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歷史小說 > 我是崇禎四皇子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歷史的變化
    雄踞神洲飛來水,江南魚米第一關。

    淮河之北,岸邊,崇禎皇帝站在淮河前,沉思不語,他眼神愣愣的看著似乎平靜的淮河,讓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

    而他身后則站著路振飛,他剛剛從淮安府趕來,向崇禎皇帝說著淮安府南駐扎的高杰、劉良佐的狀況。

    崇禎皇帝不說話,路振飛卻也不敢停,只崇禎皇帝背在身后不斷繞動的手指,顯示出這位帝王似乎是在聽。

    史可法是去南京城搞事情,而路振飛則是去淮安府南邊運作。

    畢竟高杰和劉良佐這二人尚不知道崇禎皇帝還活著,而且劉澤清之死,對他們還是有一定的震懾性的,所以,在這個時候,路振飛被崇禎皇帝派去安穩高杰和劉良佐。

    “唉——路卿可跟他們說好了來淮安府迎駕的時間?”

    在路振飛說完,佝僂著身子站在崇禎皇帝身后十幾個呼吸后,崇禎皇帝嘆了口氣,終是開了尊口。

    “回稟陛下,已然跟他們說好,讓他們明日辰時之前,高杰率軍于淮安府城西側,劉良佐率軍于淮安府城東側,迎接圣駕......只是臣未曾告訴他們到底迎接誰,這二人旁敲側擊的猜測是福藩還是潞藩。”

    “呵呵,在他二人心中迎接誰只怕是無妨的,重要的是誰能給他們榮華富貴吧!”

    崇禎皇帝咧嘴一笑,見路振飛眼觀鼻鼻觀心,老生在道的不回話,崇禎皇帝再次笑了笑,卻是收了臉上的那一抹愁容,直震了震精神又道:“永王和黃得功等現在何處?”

    路振飛猜不透崇禎皇帝在想些什么,忽的聽聞崇禎皇帝問起,只實話實說道:“永王殿下現在劉澤清軍中助新任總兵劉不同整軍,靖南侯則在劉澤清軍外圍震懾軍營!”

    說到這,路振飛看了看崇禎皇帝的面色,接著道:“明日靖南侯也會率軍前來,已安排其率軍居于淮安府城南側,以直面北來的淮安府眾臣工......只是臣北上時,永王殿下令臣給陛下傳口信,言,欲率領剛剛收服的劉澤清軍前來......”

    “這才幾日,永王便這般急切?真是個急性子,也罷,令人快馬傳旨于永王和劉不同,令他二人率領劉澤清軍編入黃得功軍中,一同前來吧!”

    崇禎皇帝本想回絕朱慈炤的請求,但想了想自己這個四子頗有奇思妙想,便也答應了下來。

    “遵旨!”

    路振飛施禮道。

    接著,召來遠處一個小校,對其耳語了幾番,那小校接了路振飛的官牌,卻是騎著馬飛快的走了。

    一切皆已經安排妥當,崇禎皇帝便這樣看著川流不止的淮河再次發起呆來。

    昨晚,史可法也已經傳來了書信,言后日辰時,便可領著南京諸臣來淮安府接駕,當然還將韓贊周如何騙南京諸臣銀子的事情也說了,同時附帶了一份名冊。

    上面記著名字,官職爵位,領兵幾何,捐錢幾何。

    而那份名單上的相關數據,崇禎皇帝令周皇后陪他一起算了算,接駕共計官員二百一十五人,率眾大約五十萬人,認領銀子二百零九萬兩。

    南京六部之中,從尚書到侍郎,再到郎中、員外郎,最后到主事,幾乎所有的官員都參與了進來。

    而南京都察院、大理寺、國子監、閑賦在家的官員、南逃的官員、勛貴等,也都慷慨的解囊了。

    他們有的人是真想憑此混個肥缺,而也有的人卻是不得不站出來認領,因為自家的尚書都出面了,他們這些下屬,實在不敢不露臉。

    本來是朝堂幾個有頭臉的人物的較量,弄到最后,也成了誰不認領銀子,誰就不合群、不是我輩之人的局面。

    不過,為了迎立一個大明朝、華夏神洲的新君,這二百多人堪堪弄出來二百來萬兩,真的是讓人讓人感到諷刺。

    二百多萬兩,看似很多,可平均一下,人均只不過拿出萬兩罷了,比之北京城中,李自成搜刮了以千萬兩計數的銀子,這二百來萬兩,顯得微不足道。

    南京城中積累的財富,只會比北京城中的多,絕不會少了!

    不過這已然讓沒見過多少銀子的崇禎皇帝生出了許多想法了,這也是自昨晚看了這份名冊之后,至今沉默寡言的原因。

    有些想法,他和周皇后等自己人說說可以,他是絕對不會跟外人說的,包括路振飛。

    不過這五十萬人,顯然就有些水分了,除去四十六個衛所兵共計二十萬由史可法率領(其實十萬人不到),六萬南京守備京營由韓贊周率領(實際兩萬人),其他人湊了湊共計兩萬人,加上二十萬劉澤清軍,這滿打滿算需要崇禎皇帝收拾的,也只不過兩萬人!

    對外號稱五十萬,也是絕了!

    而這些人也不知道是真有勇氣還是實在是傻,連敵軍友軍都沒分清楚,便被史可法忽悠著直奔淮安府而來了,若真的馬士英指揮著三個總兵在淮安府,這些人只怕會被打成灰。

    當然,崇禎皇帝現在直接能調動的有黃得功、劉不同、金聲恒、康樂奇等隊伍,這兩萬人來了,同樣會被崇禎皇帝給吞的連渣子都不剩。

    “路卿你說朕能在有生之年光復京師嗎?”

    就在崇禎皇帝背手而立,路振飛如同枯木一般悄無聲息之時,崇禎皇帝的思緒卻不知又飄向了哪里。

    在面對這等關鍵時刻,崇禎皇帝的心顯然是無法平靜下來。

    聞崇禎皇帝發問,路振飛微微低垂的眸子先是往上一抬,然后又恭恭敬敬的垂了下去,口中只堅定的吐出一個字:“能!”

    路振飛堅定的語氣讓崇禎皇帝有些意外,他驚奇的瞥了這位老臣子一眼,見他一臉的篤定,沒有問為何,心中卻是一松,道了聲:“過河吧!”

    然后大步向馬車走去。

    馬車中,周皇后等已經在這等候多時,只是崇禎皇帝和路振飛商議事情,其他人卻是沒有資格旁聽,而太子和定王對這種事情,顯然不是多么感興趣。

    待崇禎皇帝回來,眾人忙是下了馬車和崇禎皇帝站在了一處。

    由崇禎皇帝帶著,路振飛和護衛在前開路,卻是上了早已停在岸邊的十櫓蒼山船,然后船手搖動船槳,帆布升起,直奔淮安府而去。

    沉寂了這么久,崇禎皇帝終是要再次執掌江山了。

    ……

    歷史的車輪仍舊在不停的轉動,但是顯然方向馬上就要發生實質性的改變。

    朱慈炤穿越,崇禎皇帝未死,南京城的局面煥然一新,這種種的變化,都預示著接下來將要發生不一樣的歷史。

    而毫無疑問,他們同樣精彩!

    ……

    感謝“、續箹_承喏”書友五百幣打賞,感謝大大
江苏快3开奖数据 前年零元的热门赚钱项目 健身房和健身工作室哪个比较赚钱 养兔子赚钱吗 梦幻 手游 钓鱼 赚钱 连WF挖矿赚钱的软件 GPK钱龙捕鱼送分鱼种和时间 卖封边条赚钱不 美女捕鱼云南 教育书店赚钱吗 叮当彩票苹果 在熊猫直播电影赚钱吗 大彩彩票首页 网游哪些游戏能赚钱 大发娱乐游戏 前四后八自卸赚钱 小孩能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