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都市小說 > 娛樂圈的科學家 > 第四章? 水流不爭先,爭的是滔滔不絕
?    “校長?”步永元打開門看著三個中年人,他不認識其它兩個,卻認識著站在中心位置的人。

    他對于燕工大的校長印象最深的,就是開學典禮的時候,天空下起了小雨,原本滿滿一頁的演講稿,直接被這位校長霸氣一扔,只說了四句話,那霸氣的姿勢,讓他現在印象都是極為深刻。

    “何昱在嗎?”方強直奔主題,目光向里面看了一眼。

    “在的..請進。”方永元目光一亮,瞬間讓出了一個身位。

    真救星來了..。

    這是步永元對于燕工大校長到來的第一反應,燕工大校長過來找何昱,何昱總不可能繼續和他們斗地主吧。

    “老..昱哥,找你的。”

    差一點脫口而出的老大,想到了燕工大的校長就在旁邊,瞬間改口。

    “小昱,你什么時候學會騙人了?”陳建國進入了宿舍之后,掃視了一眼,各個床位上收拾的倒是很整潔,還算是滿意。

    可是看著坐在折疊桌子前的何昱,桌子上的一幅牌,面色頓時不太好看了起來,畢竟,誰都不想自己受到欺騙。

    方強與李偉斌的目光,也是落在了何昱的身上,眉頭微微一皺。

    這種欺騙的行為,是個人都不太喜歡。

    何昱心中也是有些無奈,他沒有想到,他的導師陳建國會親自上門,甚至旁邊還跟著燕工大的校長,還有機械學院的院長,李偉斌。

    “老師,剛才我說,我在研究從54張卡片從中抽取17張,讓它們不斷的變化排列發生碰撞,得出最佳的順序,研究出最高的作用價值...這..本身的意思就是斗地主啊。”何昱也是沒有想到,陳建國居然會找上門來,讓他自己都有些尷尬。

    “........。”

    陳建國、方強、李偉斌對視了一眼,面色均是有些古怪,三人都發現,這話好像沒有什么毛病,只是一個官方的說法而言。

    “下一次,我們也可以..。”方強捅了捅李偉斌的胳膊,他平時沒有什么特別的愛好,就喜歡與老朋友打打牌。

    可是家里人禁止他打牌,每次他總是為了理由,愁的頭發都白了,用的最多的就是開會為由頭,可是他老婆很明顯有察覺的趨勢,因為開會,開的太頻繁了。

    “..這理由,絕了。”李偉斌贊同的點點頭,這理由說出來,一聽就很高大上..又是研究,又是碰撞,最后得出最高的作用價值。

    “.....看你心態還不錯嘛,居然還有閑心斗地主,停一停,我有事跟你說..。”

    陳建國不太喜歡玩牌,可是細細的品味了一下之后,面色古怪的看著何昱,這話說的好像沒有錯,只不過,說的很官方。

    沒有過多的責備,生氣是因為欺騙,可學生也是有娛樂生活的。

    “高校機器人聯賽?”陳建國的話,讓何昱想起了許多的事情。

    前世,‘學術造假’對于他的影響是巨大的,許多的朋友,老師,哪怕就是燕工大的校長都找他聊過,目的就是讓自己走出陰霾。

    陳建國不提還好,一提他就想起來了,陳建國在自己‘學術造假’風波的時候,提出過關于讓他參加高校機器人聯賽的事情,想讓他重拾信心,不過,當時受‘學術造假’風波的影響,他并沒有參加的心思。

    “對,就是高校機器人聯賽,一個高校可以出五名選手,我想讓你參加。”陳建國對于何昱知道這事,并沒有多少意外,因為燕京高校之間,經常會舉辦各種聯賽,目的就是為了促進交流,同時,保持著學校的競爭力。

    良性的競爭,也是促進發展的一種方式。

    “老師,我不太想參加。”何昱沉吟了一下,旋即一臉認真的開口。

    前世,他是自信受挫,不想拋頭露面,只想躲著。

    重生后,他真不想在機器人大賽上去浪費時間。

    他去參加機器人大賽,就像是大人打小孩一樣,對于他的成長,根本沒有任何的幫助,另外,還有最為重要的一點,他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比如,科技實驗室的投放,他需要盡快的安排。

    比如,何昱心中的她,馬上大一就要開學,他想第一時間見到她,不求立刻確立關系,可是他想改變一個事實。

    之所以會產生胃癌,最大的原因就是因為三餐飲食不規律,他想從根源去解決問題。

    這兩件事情,才是何昱心中最為重要的事情。

    “小昱,這是你為自己正名的一個機會..你如果不參加,下一次類似的燕京高校聯賽,可能就是明年了。”陳建國眉頭微微一皺,有些語重心長。

    他見過了太多,被輿論與非議毀掉的人,作為欣賞著何昱的導師,他自然不太希望,何昱因為‘學術造假’這事消沉。

    “何昱,你的學術報告我認真的看了,我們認為這一切只是巧合,人生會遇到很多的挫折,別因為這些挫折而退縮,你還年輕,未來的路還很長。”方強作為一個嚴謹的教育工作者,燕工大的校長。

    何昱‘學術造假’風波影響,對于燕工大的名譽是有影響,可影響不大,畢竟這不是一個量級的,不可能因為一個人,就可以置疑燕工大的學術性。

    既然是巧合,他自然不可能處罰何昱,反而何昱作為燕工大的學生,他希望學校是學生最堅強的后盾,不希望一個人就這么被毀了。

    何昱沉默了,燕工大的做法,與他前世的完全一致,在確定自己沒有‘學術造假’的時候,沒有處罰自己,而是第一時間支持自己,因為這事,他對于燕工大產生了很強烈的歸屬感。

    ‘學術造假’對于一個立志于科學家的研究者,打擊不可謂不大,或許對于一個普通人,只是稍微有所影響,可是對于一個研究者,這卻是致命的。

    就像是,普通人只看到高光時刻的運動員,卻看不到這高光時刻后面,那是日復一復,年復一年的訓練。

    普通觀眾只看到了舞臺上,演員華麗的表演,可是卻看不到,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的辛苦。

    研究員也是同樣,里面的資料,每一項數據,都是嚴格計算的,每一個想法,都是通過反復驗證的。

    前世,‘學術造假’對于他的影響很大家,正是因為有了這些人,才讓他走出了陰霾,重拾了信心。

    “水流不爭先,爭的是滔滔不絕,外面要怎么說就怎么說吧,越描越黑...。”

    何昱說的斬釘截鐵,語氣堅定,目光有些回憶,這一個道理,是前世自己走出陰霾,悟到的。

    “水流不爭先,爭的是滔滔不絕...。”所有人聽了之后,低語喃喃,這一句話,不是普通人能說出來的。

    起碼是人生的閱歷達到了很高的程度,才能說出這么一句話。

    簡單的一句話,飽含著人生的哲理。
江苏快3开奖数据 私募基金配资模式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3d最新开奖结果 内蒙古11选5玩法 江西快3近50期 今日大盘指数上证指数 新疆时时彩兑奖规则 麻将记牌技巧 天津快乐10分开奖记录 7乐彩开奖结果查询 香港六合彩开奖记录 5分赛车稳定计划 微乐哈尔滨麻将真人版 重庆快乐十分苹果版 3d的开机号 辽宁快乐12走势