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說 > 醫流保鏢 > 第二十四章 不可能
    雖然彭靜蕾真的很想這樣做,可一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還是強壓下心中的砸這混蛋臉的想法。
        唐晨笑道:“竟然你沒有什么照片,那你前面說的話是什么意思?”
        彭靜蕾沒好氣道:“我發現了那個阿姨,那知道你對我什么都沒做過,所以你也不用擺出一副讓人厭的姿態。”
        唐晨拿起桌上的高腳杯,抿了一口道:“真沒意思,這么快就被你發現了,這下好了,都沒的玩了。”
        彭靜蕾生氣道:“玩?”
        唐晨笑道:“是啊!玩。”
        彭靜蕾道:“你做的這一切只為了好玩?”
        唐晨道:“不然哩?難的遇到像你這樣的傻白甜小偷。”
        依彭靜蕾的性格,唐晨以為被自己當面拆穿,會暴跳如雷,卻沒想到,她一副挫敗感,弱弱道:“原來你早就發現了。”
        唐晨見她人見猶憐的模樣,也不好再調侃,點頭道:“恩。”
        彭靜蕾道:“你什么時候發現的。”
        唐晨道:“一開始就發現了。”
        彭靜蕾道:“怎么發現的?”
        彭靜蕾見唐晨沉默了一會兒,像是在醞釀措辭,正耐心豎起耳朵,準備一字不落的聽著。
        可誰知,唐晨道:“我跟朱志虹誰帥些?”
        聽到這話,彭靜蕾恨不得用腦袋砸桌子。”
        彭靜蕾沒好氣道:“這跟你發現我是小.......那個有關系嗎?”
        唐晨道:“你回答就是。”
        彭靜蕾沒好氣道:“這還用問?只要不是眼瞎的,就知道朱子平帥些。”
        唐晨道:“對啊!我這人嘛,沒什么優點,但是自知之明還是有的。”
        “朱子平人比我帥,而且家里又有錢,只要是個正常的女人,在我們兩人中選一個,都會選我。”
        彭靜蕾道:“所以......”
        唐晨道:“所以答案很明顯啊!事出無因必有妖。再加上李總跟我說了一下公司目前的苦境,我頓時想明白了你之前種種異常舉動了。”
        彭靜蕾臉有些發紅,不是因為被當面拆穿的惱羞成怒,而是被氣的,還有那么一絲異樣感。
        她很想質問這混蛋,明明早知道自己接近他的目的,為何不早點拆穿自己,為何還配合自己的演戲?最可恥的是,為何......為何還摸人家的大腿?
        一想到這,彭靜蕾感覺心中的異樣感更盛,臉也不由的更紅,雙腿也不由自主的在桌底并攏夾緊。
        彭靜蕾道:“竟然這些你都知道,那你怎么知道那晚去我家,我給你倒的水里面有問?”
        唐晨笑道:“說你傻白甜你心里還別不樂意,明知道你心懷不軌,你給我端來的水,難道我就不能提防一下?”
        彭靜蕾嘴角扯了扯,滿頭黑線。
        “我明明看到你喝了我遞給你的水,你怎么一點事情都沒有?”
        唐晨道:“這其實就是一個魔術,再簡單不過的魔術。”
        說著,唐晨端起了酒杯,道:“你等下先看我的左臉,再看我的右臉。”
        說完,唐晨就喝起酒來。
        彭靜蕾看著唐晨的左臉,并無異常,咽喉還在鼓動,就跟平時喝酒一樣,等換到右邊再看,也不知道唐晨是怎么做到的,只見鮮紅的紅酒順著唐晨的右嘴角流了下來,再順著脖頸,流到手臂之上,最后低落在地。
        看到這,所有的一切彭靜蕾都明白過來。同時在心中暗罵自己還真跟這個混蛋說的一樣,傻白甜。
        不,本菇涼絕對不是傻白甜,本菇涼的智商不知道騙了多少同門,要怪就怪這混蛋太奸詐。
        唐晨看到彭靜蕾的表情變化,知道她已經明白,于是放下了酒杯,道:“這下你應該沒有什么疑問了吧?”
        彭靜蕾道:“還有最后一個疑問。”
        唐晨道:“說。”
        彭靜蕾道:“李融給了你多少錢,你給你雙份,只要你替我拿到那東西。”
        唐晨笑著反問道:“你上家給了你多少錢,讓你來拿這東西。”
        彭靜蕾道:“是你絕對想不到的數目,這錢給到你,你三輩子都未必能花完。”
        唐晨道:“這就難怪了。”
        彭靜蕾道:“難怪什么?”
        唐晨道:“難怪你犧牲這么大。”
        彭靜蕾瞪大了眼睛,腦回路不夠用,一下沒明白過來。
        唐晨道:“在我摸你的大........呵.......在我給你揉腳的時候,雖然你表現出一副很自然的表情,可是我知道,你的腿,應該還是第一次讓一個男人碰吧?”
        “還有在電梯口的親吻,笨拙,錯愕........這也是第一次的表現。你這么的第一次都奉獻給了我,要不要考慮一下,把人生最寶貴的一次也奉獻給我?”
        彭靜蕾咆哮道:“唐晨你個混蛋,你信不信我撕爛你的嘴,你的思想怎么能如此齷齪,如此的不堪,你覺得我彭靜蕾是那么隨便的人嗎?”
        唐晨一臉無辜道:“哎哎哎.......我說菇涼,你腦袋在想些什么齷齪之事?你不會........你不會認為我想跟你上床,跟你那個什么吧?”
        “拜托,麻煩你照照鏡子,我女人可比你漂亮,比你身材好呀!再說,如果我真想跟你那什么的,我在你喝了自己下的迷藥的時候,就跟你做了,何必現在才跟你提?我腦袋又沒被門擠過。”
        照鏡子?自己有那么差嗎?
        彭靜蕾剛想拍桌子發飆,可一想到唐晨前面拿出手機給自己看的照片上的那個女人,頓時像泄氣的皮球,頓時沒了底氣。
        “那你說的第一次是什么?”
        唐晨道:“你雖然打扮成熟,其實你的年紀應該不大,這個任務應該是你第一次執行的任務吧?”
        彭靜蕾心中頓時一驚,暗道:“難道這混蛋看出我易容了不成?”
        不過轉念一想,師門的易容術如此神奇,又正面可能被這混蛋識破?
        “難不成是自己的做案手法太稚嫩了?”
        “也不對,自己的做案手法就連師姐都夸,又怎么可能稚嫩?”
        想來想去,彭靜蕾實在想不出自己是如何被唐晨識破,這是自己第一次做案。
        彭靜蕾道:“那又怎樣?”
        唐晨道:“我想讓你放棄這次任務。”
        “這........算不算你人生最重要的一次?”
        彭靜蕾想都沒想,回道:“不可能。”
江苏快3开奖数据 现在摆地摊卖什么东西赚钱 自发文章赚钱的自媒体是 赚钱幻术奇方 手机版穿越火线赚钱 1234彩票首页 微信开发赚钱吗 网上赚钱的漏洞 老公赚钱不给老婆全给父母 竞乐娱乐安卓 现在加盟什么行业最赚钱吗 怎么养鱼能赚钱 网络捕鱼大圣闹海 炒黄金赚钱必须记住这几条 刷金币赚钱的游戏吗 靠自己双手努力赚钱 掌心福州麻将官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