達。

    同色系的鴿灰色馬甲,也在底部拼接了草地云雀黃的幾何色塊。

    常規的燕尾服,為了顯示“正式”,都會選用黑色的主面料。

    時尚度如此之高的燕尾服極其罕見。

    在盛裝舞步運動中,就更是如此。

    盛裝舞步運動員穿的燕尾服幾乎都是清一色的黑,最多就是在衣領和馬甲底部,換上代表國家,或者代表幸運的拼接色塊。

    以引領的姿態,從剪裁到色彩,都直接走在全球時尚最前端的Maison Yan II把流行色和宦享本色的氣質一起融入到一套燕尾服的表達里面。

    這種樣式的燕尾服,在正式的盛裝舞步賽場上,幾乎是沒有可能看到的。

    畢竟,一直以來,盛裝舞步這項運動都非常注重對傳統的致敬。

    如果不是這樣,也就不會要求騎手在比賽的時候,要穿明顯不符合現代人對“運動服”定義的燕尾服上場比賽。

    盛裝舞步比賽考察的,是步伐是否規范,馬的動力是不是基于冷靜的情緒,在身體正直的情況下,積極向前,馬對騎手指令的服從和接受度。

    但是裁判給選手打出的總分里面,得分項除了步伐、動力和服從,還有騎手的騎姿和效率。

    騎姿其實是一個非常主觀的打分項。

    在時尚場合,穿Maison Yan II,是絕對不可能出錯的。

    但是換到并不行走在時尚圈的盛裝舞步裁判這里,把燕尾服的主色調給改了,就很有可能會被一部分竭力捍衛傳統的評委認為是“奇裝異服”。

    大部分的騎手,都不會選擇在這樣的意見事情上冒險。

    除非擁有一騎絕塵的水平,或者破罐子破摔的心態。

    至少齊遇從來么見哪個騎手,是像宦享大哥哥現在這樣穿搭的。

    如果說,燕尾服和馬甲的設計,讓齊遇對騎士服的時尚度有了全新的認識。

    那么,宦享穿的那條看起來平平無奇的白色騎士褲,就是徹底讓齊遇感到震驚的存在。

    這個褲子本色沒有任何花樣,可那種白,卻白得很是特別。

    純白色的褲子,在陽光下會帶著一絲絲灰,完全復刻了搖滾伏爾甘鬃毛的顏色。

    穿著這樣的褲子,氣到【搖滾鐵匠】的背上,就能徹底融為一體。

    宦享大哥哥180公分的身高,其實算不得是有多么的出眾。

    但他的身材比例很好。

    一雙讓超模看了都可能會自慚形穢的大長腿。

    在燕尾服同色系馬靴和銀鬃色騎士褲的映襯下,宦享哥哥的腿修長、筆直。

    齊遇覺得自己至少要穿上12CM的高跟鞋,才能有宦享哥哥這樣的既視感。

    雖說蘿卜青菜可有所愛。

    有些人就喜歡胖的,有些人就喜歡肌肉發達的。

    在齊小遇同學看來,身材對于男生來說,其實是比臉更重要的外貌元素。

    一個下身短,上身長。

    體態臃腫,滿臉贅肉的男生,就算長得不難看,和帥這個字,基本上就沒有什么緣分了。

    誠然,所有的胖子都是潛力股,問題是,不是每個人都能等到潛力得到發揮的時候。

    寶貝小遇遇喜歡的,剛好就是宦享大哥哥這一款,穿衣顯瘦,脫衣……

    想到脫衣,齊小遇同學忽然發現自己其實是完全沒有發言權的。

    貌似小遇遇只有撲在宦享懷里哭的那一次,有過不太明顯的親密接觸的機會。

    在齊小遇同學的想象里,宦享大哥哥作為一個職業馬術運動員,身上肯定還是有非常含蓄的肌肉群的。

    就是那種擁有隱形肌肉的完美身材。

    平時看不太出來,稍微一用力,腹肌也好,肱二頭肌也好,就直接出來了。

    無盡的想象過后,齊遇終于想到了可以用來形容宦享殺傷力的表達——【那殺傷力簡直是原子彈爆炸的成千上萬倍。】

    齊小遇同學過度夸張的心里運動,招來了邏輯遇和實在齊再度對峙。

    邏輯遇有些不能忍:【拜托,你能不能不要這么花癡,原子彈爆炸那是會死人的!】

    實在齊并不以為意:【夸張的修辭手法你小學老師沒有教過你嗎?】

    邏輯遇:【我小學沒念完就出國了,我哪知道什么修辭?】

    實在齊:【沒念完就出國,又不是沒念就出國了。你現在中文專業的學費是白交的嗎?】

    邏輯遇:【我正打算去退呢,你有意見?】

    “要不然我們今天就騎著各自的馬溜達吧,我覺得搖滾伏爾甘是天生的明星,不應該就這么跟著我,成為一匹普普通的盛裝舞步馬。”

    齊小遇同學的心里活動過于豐富,以至于都沒有聽到宦享問她的問題。

    等到宦享都準備直接翻身上馬騎到【本色信仰】身上去了,齊遇才反應過來。

    “宦享哥哥,你是不是覺得,搖滾伏爾甘,每一個動作都好看,參加所有的比賽都會是所向披靡的?”

    “難道不是嗎?”宦享疑惑。

    “不是的,我們小匠匠是屬于典型的,沒有學會走,就先學會跑了的。”

    “【搖滾鐵匠】可以把高級動作做得很好看。”

    “但是像轉向、圈乘、拐角、直線騎乘、偏橫步、肩內、腰內、腰外、斜撗步這樣的,單一的基礎動作。”

    “心肝小匠匠做起來,其實經常都有很多是不怎么到位的地方。”

    齊遇對【搖滾鐵匠】的情況,最是了解不過。

    “我剛剛并沒有看出來有明顯的問題。”宦享還沉浸在搖滾伏爾甘的表演里面。

    “你看不出來他有問題,是因為我給他編的整套動作,都沒有用標準的鏈接方式。”

    “基礎不夠扎實這件事情,以后還是有可能會留下后遺癥的。”

    “宦享哥哥,你再稍等一下,我馬上就能說服搖滾伏爾甘了。”

    寶貝小遇遇看宦享大哥哥入迷。

    自己一個人看不算,還非要騎著搖滾伏爾甘一起過來看。

    心肝小匠匠鬧脾氣鬧到最后,都快不記得自己曾經是一匹有態度的馬了。
江苏快3开奖数据 华夏手游赚钱吗 菲律宾中介怎么赚钱 175单号怎么赚钱 手机玩什么游戏可以赚钱的软件 英雄联盟壁纸 全民福州麻将下载 深圳代购港货赚钱吗 金钻彩彩票网址 风云三国开青楼怎么赚钱 沈阳易到网约车赚钱吗 大众麻将规则几张牌 斗战神小号卡等级赚钱 可以赢钱的麻将软件 qq幻想 赚钱吗 捕鸟达人选关版 迅雷区块链 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