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女生小說 > 農門貴女有點冷 > 第164章 開祠堂,上族譜


    學武的興趣云蘿自然是有的。

    當景玥拎著賴床不肯起的外甥過來給老夫人請安的時候,祖孫兩還在院子里比劃,老遠就聽見老夫人的連聲稱贊。

    她孫女簡直是個練武奇才,才短短不到一個時辰竟然就把招式比劃得像模像樣的,若是再配上吐納之法,假以時日必然又是一方高手。

    天生的,或者說是衛家遺傳的天生神力給他們在練武的道路上首先就占了許多便宜,若是再加上不差的領悟力和天賦,老夫人自覺再不用擔心孫女將來嫁人之后會受婆家的欺負了。

    相公不聽話,就打到聽話為止。

    景玥完全不知道老夫人此刻的這個可怕想法,他站在院子邊的回廊上靜靜的觀看著云蘿練武,天邊綻放的晨光都比不上他眼中的粲然。

    瑾兒看看院子里的人,又抬頭看看身旁的舅舅,有些不耐的踢了下腳邊的石墩子。

    這有什么好看的?慢吞吞的幾個動作說是練武都像個笑話,一點都不威風。

    早膳的時候,老夫人與云蘿細細說起了今日的行程,“今日就要開祠堂把你的名字添加到族譜之上,禮節繁瑣,但你也不必太過緊張,只需跟著祖母一步一步走就行。”

    關于這件事情,其實在來府城的馬車上老夫人就已經與云蘿講過了,不過事到臨頭,老人家擔心孫女心里沒底,又忍不住的囑咐了幾句。

    云蘿自是點頭應下。

    景玥坐在老夫人的另一側,此時也說道:“今日大喜,我不好隨意闖入衛家祠堂,但能送你到門口在外面等你。”

    他哪怕什么都不做,只是站在祠堂的門口,對衛家的那幾個族老也是一種威懾。畢竟,身為族老,他們家小侯爺與景家小王爺乃至交好友的事情就算不曾親眼所見,也至少略有耳聞,他們就算認不出他這個人,但肯定能猜出他的身份。

    老夫人又瞪了他一眼,但對他的話卻并沒有表示出反對的意思。

    那幾個老東西從二十年前她父親過世后就一直不怎么安分,雖然這些年來基本都被她打壓得差不多了,可今日小蘿的突然出現恐怕還是免不了被他們抓著折騰點事端出來。

    云蘿的目光從老夫人和景玥的臉上來回的看了兩遍,默默的點了點頭。

    衛氏祠堂并不在衛府里面,衛府獨屬于襲爵的嫡支,祠堂卻屬于所有的衛氏族人。

    幾百年傳承下來,嫡支雖人丁凋零,但衛氏族人的數量卻頗為龐大,在衛府背后的那一大片地界上居住的幾乎全是衛氏族人,而衛氏的祠堂就在族群居住的中間。

    早飯后略作休息,云蘿就跟著老夫人登上了馬車,從大門出,繞過半個衛府到了背面,穿過幾排矮房,忽然迎面可見一座巨大的牌坊。

    老夫人指著外面給云蘿介紹道:“剛才走過的那些屋里住的都是侍奉衛家的世仆,幾百年前下來,人員冗雜,我雖前些年放了一批人的身契,但至今仍有不下千人依附著衛府而活。”

    又指著前面的牌坊說道:“此亦是天子所賜,是咱大彧的開宗皇帝親筆手書。”

    幾百年的時光,保存得再仔細,那牌坊也已經留下了無數的歲月痕跡,但“定國安邦”四個大字卻仍在陽光下熠熠生輝,震懾著路過的行人,也是衛家幾代族人的驕傲。

    馬車在牌坊前停下,所有人都下地步行從牌坊下通過。

    云蘿轉頭看了一眼,又在牌坊的背面看到了“功在社稷”四字。

    有一股無形的震懾在她的心里油然升起,她似乎看到了血肉迸裂慘烈的廝殺,看到了尸山血海映血的殘陽,冷兵器時代的戰爭跟她所經歷過的戰爭是截然不同的兩個狀態。

    更野蠻、更殘忍、也更慘烈。

    該是怎樣的功績才能獲封一個世襲罔替的侯爵?

    云蘿默默的收回了目光,跟著老夫人穿過一座又一座的牌坊,每一座牌坊上都似乎鐫刻著赫赫戰功,一直到最后一座牌坊,她看著那上面的“狀元及第”四個大字,直覺得它與前面的兄弟們實在是格格不入。

    “這是你父親掙來的。”老夫人輕撫著這座牌坊柱,跟云蘿說道。

    景玥在她耳邊輕聲說道:“當年老侯爺上交兵權之后就回了江南,極少再去京城。衛侯……就是你父親高中狀元時年僅十四歲,也正值老侯爺彌留之際,殿試之后他都未能參加瓊林宴就匆匆離開京城回來見老侯爺的最后一面。此后,守孝兩年三個月,起復后被先帝外放三年,三年間,他從七品縣令到五品知州,三年期滿后直接升任為大理寺少卿。”

    多少人需要幾十年甚至是一輩子都到不了位置,他只用三年就抵達了,而且算算年紀,那時候他也才將將弱冠而已。

    云蘿眨了下眼,好像有點厲害的樣子。

    看著一臉緬懷的祖母,云蘿輕聲問景玥,“那我……父親后來是怎么死的?”

    景玥瞇了下眼,聲音壓得更低了,但對云蘿卻是絲毫沒有隱瞞,“先帝昏庸,后宮爭斗極其混亂,皇子死了一個又一個,到最后他駕崩時只留下不足十歲的當今圣上,和早年就被遠遠打發出去的四皇子。新帝年幼,朝政不穩,三皇子領兵造反,在一次刺客襲擊時衛侯替圣上擋了三劍,沒能熬過當晚。”

    云蘿皺眉,“三劍?宮里的侍衛都是廢物?”

    多大的廢物才能讓刺客近皇帝的身三次,需要個文弱書生去替皇帝擋劍?

    哦,話說她那個爹是個文弱書生嗎?

    景玥的目光有些幽冷,“新帝年幼,朝政不穩。”

    所以,就連身邊的侍衛都沒有全心全力的去保護他們的皇上嗎?

    云蘿無法想象那是個怎樣混亂的情況,而景玥看著她緊鎖的眉頭,另外一句到嘴邊的話終究還是縮了回去。

    再等等吧,這事不該由他告訴她。

    老夫人此時已經緬懷結束,看著眼前聚集過來的族人們,轉身將云蘿招呼到了身邊,對著族人們說道:“這就是我那自幼被偷走的孫女,我與公主尋找了多年,終于是把她找回來了。”

    又指著族人對云蘿說道:“小蘿,這是十三太婆,這是二伯祖母,這是八叔祖母,這是……”

    云蘿事先已聽說過些族中事,知道那位老侯爺,也就是曾祖父在族中排行第三,祖母在族中姐妹間排行第九,而她的爹則是已經排到了第十六位,兄長衛漓排行二十七,她在同輩姐妹中排行二十九。

    也就是說,她上頭有足足二十八個比她年長的同族姐姐,再加上至少二十七個族兄。

    云蘿隨著老夫人的介紹問候著族中長輩們,心里是慶幸她不用和這些族人住在一起的,平時也并不需要經常與他們打交道。

    畢竟雖是族人,但也有遠近之分,與老夫人在五服之內的還有幾個,與云蘿還能歸入到五服之中的是真真沒有了。

    她們剛才一路從牌坊下走過來,沿路已是吸引了附近的族人,隨著老夫人在此停留,聚集的人也越來越多,并在得知老夫人要帶著云蘿去祠堂之后一大群人都隨著往祠堂的方向移動過去。

    其實他們早該知道了,畢竟開祠堂不是小事,族中有威望的幾位族老必然要在場,也就是說,老夫人應該提早就知會了這件事。

    繞過兩條巷道,在所有人都下意識噤聲,老夫人也肅穆了神情的時候,云蘿看到了衛氏的祠堂。

    幾百年侯府的祠堂自然是極為恢弘的,撇開門前寬闊的廣場不提,高聳的門樓和巨大的黑漆柱都足能讓人望而生畏。

    此時祠堂的門口正站著幾個老人,看到這一大群浩浩蕩蕩過來的族人,有人皺了皺眉,有人則邁步迎了上來,“老夫人,就等您來開門了。”

    作為衛氏嫡支,老侯爺在世時他是族長,老侯爺過世后則是老夫人當了族長,這是衛氏一族幾百年來的第一個女性族長。

    當年族中多少人反對,全被老夫人強行鎮壓了下去。

    女侯都當得,憑什么一族的族長反倒當不得了?

    現在,老夫人仍在世,但她卻已經在兩年前卸下了族長一職,由衛漓繼任,但衛漓常年居住京城,族中事務除了幾位族老之外,老夫人依然有著舉足輕重的話語權。

    就比如,所有人都到了,卻必須得等老夫人來才能開啟祠堂的大門。

    大門轟然開啟,逐漸展現在云蘿眼前的是高大的廳堂和精致的雕飾,耀眼的陽光從天井照射下來,照在前堂兩邊門柱的楹聯之上,只見一邊寫著“祖功宗德流芳遠”,一邊寫著“子孝孫賢世澤長”。

    幾位族老簇擁著老夫人和云蘿進了大門,身后忽然響起一聲:“阿蘿,我在外面等你。”

    云蘿回頭看去,就見景玥站在門外看著她,漫天的陽光都比不上他的笑容粲然,桃花眼勾人,惑人心魂。

    身邊的族老們也下意識的轉頭,有人“嘶”的抽了口涼氣,有人皺著眉頭罵一聲“沒規矩”,還有人摸著胡子疑惑道:“這是哪家的公子?瞧著倒是有幾分眼熟?”

    老夫人笑了一聲,說道:“二哥覺得眼熟也是正常的,四年前你還見過他呢,是逸之的好友。”

    “逸之的好友?哦,景……嘶!”

    話到一半,想起這位的身份,衛二老爺也忍不住的抽了口涼氣。四年前,這位還只是個空有名頭的小王爺,四年后,卻是不得了了!

    而他的這個“景”也讓旁邊的另外幾位族老變了變臉色,那位剛才還罵了“沒規矩”的族老更是小心的求證道:“這是,那位?”

    老夫人雖然覺得景玥這行為完全是多此一舉,還有插手衛家家務事的嫌疑,但這么一來,好像確實能給她省下一些麻煩。

    便似笑非笑的看了眼那位族老,說道:“我也不知十六叔說的是哪一位,不過景玥確實是受了逸之的托付,務必要照顧好他妹妹。”

    十六太爺的臉色又變了變,目光不定的看了眼云蘿,又撇開頭去不說話了。

    云蘿將這些人的反應全都看在眼里,倒是不覺得忐忑不舒服,反而還覺得有點有趣。

    原來真的有族人不歡迎她回來啊,可是她本是嫡支大小姐,回不回來跟這些分支的族老又有什么影響呢?

    想不通便繼續靜觀其變。

    大部分族人都止步在了祠堂大門外,僅有小部分人跟著一起穿過前堂,越過正堂,一直到供奉著祖宗牌位的后堂才止了步。

    開祠堂、供香火、唱詞頌德、請族譜,一輪步驟之后,云蘿看著祖母一臉肅穆的親手翻開族譜,執筆就要將并列在衛漓之后的一個叫衛湞的名字劃去。

    “老夫人!”一個花白胡子,身形微胖的族老忽然出聲,“衛湞雖并非我衛家血脈,但好歹也在公主的膝下養了十多年,便是養只阿貓阿狗怕是都難以割舍。”

    云蘿還記得祖母剛才對她的介紹,這位是八叔祖,與十六太爺還是親叔侄的關系。

    老夫人筆尖微頓,本就肅穆的臉色更是冷凝,“你以為,公主會對一個替代了她親閨女,還意圖暗害她親兒子,謀奪我衛氏家財的小雜種難以割舍?”

    八老爺一噎,十六太爺就接過了話頭說道:“那都是大人們的事,衛湞一個孩子又如何知曉那些?”

    二老爺皺起了眉頭,轉頭看著他說道:“十六叔此言差矣,不論如何,那孩子畢竟不是我衛家的,以前是不知道,現在知道了又如何還能讓他繼續頂著我衛家的姓?”

    “這跟著我衛家姓的外人還真不少呢,左右也不差那一個,好歹當了十二年的二公子,現在說不是就不是,讓世人怎么想?讓那孩子往后如何過活?”

    八老爺也立刻接口道:“就算不是親生的,認個干親什么的,也無妨嘛。”

    老夫人忽然冷笑了一聲,“看起來,十六叔和老八都很是喜歡那個小子,那不如我將他改到你們的名下,就給你們誰……當個孫子吧?”

    十六太爺頓時面頰一抽,“這可使不得,豈不是亂了輩分?再說,我都沒見過衛湞,哪里來的喜歡不喜歡?不過是想著公主養育他這么多年,突然舍去怕是會舍不得。”

    “那你們真是太不了解公主了。”一個害她失去了親生女兒的孽種還想讓她精心養育?哦,好像還真挺精心的,養得那小子無法無天。

    老夫人重重的一筆落下,當場就將“衛湞”二字從族譜上抹去,八老爺幾乎是要跳起來,卻被十六太爺一把按住了肩膀,沖他搖了搖頭。

    八老爺看看他親叔,又看看上方的老夫人,最后目光在云蘿的身上定了定,眼中飛快的閃爍著什么。

    二老爺看著八老爺搖頭嘆息道:“老八你何苦這么著急?不管那孩子無不無辜,他本身就是帶著要謀害小侯爺,謀奪侯府家產的目的而來的,你可別犯了糊涂。”

    一直坐在左邊第一位沉默著沒有說話,老得連眼睛都睜不很開的十三太爺此時也顫巍巍的開口了,“那種豺狼虎豹,就該一開始便把他扔出去,老十六啊,你怎么還憐惜起人家來了?你以前可不是這樣心軟的人啊。”

    十六太爺臉色微微扭曲,“誰憐惜衛湞了?我不過是想著公主一片慈母心腸,莫要讓她傷心了才好。”

    老夫人已經將衛湞抹去,又鄭重其事的添上了“衛淺”二字,然后怔怔的看著這個名字,忽然就濕了眼眶。

    “這是你父親臨終前給你取的名。”

    云蘿忽然想起前日老夫人與她說起上族譜時說的這句話,再看到這兩個字寫上了族譜,忽然心里有了點莫名的觸動。

    她雖然更喜歡“云蘿”這個跟隨了她兩世的名字,但“衛淺”卻是另一個父親在臨終前對她的深切盼望。

    “祖母。”

    老夫人回神,又往下添了幾筆,然后等待墨跡晾干,將族譜又鄭重其事的收回到了匣子里面。

    她至此才抬頭又看向下面的族老們,尤其是十六太爺,“衛湞已不是我衛家人,以后他究竟姓什么還不知呢,十六叔可莫要再張口閉口的喊衛湞了。”

    又拉著云蘿站在當間,“我希望你們都記住,這位才是我衛府嫡支的大小姐!”

    八老爺的目光又閃了閃,倒是十六太爺竟是相當利索的改了態度,起身便朝著云蘿一拱手,“見過大小姐。”

    別管是不是長輩,分支的人見了嫡支的就該行禮問安。

    云蘿看了眼他略微緊繃的面頰肌肉,“十六太爺不必多禮。”

    其他族老緊跟著紛紛朝云蘿行禮,八老爺最后也一臉陰沉的站了起來,說的卻是,“大小姐自小在鄉下野慣了,這侯府的規矩可得盡快學起來才行,免得改日出門應酬丟了我衛家的臉。”

    云蘿眼皮一掀,“八叔祖盡管放心,就算丟臉,也首先丟的是我祖母、我母親的臉,丟不到您的臉上去。”

江苏快3开奖数据 小区买大锅饼赚钱吗 隐藏优惠券查询赚钱 欢乐捕鱼大战腾讯怎么打鱼快 去潜江做龙虾贩子赚钱吗 钱龙捕鱼到底怎么赢钱 逆水寒 采矿赚钱 钱龙捕鱼技巧 北方的地种什么最赚钱 王者荣耀职业联赛 有哪些看新闻赚钱的 单机街机捕鱼 在济南山师开服装店赚钱吗 深海捕鱼大师无敌版 大话2赚钱流程 彩立方彩票网址 活牛视频投资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